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724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快到的时候,李睿给刘丽萍家里去了电话,电话是他前岳父刘树春接的。
  李睿开门见山的说道:“我已经托了朋友,对方说可以把丽萍提前释放……”刘树春大喜,截口道:“是吗?那可是太好了,我们一家三口无时无刻不在盼望着丽萍可以回家啊。”李睿听出他话里饱含着的酸苦之意,心里自有一番活动,道:“放是可以放,不过有个条件。”刘树春忙问:“什么条件?你说,只要我们能做到的我们全都答应。”李睿道:“其实也不算什么条件,是你们应该做的,就是:从今往后,你们刘家再也不要上我们家里闹,任何一个人任何形式都不行。我们两家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刘树春叹道:“是,以前是我们不对,我答应你,保证……”

  打完这个电话,李睿眼看司机时不时的看向自己,表情极其古怪,知道自己说的话引起了他的好奇心甚至是疑心,却也懒得跟他解释什么,转开了头去,心里回忆着跟刘丽萍认识以来的所有过往,心里百味杂陈,很不舒服。
  他跟徐达约的饭店是一家川味风格的连锁店,“李老爹”,专做香辣蟹的,口味上佳,是品蟹喝酒的好地方。他赶到时,徐达已经到了,连酒水菜肴都点好了,就等他落座。
  李睿笑着说了句“等急了没?”,等坐下后,发现徐达脸上笑呵呵的,不仅没有之前的忧伤懊恼,甚至比以前的状态还要更好,只看得心中一动,这位老弟终于从职务被剥夺的阴影中走出来了?
  兄弟俩先干了一杯啤酒,下来边吃蟹边闲聊。徐达把白天的活动讲了,原来他今天果然去西郊的菩提寺拜访了法愚,自然也算了一卦。卦算得极准,还预言他否极泰来,不久之后就会官复原职。他听后高兴之极,要给法愚五万块作为卦资与谢意。可法愚却坚辞不受。
  李睿听到这非常奇怪,问道:“他为什么不收你的钱?那个家伙说是大师,可我看简直是贪婪成性。”徐达道:“他说我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是人中之龙,以后或许有求到我的时候,所以不收我的随缘,要跟我结个善缘。”李睿嘿然叹气,道:“虽说这个家伙很贪财,但不得不说,他用周易算卦的本事可谓是神乎其神,我总怀疑他根本就不是人,而是天上神仙下来度化凡人的。”徐达笑嘻嘻的道:“这个胖和尚很有趣,我打算在青阳多住几天,没事就去找他待着,顺便看看我什么时候能官复原职。对了,他让我转告你,你最好尽快给他介绍老板,要不然他就要催你的帐了,哈哈……”

  李睿哭笑不得,心里寻思,自己又能介绍谁去被他宰呢?介绍领导去吧,估计要被领导批评是封建迷信;介绍朋友去吧,就是坑朋友;介绍亲戚去,还是算了吧,别没事找事了,想一想,还真是不知道介绍谁过去好,又一想,算了吧,自己就取八千八百块,让徐达替自己带过去给他,反正自己也不缺钱,还能省事。
  二人正说笑吃喝呢,李睿接到了东州市长吴楠打来的电话。吴楠找他也没别的事,跟上次一样,一诉相思之情。这种电话当着徐达的面不好说,所以李睿跟徐达告了个扰,起身走到店外接听。
  煲了差不多十分钟的电话粥,二人聊得开心而又亲热,这时吴楠提出一个小小的要求:“你用手机自拍一张照片发给我好吗?我想你的时候,就看看你的照片。”李睿拒绝道:“不好。”吴楠奇道:“啊?为什么呀?”李睿促狭的道:“你要是总看我照片,就不想我了。”吴楠嗔笑不已,道:“坏小睿,怎么可能呢,我会越看越想你的。”李睿笑道:“我跟你开玩笑的,我过会儿就拍了发给你。”吴楠柔声道:“嗯,我现在特别特别想你,满脑子都是你,梦里也是你,我还从来没有这么想念过一个男人……”

  李睿听她说得都起了帐篷,不得不面对墙壁,弓背缩腹,免得下边的尴尬处被人发现,小声道:“好楠姐,你快别说了,再说我就要出丑了。”吴楠怔了下,奇道:“出丑?怎么会出丑?我说我的,你听你的,你怎么会出丑?”李睿道:“你的话太火辣,我听得都有反应了。”吴楠还是不理解,道:“有反应了?什么反应?起鸡皮疙瘩了吗?”李睿苦笑道:“哎呀,不是,是生理反应,你懂吗?”吴楠想了会儿才明白过来,尴尬的道:“怎么会呢,我又没跟你干什么。”

  李睿道:“不是非得干什么才有反应的,有时听情话也会的,你这话比干什么都厉害。”吴楠又羞又臊,道:“那我不说了,免得你出丑。”李睿道:“我现在在外边,不方便,改天坐办公室不忙了,咱俩发短信说。”吴楠道:“好,唉,可惜咱俩一个比一个忙,都没有时间,要不然一定见个面,你想见我吗?”李睿苦笑不已,心说你刚说不再继续这么暖昧的话题了,可转过脸来又说,想涨死我吗?道:“想!”吴楠道:“我也想见你,我好怀念咱俩上次分别时你抱我的感觉……”

  好容易打完这个电话,李睿已经憋得脸红脖子粗,回想刚才电话里吴楠所表现出来的痴缠风浪,兀自不敢相信,这么一个四十许的美妇,表达起爱意来竟然比雪菲、晶晶这样的年轻女子更加的够劲儿,这多亏了只是打电话,要是面对面的说话,估计自己早就忍不住了。
  他定定神,拿手机对准自己拍了个大头照,用彩信发送给吴楠,发完后才回到店里,继续和徐达喝酒。
  同一时刻,在省城东郊一座别墅区的八号小楼里,张子潇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冷眼看着弟弟张子豪大发雷霆。
  “啪”的一声脆响,一个从日本买来的高级水杯狠狠的撞击在墙上挂着的一面超大的索尼牌等离子大电视上。电视屏幕被撞得凹陷进去,以撞击点为中心,向外延伸出无数的裂纹,如同向外辐射出去的蜘蛛网一般。水杯也被撞碎,碎片散落在高级实木地板上,溅的哪里都是。
  而伴随着这次撞击的结束,这台价值超过二十万、时下最先进的大电视的使用寿命也随之结束。
  但这只是开始,随后一个个的水杯飞扬起来,接二连三的砸向那台电视,很快将它砸得面目全非,而始作俑者自然是张子豪。
  张子豪的伤应该是已经完全好了,不仅可以拿住水杯后用力抛出,双脚双腿也能站在地上不动,若只是看他这副站着不动的姿态,谁也不会相信半年之前他的四肢大筋都被人斩断过。
  “妈的比,这个贱人真特么能跑,居然跑到澳大利亚去了,可她以为出国就能躲过老子的追杀吗?别他妈做梦了!她就算跑到天上去,老子也要把她抓回来千刀万剐了,艹……”
  张子豪连砸了五六个水杯后,力气明显不够用了,身子虚得不行,呼哧呼哧喘气,便停止了拿电视出气,开始破口大骂,可惜声音尖利凄切,如同清宫里面的老太监那样,一点男子气概都无。

  张子潇冷眼看着他,也不作声,如同不存在似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