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42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铲完了血,华子建就到几个县办工厂去参加年底的总结和表彰大会,在儒家文化占了主导地位的中国官场,讲究繁文缛节,推崇形式主义成为至高无上的道德,具体到了事务开展的层面,因为工作就是开会,是故各部门的会议总是很多。名目也千奇百怪,什么表彰会啊、总结会啊、调研会、人事决定会啊、党建会啊、工作布置会啊、交流会啊什么的,教人数不过来。上午跑了三个单位,那单位都是把时间算好的,等他一去,就开会,看看开的差不多了,华子建把先进个人的奖状一发,随便说几句虚话,他就撤了。

  下午华子建也没出去,今天要把年终工作总结在整理一下,干的好不好且不去管他,但总结是一定要写好的,上面的领导是很容易被总结糊弄的,很多数据都要加工,同时还要参照其他县上,和本县过去的总结数据,有的数据多了就要减一点,有的数据少了就要加一点,其实上面领导可能也知道这里面有水分,但是都装着不知道,因为他们也要写总结,也要在继续的灌水,真的有一天出了事情,至少他们是没有多少责任的,他们可以理直气壮的说,他们的数据都是以下面报上来的数据为参考,最多也就是个失察的问题,失察和弄虚作假那性质不一样。

  华子建今天修改的这份总结是前几天秘书小张给他写的,但华子建还是不放心,感觉过于空洞了一些,今天就准备用一天的时间,好好润色一下。
  不过想安静的写点东西也难,总是有电话打进来,搅的华子建一个下午也没好好的改成多少,最后干脆就不改了,先休息,等吃饭的时候没人来电话了在改。
  快下班的时候,就接到了江可蕊的电话,问他最近到省城来吗?
  说的个神神秘秘的,华子建就套了半天的话,才知道是江可蕊的父母说想见一见他,华子建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这可是好消息,从这件事情上可以看出江可蕊已经把自己放在了一个重要的位置了,也难怪,人家连身子都给自己了。
  只是她父亲到底是谁,华子建问过几次,但江可蕊都含含糊糊,嘻嘻哈哈的用话叉开了,华子建也就不好细问,好像自己是要看看人家家庭才喜欢人家一样,但对于江可蕊父亲的性格脾气,爱好什么的,华子建是一无所知,这一点就让华子建不得不心虚,从江可蕊母亲是处长这点看,江可蕊的父亲只怕也是个领导了,别看他平时那是大不咧咧的,关键时候也有点慌的,他心里不踏实,生怕自己去见人家,万一人家再看不上自己,那多可怕,不过想想,自己挺优秀的,还是个书记,处级干部,应该不掉价吧。

  他就对江可蕊说:“这几天我有点忙,等在过一段时间就要过去送礼了。”
  江可蕊在电话里问:“你们送什么礼,还跑省城来,越级了吧。”
  “你哪知道啊,每年的很多费用,都要提前到省财政去跑跑的,香没烧到,明年就麻烦。”华子建就给江可蕊解释了一下。
  江可蕊嘻嘻哈哈的说:“这样啊,那好,你早点来送礼,给我们家就不用送了。”
  华子建也笑着说:“哈哈哈,你们家更是要送,不然那就不是明年麻烦,那就是一辈子麻烦了。”
  江可蕊听了这话,心里甜的蜜一样,就说:“那你赶快来啊。”
  两人就又说了些水汤呱唧的话,还没结束,门外就传来敲门声,华子建这才很不情愿的挂断了电话。

  办公室的门打开了,一个贼头贼脑的乡长走了进来,华子建心里暗暗的叫苦,到年低了,最近,最近老是有人来找他,一些乡长,厂长,经理,老板,和想要晋升的干部,给他不断的送来了过节费,礼品。
  真正说来,华子建并不是一个多愁善感、心神易动的人,相反他的确可以称作一个相当务实的实干家。这也非常容易理解,从政的人嘛,特别是象他身处的这个位置,职业就要求他具有处理具体事务的习性和能力。这又和性格决定人生、决定命运的定论暗合。
  当领导,最为关键的一项就是驾驭和钳制人们的行为,所谓管理者,把人们都收拾得服服帖帖,当是职责中蕴涵着的最首要也深层意思。
  平心而论,华子建一直努力做好每一件事的,他既不抬高也不走低的实事求是地客观评价自己,也认为自从做了书记这个职务以来,自己也可以算是兢兢业业、殚精竭虑的,自己有这个精力,也有这个热情为洋河县办好每一件事情。只是一宗,官做到地县行政首长这个位置,

  说实话,中国乃是讲究人情和礼尚往来的国度嘛,你不承认和服从这样的国情不行,如果还需要转回去看看和比较的话,距离我们最近的明朝和清朝,都讲究和推崇个“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当然也出现过人民爱戴的清官,比如海瑞,比如于成龙,但他们不但在同僚中显得最为贫苦和寒酸,其实也是最被同僚憎恨的人。
  华子建不希望自己做一个让人憎恨的人,很多时候他不能推辞,你一个领导要是太生分了,那下面的人也就老是和你贴不上心,总感觉你是个怪物,不收他们的东西,是不是对自己有意见,想以后收拾自己。
  不收的危害比收了还要严重,所以华子建也就只好笑脸相迎,把这个长的很土的乡长招呼进来,放下架子和他拉了一会家常,最后这乡长就拿出了一个红包来,华子建推辞了几下,也就只好收下了,乡长见他收了红包,那个心里愉快的,就差要高兴的拥抱一下华子建了。
  等他一走,华子建就只好又叫来了纪检委的曲书记,给洋河县财政增加了几万元的收入。
  光收下面的好处也不行啊,华子建其他人可以不管,但市里的一些领导那是要去看看的,洋河县开发以后还要不断的需要资金,所以对银行的财神爷那是一定要给拜个年。
  既然是拜年,那就要带点礼品,这礼品倒是让华子建想了好久,你说带钱吧,自己对秋紫云的底到底是再清楚不过了,送钱她一定会和自己翻脸,那才叫没意思。

  带点烟酒吧,这玩意太普通了,一个书记或者市长,那里缺你几条烟,几瓶酒呢?
  华子建费心的想了好久,最后叫来办公室的汪主任,对他说:“我今天想到市里去给秋书记和韦市长拜个年,还要看望下市行的行长,你去把我们本地的天麻买一些,另外最近不是都在炒那个什么虫草吗,你就把它买两份,准备好我带去市里。”
  他是要带上汪主任的,他也知道,天麻是本地的,到不值几个钱,那就是个引子,但这虫草就不一样了,价格高的吓人,自己那有钱买,只要叫上汪主任,让他经手,这就可以公费出这钱了,以后就是真的有点什么问题,也找不到自己头上,自己连东西看都没看,那钱更是连手都没沾,这才安全。
  汪主任听完了吩咐,就不敢耽误,带上钱办理去了。
  华子建在办公室里也大概的准备了一下,说是去拜年,但县上有些数据也是要在记一记,说不上领导问起来了,回答不上就有点被动了。
  华子建准备的差不多,汪主任也就回来了,这汪主任也不是一点眼色没有的人,早就想和华子建更加的贴近一点,怎么贴,那最好的办法就是帮领导干点私活,帮他做点坏事,那关系就稳定了,可华子建一直也没有给个他这个机会,今天总算是找了个空档,汪主任就多买了两份礼品,对华子建说:“书记过年也要回家的,这两份天麻和虫草就等书记回家时候,给伯父,伯母带去,也算我们洋河县的一份心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