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386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药鼎里水已烧开,五种红果都被煮烂,汤水泛着通红的颜色。
  “味道真香,跟八宝粥似的。”小马闻着气味说道。
  叶小萌把那根坟头草扔进药鼎,然后盖上药鼎的盖子,把火撤掉。
  叶少阳看了一眼灰黑相间的药鼎,说道:“这药鼎是麦饭石做的?”
  叶小萌点点头,“通辽特产的麦饭石,天然灵石,我从网上买的最贵的一个呢。”
  网上买的……叶少阳无语,不过看这药鼎的成色还算可以,至少是真的麦饭石。
  叶小萌揭开药鼎盖子的时候,几乎所有的村民都凑上来围观,随着盖子揭开,红色的汤水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下,该是什么颜色,还是什么颜色。
  “哈哈,我没说错吧!”叶小萌激动的拍着手,“这坟下面没有旱魃!没有!大法师,这下你没有话说了吧?”
  大法师感到脸上发烫,似乎被人抽了几个嘴巴子,虽然他有理由质疑叶小萌的法术无效,但那样一来,势必还是要开棺,到时候假如找不到旱魃,自己的脸会被抽得更疼,于是哼了一声道:“还有六座坟呢,你这办法既然有效,那就劳驾代为检验吧。”
  “好说,只要能避免掘坟,我不怕累!”叶小萌从坟头上小心的取回七子花生,拿到另一座坟头上,因为有了经验,这次不用叶少阳指点,自己摆好七子花生,抽取坟头草,浸泡在五红果汤里,颜色没变,说明也没有旱魃。
  然后叶小萌一鼓作气,对剩下的五座坟都进行了检验,结果都是正常的。
  叶小萌扬起头,冲顾坚笑道:“大法师,我替你检验过了,这七座坟里都没有旱魃,大法师要是信不过我这雕虫小技,咱们也可以打个赌,你掘坟验证,怎么样?”
  这一番话说出来,顾坚脸已经够肿的了,哪里还敢求证,僵硬的肌肉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既然没有,我也安心了,我们再去牛家村……”

  叶伯一颗心彻底放下,令村民散去,自己跟去接洽,叶小萌端着药鼎,跟在父亲身边,表示要用自己的方法再去试过。
  “二哥,我们也跟去吗,我想去看热闹。”叶小帅在一旁问道。
  叶少阳想了想道:“你去看热闹吧,注意安全,我们就不去了。”压低声音:“记住保密我的身份,就说我姓杨,是你表哥……”
  叶小帅点点头,跑到叶小萌身边,跟她一起下山。
  叶小萌回过头来,冲叶少阳眨了眨眼,笑道:“我回头再找你。”
  其余村民也跟他们一起下山去了,坟地只剩下叶少阳和小马二人。
  小马问道:“咱们为什么不跟过去,万一那螃蟹再要掘别人家的坟呢?”
  “有那妹子跟着,他不可能有机会掘坟的,回头问问小帅结果就行。”
  小马道:“你就不怕他们真找到旱魃?”
  叶少阳抬头看着父亲长草的坟头,说道:“没怎么简单,我能感觉到,这是个阴谋,不然旱灾盛行,不可能这么多坟头都长草的,八成是人为造成的结果。”
  小马搔了搔脑袋,“人为……那是怎么做到的?”
  叶少阳白了他一眼,“你白痴啊,只要勤浇水,几天浇一次,超过旱魃吸收的速度,等于跟平时一样,坟头长草,不就是自然结果了。”
  小马没想到答案这么简单,顿时愕然。

  叶少阳从背包里摸出纸笔,依次把另外五座长草的坟前的墓碑上的姓名记了下来,这也是他没有跟去看热闹的目的。
  小马纳闷道:“你记这些名字干什么?”
  “如果对方不是随机选的坟墓,我把名字记下来,回去研究一下有什么规律。”
  小马一听,不由点头。
  记下名字后,叶少阳又绕坟场走了一圈,再没发现任何疑点,于是回到两座坟前,又磕了几个头,然后招呼小马一起下山回家。
  “那个村长的女儿,也是个法师?”下山路上,小马问道。

  提到这个,叶少阳眉头立刻皱起来,坦白说道:“她用来检验瘟气的法术,是茅山内门法术。”
  小马当场站住,震惊的看着叶少阳,“她不会是你师妹什么的吧?”
  叶少阳摇摇头,“我没有师妹,道风就算再坑,也绝对不可能私自收徒,泄露师门法术,再说他失踪十年了,这丫头今年不过十七八,总不可能几岁就跟道风学习法术吧?”
  “这……”小马用力吸了一口气,瞪着叶少阳,“会不会是……什么茅山北宗?”

  叶少阳颔首,“我也是想到这种可能,所以隐藏了实力,也没有透露身份,就是想暗中调查,免得过早跟她对峙,如果她不是还好,万一是,她也不会承认,一旦有了防备之心,我就很难调查下去了。”
  小马缓缓点头,想了一会说道:“不过看这妹子天真烂漫的,不像是胡威那种人啊……”
  “我看着也不像,但坏人脸上也不会刻字,我只相信调查出来的真相,不相信直觉。”想到自己来山村不过两天,就经历了这么多可疑的事情,叶少阳愈发觉得整件事的背后,一定有着什么巨大的阴谋。
  制造阴谋的是谁?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回到叶军家里,叶军两口子正在院子里晾晒干货,昨晚吃饭的时候叶少阳问过了,牛头山有一种稀有的菌类,算是土特产,当地很多妇女老人平时都会采集出售,叶军两口子就靠收这种磨菇,晾晒成干货,运到城里去卖,收入不菲。
  不过自打闹旱灾后,这种磨菇产量急速下降,两口子也是没什么事做,闲了就清理存货,反正也有些家底,加上农村也没什么消费,倒也闲的起,就当是休假了。 

  叶军夫妻一看到叶少阳二人,立刻问他找旱魃的事怎么样了,叶少阳只好简要的说了一遍经过。
  叶军也是火爆脾气,一听这话顿时火冒三丈,叫嚷起来:“你回来叫我啊,你不方便出面,我去,谁敢扒我老叔的坟,我特么刨死他,我管他是谁!”
  他口中的老叔,就是叶少阳的爷爷。
  叶少阳听了这话,心里很是感动,说道:“二叔,现在的村长叶伯,是怎么样的为人?”
  “你说叶伯啊,他人不错,在村里口碑很好,也办了不少实事,不过办事不够硬气,跟你爷爷当村长的时候没法比。”
  叶少阳又问:“他是怎么当上村长的?”
  叶军叹了口气:“其实叶伯当村长,还是你爷爷钦点的,咱们这山村人口不多,没那么多花花,你爷爷是族长,后来成立村子,每次选举也都是他,当了一辈子村长,按照我们叶家的规矩,每一任族长都是前任退下来时候推举,现在没族长,那就是村长,其实一个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