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420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奖金就成了问题,上面三令五申加十二道金牌,严令不准滥发奖金,可是“大伙儿一年干到头,辛辛苦苦,完全没一点表示也太不近人情”,华子建就只好在会议上对大家说:“我们不是滥发奖金,只是一点辛苦费,表示一下,一人一千,当然了,这还是要大家看看,你们有什么意见?”
  这种好事当然没有人出来反对了,谁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把这奖金说没了,那他过年只怕会耳朵发烧,会让全县干部骂的狗血噴头。
  这事情就这样决定了下来,县上财政局也就挪出了一笔资金,给造册在案的每一个干部发了一千元奖金。

  不过在这次会上,华子建的威信还是受到了齐良阳的挑战,齐良阳再一次的提出了对财务的监督权,他说:“华书记,我对维修县城的财务监督也搞了怎么长时间,总感觉我们很多同志在思想上还没有适应这种监督,所以我提议下一步对修路和温泉山庄的财务我们都要抓起来。”
  华子建皱了下眉头,本来今天的会议并不是说这个议题的,但齐良阳看样子是要来搅浑水了,他就说:“良阳同志,对于你说的这个问题,我们下次专题讨论,今天就不谈这项事情了。”
  齐良阳很客气的笑了笑说:“反正是开会,而且都说到了资金上,我看有必要把这些问题都说说。”
  其他一些领导都看出来了,这齐良阳至从没当上县长,现在也是破罐子破摔了,经常会在会上给华子建找点麻烦来。
  华子建脸色就有点不爽的样子了,他也在最近感到了这个齐良阳的得寸进尺,本来华子建是不想计较,但齐良阳的步步紧逼让他不得不做出回应。
  华子建就淡淡的,不紧不慢的说:“那么良阳同志是个什么意思呢?县上的财权你感觉应该交给谁管理?。”
  齐良阳嘿嘿一笑说:“应该是民主管理,不是在某一个人的手上。”他这话就很有所指了。
  华子建说:“现在我们本来就是民主管理的,否则怎么可能让你监督维修城区的资金。”
  齐良阳一点都不示弱的笑笑说:“那只是一个方面。”

  这话把华子建顶的很难受,但会议上,华子建也不能发脾气,他就冷冷的说:“就这一个方面,也因为管理的人多,经常会出现扯皮推诿,责任不明的情况,下一步我看还是有必要重新调整一下。”
  说完,华子建就对城建局和规划局的两个局长看看,又对财政局的肖局长说:“以后你财政局拨款直接找我。”
  这几个人都脸上露出了笑容,心里暗暗地高兴,齐良阳给他们带去了太多的麻烦,现在好了,华子建直接管理,那就能够提高很多效率出来,几个局长都一起点头说:“嗯,坚决执行华书记的指示。”
  这一下就把齐良阳凉了起来,他本来是想再抓一点权利的,没想到华子建这一句话,让他本来到手的权利又一次失去了。
  他刚要张口反驳,冯县长却抢在他前面说话了:“嗯,这样好,其实很多事情简单一点更适合我们目前的发展,我支持华书记这个决定。”
  其他的几个常委和副县长也都纷纷的表示了支持,这一下,齐良阳就明显的成了少数派,他只好气呼呼的闭上了嘴。
  华子建打击了齐良阳的嚣张气焰以后,又说:“好了,这个事情就不谈了,下面我们要考虑一下其他的几个工作。”
  大家又开始讨论接下来的一些重要的工作,比如是拜大神,什么银行啊,市里领导啊,省上的要害部门啊,都是要一一拜访,个个走到。
  特别是贫困县,这是争取慰问资金,争取来年项目的绝好时机,这个机会是断断不能放过的。这时候各相关部门的领导都会往上面的对口单位跑,一来汇报汇报工作,二来联络联络感情,送一些土特产表示对对口部门关心支持贫困县的感谢,深含感恩之心,更有企盼之意,盼望着这些管着钱管着物的部门能给予更大的关怀和照顾。这种时候表示一下心意,来得平常、显得自然。
  有的人把这种事叫做“跑部前进”,也有的人把它叫做“钓鱼工程”。
  当贫困县的领导你就要知道要、会要,上面的政策、上面的钱给谁都是给,没个准头,给你也行不给你也行,多给你一点行少给你一点也行,就看你会要不会要。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会要的孩子有糖吃,这是一条铁律。上面的钱你不要白不要。
  华子建后来就谈到了这个问题,他说:“我们洋河县还是一个国贫县,就像一个缺铁缺钙严重营养不良的孩子,从长远讲增加造血功能无疑是最根本的解决办法,但眼下输血同样很重要。.........主动出击,主动把一年来的工作向市里、向省里的相关部门汇报汇报,感谢他们一年来对我们工作的关心支持和帮助,明年一些好的项目也可以向相关的部门进行汇报争取支持,我看每个部门至少有这么三条任务,第一,汇报工作;第二,表示感谢,向上级领导提早拜个年;第三,争取项目和资金。”

  下面的领导也是清楚的很,知道这是历年不可或缺的一项工资,所有的单位头头们也都行动了起来,每天开往市里,省上去的小车是川流不息,洋河县的街道一下字显的冷清了下来,很少见到多少车了。
  没过几日,洋河县狂飙四起,寒流袭来,接着,大片的乌云又紧赶慢赶前来增援,于是,洋河县的天空就黑幕重重,羽片似的雪花漂漂又洒洒,它们从阴沉低矮的天空不间断地纷纷落下,微微朔风吹起,雪片儿轻松且又广泛的散布开来,白絮纷飞,只是,在风儿狂躁的旋转里,雪片儿还未落下,便被撕裂得粉碎,让人们失却了初冬观赏“白雪飞棉”的诗意。
  后来地上愈积愈深的雪层上,不消几天工夫,洋河县的大地就被埋在厚厚的雪被里,便结起了硬硬的坚冰,人们的脚踏上去,不再有初冬瑞雪莅临时那种柔软湿润的快感,凛冽的寒风无情地侵掠着他们那一贯保养的娇嫩的脸庞,让人们却倍感了寒冬的戾厉和威严。
  几天后,天气有些晴朗了,蔚蓝的的天空上出现久违的太阳。在其惨淡光辉的照耀里,人世间总算感到了那可怜的一丝光明和温暖。

  百姓们见面便讲:好冷啊,今年冬天真的冷!
  华子建拿着铲雪的铁铲,大摇大摆地走出政府办公大楼,铲子搭在冰冷坚硬的地上,发出咔嚓咔嚓刺耳的巨响。这响声向人们宣布,书记亲自参加除雪了。
  书记都来了,机关干部们更是一拥而上,不过,这老天爷也够可以的,天天下、天天扫,膀子累得都酸了,让这些个天天待在办公室的白面书生们可怎么吃得消哇!雪止了,天空的云儿被风吹得无影无踪。冷艳的太阳俯向大地,倾泻着毫无热感的光明。冰雪覆盖的地面又硬又滑,顽强地抵抗着铁质器械对它们的碰撞。也许是在沉闷的办公室里待的时间长了,来到这冰天雪地倒有一种格外的刺激,机关干部们觉得血行加快,神经敏感,沉默了不一会儿,一只只话匣子就打开了:

  “咱这地方啊,一到冬天就除雪,太遭罪了!”
  “是啊,要是有一台除雪机就好了。”
  “咱们省就有不少,除雪机自动除雪,油门一开,咔嚓咔嚓,又快又方便。”
  “我们也应该买一台。”
  “是啊,要是有那玩艺儿,就不遭这份洋罪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