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1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屈胖三又说道:“另外有一点,在这期间,你们谁要是敢给陆言苦头吃,又或者中途谋害于他,那么我想要告诉你一点,不管你茅山是百年还是千年的威风和基业,我都会让你茅山覆灭。”
  冯乾坤不说话,旁边有一个年轻道人忍不住撇嘴,说好大的口气,小朋友,你知道茅山宗的份量,有多沉么?
  屈胖三眯着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虽然我跟李道子有点儿交情,但这话儿,我说到做到。”
  冯乾坤拱手,说从我个人的角度,尽量。

  说罢,他让刚才说话的那个年轻人带着屈胖三进了村镇,而继续押解我前往刑堂所在的死亡谷。
  刑堂六老身份很高,进了谷中便消失了去,而冯乾坤没有带着我前往上一次居住的殿宇和洞府,而是来到了一处看起来还算是不错的建筑院落来。
  这儿给人称之为养心殿。
  不过走入其中,我方才发现别看这里看守不严,但是外面到处都是符箓和古怪的纹路,一入其中,便能够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
  那种压力是自上而下、由内而外的,虽然身体上并不会感觉到任何不适,但心中却沉重无比。
  进入养心殿的房间,我方才发现这建筑的主体,居然是用铜来铸就的。
  这偌大的一个殿宇,居然是个铜殿,这得多费钱啊?
  真土豪。

  我心中暗自诧异,而进入其中后,冯乾坤解去了我身上的捆仙绳,然后对我说道:“你这几日便留在这里,不得走出殿外,一切饮食用度都会有人送来,有什么需要也可以摇铃;安全方面你不用担心,养心殿中不动刀兵,任何人也奈何不得,而在殿外,随时都有刑堂六老中的三人在此看守,不会有任何人对你干嘛的……”
  我说我并不逃跑之心,你不必威胁我。
  冯乾坤摇头,说我知道你对这一届的茅山有偏见,害怕发生上一次梅蠹的事情,不过我可以跟你保证,你的事情现在受到了无数人的关注,不会有人暗地使手段的——至于事情最终的结果,还需要看长老会的决定。
  他的诚恳赢得了我的好感,我朝着他点了点头,说道:“谢谢。”
  冯乾坤转身欲走,我叫住了他。
  我问了一个问题:“那啥,看你这地方也没有厕所啥的,我要是大小解,那该怎么办?”

  呃……
  突然间谈到这么生活气息的事情,让冯乾坤颇有些难受,他指着殿宇角落,说那里有恭桶,你方便的时候用那个便是了。
  我叹了一口气,说唉,辛辛苦苦一辈子,一夜回到解放前啊。
  冯乾坤离去,关上了铜殿的门,我立刻在这房子里转悠了起来,发现空间倒也不算大,外面有一个厅堂,里面有一个卧室,布置得简简单单,说好听了叫做养心殿,说不好听了,就是一个偌大的牢笼。
  这儿也有窗户,镂空的,上面雕着各式花纹,不过没什么光透进来。

  我来到了里间的卧室,躺在床榻之上,先是行了一遍气,发现艰涩无比,根本就推动不得,知道这儿应该是布得有阵,让人无法行气修行。
  我又尝试着呼唤了一下小红,结果它传来了一丝恐惧,显然是对这儿比较害怕。
  什么也弄不了,我躺在床上休息,闭上眼睛,却怎么都睡不着。
  过了许久,我一骨碌爬了起来,感觉自己胡思乱想,脑袋都快要炸开了去。
  我开始烦躁起来,在殿宇里走来走去,来回走了无数圈。
  过了一会儿,我感觉到背后似乎有人,但是每一次回头,什么都没有瞧见。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幻觉,但是到了后来,我才想起有一个可能。
  那就是有人在监视着我,又或者打量我。

  可能是通过某种法器。
  想到这里,我觉得不能够将自己的情绪表现出来,而这样光坐着又太猛了,想来想去,我跑去摇了铃铛。
  铃铛声一响,没一会儿来了一个小道童,在门外问我有什么需求。
  我告诉他,说能不能给我弄一把刻刀和一堆木料来。
  道童问我要这些干嘛。
  我说打发时间。

  道童不确定,过去问人了,结果没一会儿,那铜殿的门被打开,道童递了一把黑色匕首和一堆乱七八糟的木料过来。
  他说道:“木料是我找到的,刻刀我找不到,这匕首是秦风师叔祖给你的。”
  我说秦风是谁?
  他跟我形容了一番,我才知道是刑堂六老之中那个矮胖个儿的那位。
  道童说这匕首你用完了,记得还我,上面不能让你带兵刃在身的,这一次是秦风师叔祖开了口,你别让我难做。
  我点头,说好。
  大殿的门合拢,而我来到了角落一处地方,将木料都给搬了过来,一开始的时候,我闭上脑海,立刻就浮现出了虫虫的身影来。

  于是我打发时间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雕出了一个虫虫的木像来陪我。
  这事儿我做了不知道多少,所以十分熟练。
  没一会儿,我就已经将那木像雕得惟妙惟肖了去。
  完毕之后,我琢磨起该干嘛。

  想着这事儿的时候,我的目光落在了铜殿的装饰和浮雕之上,这东西是一个建筑,也是一个法阵,上面各种神秘而古老的符文看得让人不觉明厉,认真打量,又有一种深陷其中的感觉。
  我虽然认不出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却忍不住下意识地将其复制出来,并且雕在了木块之上去。
  不知不觉间,一个个的符箓被我分解,最终复制在了木块之上。
  这样手头没闲,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许多,天色也变黑了,我越发困倦,趴倒在地,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睡过去的我做了一个梦。
  这个梦很短,短得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差一点儿都忽略了过去,而等我回味过来的时候,却突然间忍不住一阵狂喜。

  这梦是真的么?
  不可能吧?
  我心中激动不已,而就在这个时候,刚才吵醒我的声音又一次出现了:“掌教真人,犯人就在养心殿中。”
  一个沉稳的男中音说道:“那好,打开,我要见他一面。”
  道童诚惶诚恐地说道:“掌教真人,恐怕不行,刘长老吩咐过,说此犯人关系重大,不允许任何人私会,也不能够私自审问……”
  那人的话语一下子变得冷淡许多,说道:“我也不行么?”
  “这个?”
  听到这话语,道童心中一阵忐忑,不知道如何是好,很快,那男中音变得平缓许多,淡淡说道:“你不用着急,这样,养心殿中无刀兵,我且进去,与他谈一谈,至于这事儿,你可以找刘长老通报一番,如何?”
  道童如释重负,说好,我给您开门。
  说话间,那殿门“吱呀”一声响,然后走进了一个灰袍道士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