《茅山神术》
第388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有了,”叶少阳耸耸肩,“我们也是刚来一两天,那几座坟头长草的事,你怎么看?”
  “我怀疑是有人陷害我们叶家,因为只有我们家祖茔的七座坟长草,别的村子都没事,至于为什么……”叶小萌摇摇头,“我也是一头雾水哦,所以才找你们帮忙,大家一起想办法调查。”
  叶少阳道:“虽然这七座坟里没有旱魃,但是旱魃的巢穴,必然在某一座坟下面,还得接着找,毕竟有些人会把死亡的亲属埋在自家田地或者别的地方,不仅祖茔。”
  小马听到这插了一句:“这有好几个村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我们要是把每一寸土地都走遍,得多长时间。”
  叶小萌道:“其实不用这么费事,尸体只有在没腐烂之前,才有机会成旱魃,所以时间久的坟基本可以忽略,我们只要查清楚谁家最近几个月里死过人,去坟前看一看就知道是不是。”

  叶少阳摇头道:“没这么简单,如果这真是阴谋,旱魃一定会被藏起来,不然早就发现了,例如隐瞒死者,然后把坟埋在一个隐秘的地方。”
  叶小萌愣了一下,道:“你是说,旱魃是有人刻意制造出来的?”
  “我只是怀疑,有这种可能。”
  叶小萌沉吟片刻,点点头道:“真要是这样,就比较麻烦了,我回去跟我爸说说,想想办法吧。你先带我去看看那个老太?”
  叶少阳想了想道:“还是先调查她那个干女儿吧,我本来的计划也是这样。”
  叶小萌也表示同意,说要回家向她父亲叶伯打听一下,毕竟叶伯是村长,对村里的人事了解的比较清楚。

  双方留了电话,约好下午行动之后,叶小萌告辞离去。
  等她走后,小马把门关好,面色凝重的对叶少阳说道:“她怎么那么爽快就承认自己是茅山弟子了,难道真是茅山北宗?”
  叶少阳摇摇头,沉吟道:“她肯定是撒谎了,但茅山北宗在法术界人人喊打,她没道理承认的这么干脆,她八成是想蒙我,让我以为她是茅山南宗弟子,这么说来,她肯定是不知道我的身份。”
  小马道:“你明知道她是骗子,不揭穿,还跟她合作,这是要闹哪样?”
  “我得接近她,才有机会了解她,假如她真是有目的的接近我,那正好将计就计,看她到底玩什么把戏。”
  “靠,这捉鬼捉的,都玩起兵法了。”小马摇着头,发表感叹。
  “我也不想。”叶少阳叹了口气,向后倒在床上,“妈的,每次都是这样,查来查去,猜来猜去,还能不能愉快的捉鬼了。”
  中午,刚吃完饭不久,叶少阳接到叶小萌的电话,让他到村东头的稻场见面。
  叶少阳带着小马赶去,一见面,叶小萌便说自己已经查到那个老太婆跟她养女的情况。

  “那老太姓吴,是嫁到我们村的,丈夫死了很多年了,孤寡老人一个,本来脾气就比较怪,跟村里人很少来往,一个人住在老村,她的干女儿,叫叶秋玲,是我们村的人。从小就是孤儿,是吴老太养大的,今年不到四十岁吧,没结婚,是个老姑娘。”
  叶小萌一边说,一边带他们往叶秋玲家的方向走。
  “叶秋玲以前在集上开了一家馒头店,不过很早之前就关门了,平时跟左邻右舍几乎没来往,谁也不知道她靠什么过活,很神秘。
  我爸说,她跟吴老太以前的关系并不好,经常吵架,吴老太就是被她气的才一个人去老村里住的。不过自从闹旱灾之后,她每天傍晚都会给吴老太送吃的,不少人都看到过,但是她跟谁都不说话,不知道为什么。”
  说话间,他们来到村东头,叶小萌指着一间院子,低声对二人说道:“这就是叶秋玲家,她有个馒头作坊,在自家山上的梯田里,经常有人在作坊看到她,咱们先看看她在不在这,你们在这等着。”

  说完自己走到叶秋玲家门外,扣响门环,大声喊道:“秋玲姑姑,在家吗?”
  没人应声。 
  农家的大门,门锁一般都装在里面,门上有一个圆形的孔,用来把手伸进去开门和关门。叶秋玲家也不例外。
  叶小萌把手伸进去摸了一下,门栓上没锁,于是把门拉开。
  “秋玲姑姑,我爸让我来问你一件事情……”一边喊着,一边走了进去。

  叶少阳和小马在外面等着,几分钟后,叶小萌回来,对他们招了招手道:“不在家,咱们可以到处看看。”
  “这光天化日的,合适吗?”小马对大白天闯进人家屋里,有些忌惮,左右看去,大概是因为干旱,人都怕晒的缘故,路两边一个人都没有,这才跟叶少阳一起走进了院门。
  叶秋玲家的堂屋,也没有上锁,三人走进去,用最短时间到处看了一遍,屋里各个地方的摆设都与一般农家一样,只是地上灰尘遍地,有很多脚印,床上相对比较干净。
  叶少阳来到厨房,检查了一遍锅灶,到处都是灰尘,不由感慨:“看这情况,至少半年没开伙了,这个叶秋玲是不是不用吃饭的?”
  叶小萌皱眉道:“大概她是不在这住了,搬到作坊里去了。”
  “那她为什么回来睡觉?”叶少阳道,“床上的灰尘比较少,而且地上有脚印,说明她至少偶尔会回来睡觉。所以问题来了:这里毕竟是她家,她就算只是偶尔回来睡觉,也不可能长期不打扫卫生吧,我不相信天下有这么窝囊的人。”

  小马挠了挠头道:“你没搬来之前,我们寝室几个人跟这也差不多……”
  叶小萌点点头,道:“这个叶秋玲还真是有问题,走吧,我们去她的馒头作坊看看,她没准在那儿。”
  从叶秋玲家出来,叶小萌在前面带路,顺着水泥路上山,过了村子之后,山上是一层层的梯田,不过眼下正逢干旱,放眼看去,土地干裂,枯草成片,再也看不到一派青苗叠翠的景象。
  叶少阳叹了口气,道:“就算现在除掉旱魃,没有一年半载,水土也养不回来了。”

  在一些梯田的旁边,有一些小房子,叶小萌介绍这些都是井房,因为山上供水不方便,所以地势低一点的地方,都打的深井,直接取水,当然,自从旱灾发生后,这些水井也都干涸了。
  小马听到这里,纳闷道:“我不懂啊,井水不应该是地下水吗,就算有旱魃作祟,难道还能把整个地下水系的水都吸干不成?”
  叶少阳道:“水井渗水,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你以为是自来水管啊。旱魃吸水的速度,超过了地下水渗出来的速度,水井当然就干了。”
  小马惊道:“这么说,旱魃一直都在吸水修炼?”
  “废话,你以为呢。”
  叶小萌看了叶少阳一眼道:“你好像懂得不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