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42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秋紫云办公室里,华子建就拿出了带来的天麻和虫草,对秋紫云说:“这都是我们洋河县的一些特产,要过年了,我就算给秋书记拜个年。”
  秋紫云打开看看,嘴里哼了一声说:“还不知道,你们洋河原来也产虫草啊,我以为就是西藏有呢,这个产品你可以好好的开发一下嘛。”
  华子建一阵的尴尬,知道是秋紫云在埋汰他,也就笑笑说:“我正在研究,看能不能在洋河县大面积的种植。”
  这一句话就把秋紫云给逗笑了,秋紫云也就没再说什么,淡淡的收下了,两人就随便的聊了一会,华子建把洋河县的一些工作也做了个简单的汇报,像这种类型的谈话一般人很难掌握,既笼统又抽象,如果过分宽泛,不能抓住重点。
  但如果过分细致,又达不到领导需要的高度,好在华子建把这个度掌握得很好,他的条理分明,首先分成几个大块,让秋紫云一下子就能够有全局性的把握,然后在每个板块内,汇报详略得当,既有提纲挈领似的概括,又有具体的实例和翔实的数据,使整个情况显得生动,宛若在目。华子建对秋紫云的一些提问,他并不仅仅是简单地回答,而是能够信手拈来,举一反三,针对秋紫云的提问做某种扩展,完全把握得住市委书记秋紫云的心理和兴趣所在。

  而且,华子建还不忘突出自己这一年来的主要成绩:道路修建,旅游发展,省里要款,工业改革等等,每一个工程在他的口中,只是简单数句介绍,就生动形象地出现在秋紫云面前,似乎在市委书记秋紫云面前树立起一座座丰碑。
  在这样短的时间内能够完成这样一个庞大然而系统,高度概括却又翔实生动的汇报,让秋紫云也心中暗自惊讶,同时,他们的对话充满灵犀,有一瞬间让秋紫云非常疑惑,这是一位非常难得的书记,为什么会和自己的矛盾那样大呢,两人的距离怎么会越来越远?
  秋紫云就很突兀的问了一句:“听说你们上次会上,你和齐良阳书记闹的很不愉快,是吗?”
  华子建说的正高兴,一听这话,心里一阵悸动,急忙收摄心神说:“有一些观点上的分歧,但我们组织原则就是少数服从多数,这点我不会违背。”
  秋紫云就眯起了眼,面无表情的看着华子建说:“少数有时候也未必不对,在我们工作中和实践中,有时候真理往往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华子建有点惶恐,他连忙说:“我记住了,请秋书记放心。”

  秋紫云看到了华子建的惶恐的紧张,这就够了,秋紫云也感觉在洋河县这个矛盾中,华子建未必就是错的,但适时的,适当的敲打一下他,也是必要的,特别是在自己最近不断的听到消息说齐良阳和华子建矛盾很深的时候,秋紫云都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她也逐渐的看清了上次华子建来帮齐良阳争取县长的真实意图了,这个华子建从容不迫的给自己上了一个套子,让自己误以为齐良阳和他是一路人,让自己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判断,而且,这种错误自己还不能拿出来说,更不能找到华子建一点的问题,这才是华子建最可怕的地方。

  华子建离开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惆怅的,他就在想,自怕自己和秋紫云再也不会相互谅解和理解了,两人分道扬镳越走越远。
  到韦市长那里情况就大不一样了,韦市长很热情的接待了华子建,和他谈了很多事情,一对洋河县的工作做出了很多指示和表扬,显的很是亲切,当华子建离开的时候,送上了一个万元的红包时,韦市长也只是笑笑,随手接过放在了桌子上面的一份报纸下面了。
  这面忙完,也就到了吃午饭的时候,华子建就带上黄副县长和汪主任,一起回了家,刚才已经给家里打过电话,所以老爹和老妈很是准备了几个菜,华子建也不客气,叫上黄县长,汪主任和司机,猛吃了一顿,不过黄副县长和汪主任都感觉来的有点突然,事前也不知道要来,走的时候无论无何都是一定要留下一个千元的红包,说是给华子建父母拜年的,华子建再三推辞,后来看看黄副县长都急的要翻脸了,也就只好算了。

  县上的事情多,华子建也不敢多耽误,就稍微又在家里坐了一会,和父母说了一会话,就赶回洋河了。
  回到洋河县城,才2点多,华子建就决定到乡下去转转,好多天都市在开会,讲话,没去下面了,心里还有点想,他叫上秘书,一路就随便的跑着,小张就问:“书记,我们今天去什么地方?”
  华子建想想就问秘书:“我们这一年哪个乡去得少点,今天就去哪里。”
  秘书想了一下说:“下梁乡,我们去的少,你看是不是去那个地方。”
  秘书为什么要选这个地方呢?这是有些原因的,因为这个乡的乡长是小张的一个亲戚,外人是不大知道这个情况的,但因为这下梁乡是个撇脚的路,总不顺道,所以上面去的机会就很少,这就让乡上的领导很缀气,县上的很多主要领导都叫不上下梁乡的乡长和书记的名字,你说这以后怎么进步啊。
  他这当乡长的亲戚也就在小张的面前说过了好多次,让他想办法把书记往自己这领一下,小张那敢啊,他对华子建还是有些了解的,不要看他对人客客气气,那是没惹到他,有时候他眼一冷,小张都一阵阵的发寒。
  今天小张是看他心情好,在说了,下梁乡也确实去的少,他要问那少,那刚好就说这地方了,也算是给自己那个表叔了一个交代。他这表叔,也就是那个乡长姓周,前些天也到县城来给华子建送过红包,但华子建对他的印象不是太深,虽然华子建也叫的出他的名字,但过去两人连饭都没单独吃过,显而易见,在一起的时候,都还是有点不很自如。
  小张就在路上瞅到了一个华子建小便的机会,给自己那乡长的表叔挂了个电话,只说了几个字:我们来了。
  说完就挂断了点话,那周乡长也是明白人,自己这意味着什么,哪敢耽误,一看书记不在,也懒的通知他了,就通知了几个副乡长,说他突然想起了一点事情来,请大家在会议室议一议,几个副乡长,除了一个在,还有两个都跑了,这接到通知,心里那个气啊,但人家是领导啊,也只好一个推开麻将,一个放下酒杯,匆匆赶来。
  这华子建就和秘书,一路的摇着往下梁乡赶,

  到了乡政府,小车就没有开进去,华子建在小张引导下就到了后院,今天乡上人也不怎么多,显得很冷清,华子建就有点担心了,自己来也没给下面通知,这万一乡上的领导都不在,自己就有点尴尬了,快过年了,乡上估计比县政府跑的还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