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1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言此人,性情残暴,手段恐怖,所过之处,必定是腥风血雨,单单在缅甸仰光,就有上千人直接或者间接地死于他的手中,而且还改变了当地势力格局,江湖人听闻,皆谈之色变……”
  冯乾坤事前做过详细的准备,当着众位茅山长老的面,他一一述说,而在座众位长老有的也是第一次听闻,止不住交头接耳,脸色骇然。
  什么时候,江湖上又出现了这么一个狠角色?
  而且还是陆左的堂弟,这家伙,好嘛,这陆家当真是人丁兴旺,高手辈出,一个比一个狠啊……
  然而这些话儿听在我的耳中,却让我苦笑不已。
  尼玛,你这资料到底是哪儿弄的,正确的我也就不说了,胡乱吹嘘的,在这么严谨的场合里,真的好么?
  什么叫做上千人直接或者间接的死在我的手上啊?
  搞得老子就好像是杀人狂魔一般。
  这般说,搞得本来立场并无偏移的中立人士,都忍不住想要黑化我了。

  然而即便是面对着如此的指责,我依旧是保持着十二分的淡定,任由冯乾坤将诸事给一一说完、到了最后,他总结陈词,说道:“综叙所论,我刑堂认为陆言凭借我茅山唯有掌门与传功长老才能习得的神剑引雷术肆意作恶,罪大恶极,希望长老会能够授权刑堂对其进行应有的惩罚,并且逼起交出神剑引雷术的全套功法……”
  雒洋在冯乾坤说完之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兼听则明,偏信则暗,茅山宗从来不以势压人,也会给任何人说话的权力;现在进入答辩环节,陆言,对于刑堂负责人刚才所说的话语,你有什么可说的?”
  我抬起头来,瞧见这位当日亲切和蔼的执礼长老,心中百种滋味一时涌上心头,不知道如何回答。
  而这个时候,坐在角落里的屈胖三举起了手来。
  他为人倒也规矩,知道在这样的场合里也耍不得蛮狠,于是高声说道:“请求发言。”
  雒洋看向了他,问道:“你是何人?”
  屈胖三站了起来,走到了场中,摇头晃脑地说道:“我是陆言的表弟,也是他的辩护律师,屈胖三。”
  呃……
  众人的脸色都为之一僵,好几人感觉好像是吃到了翔一样,不知道该如何理解。
  尼玛,咱们这三堂会审,就是问个真相,你还真以为这儿是私人法庭呢,还什么辩护律师,你特么有律师证么?
  估计不少人心头已经开始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了,不过执礼长老雒洋是一位敦厚长者。
  他面临这变故,他也只是疑惑,说那你这是?
  屈胖三指着我,说茅山威风,江湖已久,我这表哥没见过啥世面,为人胆小,言语表达能力也有些迟缓,临场机变不足,我这个当表弟的不忍瞧见他受尽污蔑,于是便自告奋勇,在刑堂长老刘学道老先生的首肯之下,前来茅山,为他辩护,还请执礼长老您准许。
  听到他这一长串的话语说出,淡然自若,执礼长老雒洋抚须而叹,说当真是英雄出少年,小兄弟年纪不大,口齿倒是伶俐十分,佩服佩服。

  他环顾一圈,与众位长老交换过了眼神之后,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便有你来辩解,也无不可。”
  说罢,他目光落到了屈胖三的身上,平静地说道:“那么,屈胖三,对于刑堂负责人的指控,你有什么可以解释的么?”
  屈胖三说是单独说,还是笼统地讲一下?
  执礼长老微微一笑,说皆可。
  屈胖三点了点头,走上前两步,打量了冯乾坤一眼,然后说道:“我用八个字简单总结一下刚才这大兄弟的话语,那就是——胡说八道,放狗臭屁!”
  我还以为屈胖三真的收起了性子来,变得温文尔雅了呢,没想到没一会儿,便立刻就露出了狰狞面目来。

  冯乾坤再好的脾气,被这么一通骂,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脸色,怒气冲冲地说道:“你说什么呢?”
  屈胖三微微一笑,指着他的鼻子说道:“说你呢。”
  冯乾坤说这就是你要说的话?
  屈胖三好说执礼长老让我评价你,我就老老实实说了我的看法,至于你刚才提的那些指控,我现在可以很负责的跟你说,简直就是一派胡言。
  他竖起一根食指,说道:“首先我们来谈缅甸仰光的七魔王哈多。”

  “在谈及七魔王哈多的时候,我想先跟大家介绍一下他的几个头衔——首先他是东南亚地下非法器官交易的最大供应商,无数无辜者仅仅因为器官匹配,就被他的手下抓去活活弄死,以便提供脏器;其次他还是东南亚几大顶级毒枭之一,仅缅甸一地,就占有46%的丨毒丨品出口份额,不知道有多少家庭因为他而家破人亡;另外他还有著名的军阀、黑暗典狱官、恐怖势力的扶持人、大型黑帮团伙首脑等等身份……”

  “总结一下,七魔王哈多并不是一只小白兔,他的双手血腥,不知道有成千上万条人命,无数的家庭被他拆散,多少部族为此灭族,这个你们可曾知晓?”
  “陆言对付七魔王哈多,并非抽风,而是因为七魔王哈多因为贪图财物,纠集军队和流氓团伙,剿灭了居住于缅甸雨林中的白河蛊苗。”
  “说起白河蛊苗,诸位可能并不熟悉,但如果说蚩丽妹,你们应该知晓——两年前的天山大战,蚩丽妹为了这个世界,可是献出了自己的性命,然而此刻自己的族人却没有受到庇护,给这恶魔灭了族,这事儿你们都可以当做看不见,但陆言不可以。”
  “于是陆言出手了,结果落在了这位冯道长的口中,居然就变成了为非作歹、肆意作恶、罪大恶极,不是放狗臭屁,是什么?”
  面对着屈胖三的步步紧逼,冯乾坤低下了头去。

  他争辩道:“我举这个例,不过是想说明他之所以能够从一个普通人快速成为能够与七魔王哈多匹敌的强者,是因为学得了我茅山秘技神剑引雷术……”
  屈胖三呵呵一笑,认真地点了点头。
  他走到了冯乾坤的跟前,仰着头,说那也就是说,你刚才污蔑陆言的话语,都是妄自揣度的,对吧?
  冯乾坤一愣,说你指的是什么?
  屈胖三哈哈一笑,说“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众位今天能够济济一堂,在此三堂会审,却忘记了要不是蚩丽妹、萧克明这些人在天山之上的付出,如果没有他们,你们能够这般高高在上?将士在前面浴血奋战,你们在后方肆意残害他们的亲人,这就是你的态度,对么?
  这类比说得冯乾坤的脸直接都黑了,而这个时候执礼长老不得不站了出来,说就事论事,我们不否认天山之战中付出的那些英豪,也不要在这里混淆概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