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58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和这几人通完电话,楚天齐心里五味杂陈,不是个滋味。
  自从星期一从书记办公室出来,楚天齐一连好几天没有踏进那个门,宁俊琦也没有找他,两人连个电话也没打。
  从内心来讲,楚天齐非常想见宁俊琦。当然,平时还是能见到的,比如乡里餐厅,比如院里,只是在那种场合下,只是“楚乡长”、“宁书记”的官方称呼一下,肯定不是楚天齐期待的见面方式。
  楚天齐知道宁俊琦是为自己好,尤其是听过几位党校同学对她的由衷赞美后,他也多少有些后悔,后悔那天在书记办公室有些意气用事,先是和冯俊飞对掐,后又给她甩脸子。他很想当面和她解释一下,或者是道个歉,但他不想现在做。现在自己每天手头没有工作,如果向她说好话的话,那不是屈服于她的“制裁”了吗?他心里多少有些认为她虽是为自己好,却也有用工作要挟自己的意思。
  回来了好几天,竟然没有安排具体工作,这让楚天齐很是不爽。本来可以学习一些东西,可哪能静下心来,尤其有时还会接到电话或别人当面询问,询问自己现在管什么。这些人中,有的人是关心或是随便问问,但也不排除有人是在打探,或有其他什么意思。
  对于楚天齐回来以后,没被安排工作。单位的人也是颇有议论,有一部分人认为他可能要调走或高升,现在正在等合适的位置。也有人单纯的认为,可能是宁俊琦在照顾他,让他好好休息一下,谁让人家是“夫妻”呢?但还有一部分人却不这么认为,他们认为他是要倒霉,在给他唱衰。
  给楚天齐唱衰的人,还有自己的理论根据。他们认为,赵中直调走了,楚天齐一下子就失去了依靠。因为他和赵中直太近了,近的让其他领导不敢随便相信他,尤其新来的县委书记更是如此。而且他们也多少听说了一些他和冯俊飞的隔阂,冯俊飞可是县委冯副书记的“亲儿子”,这就是说楚天齐得罪了目前县里最大的山头老大。新书记不接近,副书记不看好,他楚天齐能有好果子吃?
  唱衰楚天齐的人,这几天又有新发现。他们发现楚天齐不去宁书记办公室了,这又是一个信号,说明他俩之间肯定有矛盾了,矛盾的焦点很可能就是他失宠了,宁俊琦看不上他了。也许宁俊琦本来就没看上他,只是在利用他和赵中直的关系,现在她迫于县里的压力,怕影响她的仕途,肯定要远离他了。“混官场不易,女人混官场更不易,尤其是漂亮的年轻女人混官场更更不易。”这些人八卦的想。

  人们的议论和看法,楚天齐多少也听说了一些。他不相信宁俊琦会是有些人认为的那么势利,但心里也不痛快。他认为正是宁俊琦的“为你好”,才造成了自己现在的被动局面,才成了一些人的谈资。
  这几天,冯俊飞倒是意气风发、满脸喜色,一副趾高气扬的派头,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楚天齐看在眼里,气在心上,恨不得揍那小子一通,但他知道那是不行的,只能在心里暗暗运气。
  想到自己的无所事事,想到他人的议论,想到宁俊琦的关心,想到冯俊飞的挤兑,楚天齐非常烦闷,也很是纠结。他纠结于既想有工作可干,又不想为了工作而低头。同时,内心也失落不已。
  这几天,冯俊飞给人的感觉好像是春风得意,其实他的内心却并非如此。
  赵中直调走后,冯俊飞认为形势对自己非常有利,其实在传出赵中直要调走的消息时,冯俊飞就这么想了。
  赵中直刚调走的那几天,冯俊飞切切实实感受到了形势的变化。在乡里,以前对自己持观望的人,有相当一部分在向自己示好,有的人更是直白的表示了靠拢的意思。冯俊飞有些瞧不上这些人,但他也知道好多人就是这样,所以他没有拒绝这些人的“投诚”,但也保持了一定的矜持。他要用这种矜持,体现自己的份量,让这些人感觉“幸福来之不易”。
  有这么多的“投诚分子”,冯俊飞感觉,自己离大权在握的日子又近了一些。而且,他感觉宁俊琦似乎也低调了好多,不再对自己指手划脚。其实,并不是宁俊琦对他指示少了,而是他冯俊飞去向书记请示少了。

  形势一片大好,冯俊飞在向“大伯”汇报的时候,也反馈了这方面的情况。但冯志国却严肃的告诫他“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不要轻举妄动”。楚天齐觉得大伯太谨慎了,谨慎的都有些懦弱,他从心里不认可大伯的判断,但在口头上还是违心的表示“您说的对”。所以,他一面应付着大伯,一面开始筹划自己对楚天齐的报复方案。他想让楚天齐把人得罪个遍,再丢人丢到家,如果能身败名裂的话,就更好了。

  可是让冯俊飞郁闷的是,当他去和宁俊琦沟通时,却被她以“需要楚天齐这个丨党丨委成员协助一下丨党丨委工作”,给回绝了。而且当时,她还罕见强硬的对自己进行了敲打,让自己一时也不敢与其对着干,弄了个“烧鸡大窝脖”。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周三的时候再一次找了宁俊琦,并把一份文字性的分工报告递了上去,想逼着宁俊琦表态。结果宁俊琦看过后,把报告往抽屉一放,说了句“让我考虑一下,马虎不得”,就把他给顶了回来。
  冯俊飞还不死心,今天上午又找宁俊琦了。来到书记办公室后,他试探着说道:“书记,丨党丨委成员会好久没开了,是不是应该开一次了。”
  “我认为现在没这个必要。”宁俊琦头也不抬的说。

  没想到宁俊琦连“有什么研究议题”都不问,直接给否决了。这让冯俊飞准备好的说辞,也没法说了。只得又说了另一件事:“书记,政府班子现在有很多事需要研究,以前班子成员不全,现在人都齐了,我准备尽快开一次会,你有什么指示没有?”
  听完冯俊飞的表态,宁俊琦很久没有说话,这让冯俊飞不禁心中一阵窃喜,以为宁俊琦没有理由阻拦了。心道:你总不能把手伸的那么长,连政府班子会都不让开吧。只要你让我开这个会,我就有办法让楚天齐出丑,报复他一下。
  宁俊琦终于缓缓的抬起了头:“我说几条意见:第一,现在正是农忙季节,乡里的各项工作都很忙,原则上要少开会、多办事。第二,乡政府现在有几项工作严重滞后,比如和矿泉水公司的合作,到现在都没签订正式合同。比如,药材收购单位到现在也没找到。再比如,今年的蔬菜订单价格、订单份额也不理想。”
  冯俊飞急忙解释道:“书记,这主要是由于郝晓燕、高严刚分管这项工作,还不太熟,可能也是他们的工作能力有限、执行力差吧。”他也不失时机的贬了他俩一下,然后又说,“所以,我才要让楚副乡长尽快分担一部分工作嘛!”冯俊飞自得的把球踢给了对方。
  宁俊琦看似理解的说:“哦,是这样啊。他们的执行力差?”然后话题一转,“要不这样,你亲自抓怎么样?要是实在不行的话,我让楚天齐同志把我这几天交办的工作做完,然后代表我督导一下。冯乡长,你看可以吗?”
  日期:2015-08-06 06:48: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