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62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可是他们怎么办?你收了陈逊那么多人,你安排他们干什么去。”
  黑明珠说:“我会有事情给他们做,这点你放心。”

  我说:“好吧。”
  可是,想了想,不对啊,即使是彩姐过去占了那里,但是,环城帮呢,薛明媚她们呢。
  我说道:“还有一个环城帮。”
  黑明珠说:“那就不关我事了。”
  我说道:“那四联帮呢。”
  黑明珠说:“也不关我事。”
  我晕。
  她竟然这么说,那我想要靠着陈逊他们帮我给梁语文报仇的梦想,那就破灭了。
  我说道:“四联帮是我们的敌人。”
  她说道:“以前是你们的敌人,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冒犯过我,所以不是我的敌人。”

  怎么办。
  我觉得,凭着薛明媚环城帮,搞不过四联帮的,就是加个西城帮,都拿他们没办法。
  不过,如果有黑明珠的强力帮助,干掉四联帮就不是什么问题了。
  我问道:“那你对进入市区发展不感兴趣吗。”
  黑明珠说:“看是什么项目。”
  她也很随性,做明珠酒店,是因为喜欢上明珠酒店,做个摩天轮,是因为喜欢这里建设个摩天轮很漂亮。

  而弄那条清吧的那条街,也完全是随性,喜欢做,就做。
  但是她确实脑子好使,她只要做,就能赚钱,实在是佩服。
  好吧,看来,黑明珠并没有什么心思想去和四联帮作对。
  黑明珠说:“你和四联帮有仇,那是你们的事,不关我的事。”
  我说:“那环城帮如果和四联帮开架呢,你帮谁。”
  黑明珠说:“谁也不帮。我说了,除非他们碰到我的利益,而且,我如果对付他们,我不需要和任何一边合作。”
  好大的口气。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黑明珠站了起来,说:“明晚继续,你回去吧。”
  她走了。
  我回去了。
  林小玲还是在打电话找我,真的是够烦,但是我真的懒的理了,竟然让我厌恶到这地步。
  和她发了几条信息,敷衍了一下,就睡了。
  上班,坐在办公室。
  心想着,我该如何才能帮的了薛明媚灭掉四联帮。
  除非,挑起四联帮和黑明珠的战争。
  但怎么挑起来啊?

  我心想,也许会有办法,因为林斌一个劲的盯着陈逊他们,陈逊现在是黑明珠的人,如果黑明珠把他们特训后,弄到哪个饭店酒店去干活什么的,让林斌知道,估计就要来闹事。
  如果能成功挑起来这战争,那,林斌可算是要被黑明珠整死。
  但也难说,林斌不好对付。
  去开会。
  会议一般都是没完没了的,说一些没完没了的废话。
  我晕晕欲睡,总监区长在上面说得唾沫横飞。
  听到了谁谁谁因为违反监狱规章制度,被开除了。
  被开除嘛,虽然不是很常见,但也见了不少。
  以前刚来的时候,像李洋洋啊小朱啊那些,进了监区不肯和康雪同流合污的,就被清扫出去。
  开除的话,%u41%u44监区最多了。

  康雪和韦娜%u26%u6e%u62%u73%u70%u3b为了清掉和自己不对头的人,会使用各种办法干掉她们。
  好让整个监区都是她们的同党。
  徐男捅了%u2a%u2a:“怎么回事!”
  徐男是坐在我旁边的。
  我顿醒来:“什么怎么回事。”
  徐男说道:“梅子被宣布开除。”
  我一惊,刚才说的竟然是梅子!
  不是别人,是梅子?
  我问:“她们说的是梅子?”

  徐男说道:“你没听到吗,梅子违反监狱规章制度,给与开除的处分。”
  我说道:“你没搞错吧。”
  我问旁边的队长,她们几个也在开小差,问她们,她们也不清楚啊。
  然后,散会了后,徐男让我去问清楚,是不是搞错人了。

  而且,这开除梅子,也不通知我们监区一声,这不科学啊。
  我上去后,问道:“请问总监区长,刚才开会的时候,您提到说,是我们监区的一同事违反监狱规章制度,被开除了,是吗。”
  总监区长说道:“对,是你们监区的,严重违反规章制度。”
  我说道:“这,这怎么回事啊?”
  总监区长说道:“是监狱长批示下来的,我自己也不清楚。”

  这莫名其妙吗。
  开除了人,连她都不知道为什么被开除,就出来宣布了。
  我问:“那,这不是啊,梅子是我们监区的狱警,向来都是遵纪守法,遵守规章制度,她怎么违反了规章制度。”
  总监区长说:“这你要去问监狱长了,我不知道。”

  我说道:“那监狱长没和你说吗。”
  总监区长说:“今天原本是监狱长主持会议的,可是她有点事,没空过来。我来代理,她自己才知道。”
  我晕,开除了人,白纸黑字,处分的单子,就短短一句话,却不写清楚为什么开除的原因。
  我回来马上和徐男汇报了。
  徐男说让我去问问监狱长。
  当我回到了监区后,找了梅子,告诉了梅子这消息,梅子说道:“怎么可能,听错了吧。”
  我说:“你看。”
  我拿着处分的单子给梅子看。
  名字没错,监区也没错,号码也没错,就是梅子。
  监狱长签字,监狱方的盖章,还有管理局的。
  我晕了。
  梅子也纳闷了:“我没做错什么啊。我都不知道怎么了。”
  我问道:“梅子,你真没做错什么事吗。”
  梅子说:“没有。”

  我问道:“你好好回忆,好好想一下,是不是得罪了哪位大领导,她们干掉了你了。”
  梅子说道:“指导员,我真的没有。”
  靠。
  这也太乱来了。
  梅子有些急躁。 △≧△≧,
  我安慰她说道:“你也不要太急躁了,我去给你问清楚,不可能那么莫名其妙的就开除了你了,应该是搞错了,可能就是搞错了人。我去给你问问啊。”
  梅子说道:“谢谢指导员,谢谢指导员。”
  开除一个狱警,或者管教,对领导们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所谓杀人不过头点地,反正开除掉一个跟她们无关的狱警,不是亲戚不是朋友的狱警,她们无所谓。

  但是对被杀头的人来说,对她的家庭来说就是大事一件了。
  梅子在监狱兢兢业业干了那么多年,说开除就开除,这么多年的付出,青春都在这里付出了,现在开除了她,她出去干嘛去,还要重新找工作吗?
  日期:2016-07-11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