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54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耿可能给某些人做过不好的事,那些人拿你们要挟老耿,到时候老耿只能死,才能让他们放心,再说了这些人现在就要转移老耿,你看他现在这么虚弱,能转移吗?他们这是要害死老耿,你还不明白吗?回去后赶紧收拾一下离开中南省,到时候看看情况再回来吧”。丁长生悄声说道。
  丁长生说的是实情,从罗东秋迫不及待的派吴友德来要人,这就说明了一切,这些人已经是把耿长文做了弃子,如果耿长文的家人在中南省,那么他们肯定会以耿长文的家属要挟他,纪委也不会放过他,那么他只能是一死了之,这才能让人放心。
  吴友德狼狈的带着人回到了医院外面的车里,随即给罗东秋打了个电话,将这边的情况汇报了一下,罗东秋长久的沉默,让电话这边的吴友德心里不安,不知道待会罗东秋还会出什么幺蛾子。
  “我知道了,你在湖州先找个地方住下,我再请示一下我父亲吧”。罗东秋只能是这么说。
  犹豫良久,罗东秋终于是敲响了罗明江的卧室门。
  “谁啊?”罗明江好容易才睡着,所以语气里很恼火。
  “爸爸,是我,我想说点事”。罗东秋在门外说道。
  罗明江一愣,意识到可能出事了,不然的话儿子不会半夜睡不着敲自己的门,于是起身穿了一条大裤衩出了卧室的门,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看着面前的儿子,气不打一处来。
  “说吧,又出什么事了,要老子帮你擦屁股”。罗明江不满的说道。

  “爸,这事还真得您出面不可,我的人被省纪委的人给扣了,现在正在湖州呢,这个人对我很重要,跟我时间不短了,我的很多事他都知道,我担心省纪委的人目标不是我,而是您”。  罗东秋说道。
  “你说什么胡话呢,和我有什么关系?你到底惹什么事了?”罗明江脸色一变,皱眉问道。
  “我们家的一些事,不适于我出面的,都是跟着我帮我办的,现在省纪委的人扣住了他,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罗明江可恨老头子后知后觉,自己都说的这么明白了,还这么糊涂。
  “东秋,你和我说,到底有多大的事,要是一般的事,你也不至于紧张成这个样子吧?”罗明江说道。
  “嗯,在省城和湖州因为拿地的问题,他替我处理过不少事,说实话,这些都是违法的,还有就是湖州有个富商,想挤出点东西来,也是耿长文办的,但是这事都是我让耿长文去做的,所以,我担心他一旦落到省纪委的人手里,这事就没那么简单了,而最后的目标肯定是打击您哪”。  罗东秋继续说道。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去吧”。罗明江沉吟片刻,说道。
  罗东秋无奈,只能是出了家门,他这个时候肯定是没心思睡觉了,他不知道老爷子能不能拦下这件事,如果拦不下,那自己在国内肯定是没办法呆了,现在最好的方式就是死无对证,可是耿长文,目前来看应该还活着,想到这里,罗东秋又给蒋海洋打了个电话。 
  “情况怎么样?”罗东秋急促的问道  。
  “很不乐观,医院围得水泄不通,林志生的人也不进不去,但是吴友德也被拦下来了,听说是被丁长生拦下的,这个家伙终于是挡了我们的大道了,罗少,你想怎么办?”蒋海洋问道。
  “我已经知道了,吴友德那边不顺利,家属见了耿长文了,可是耿长文依然是昏迷的,要是死了就好了,就这么半死不活的让人担心啊”。罗东秋不无恨意的说道。
  “目前看来是没有这种可能了,林志生那老东西也不敢过问这事了,生怕被牵扯上”。蒋海洋说道。 
  “你在湖州等我吧,我这就去湖州找你”。罗东秋出了省委家属院的门,小声说道。
  这一夜,在罗东秋走后,罗明江就没再睡着,反复想了一夜,自己到了这个地步,按说该知足了,家业也够大了,据他所知,罗东秋这些年在自己的地盘上划拉的钱够吃几辈子了,也该想想自己的退路了。
  本来他是可以给李铁刚打个电话的,也就是打个招呼的问题,让李铁刚放过耿长文,这也是可能的,虽然李铁刚很可能会怀疑自己,但是却不至于抗命不遵,可是那样一来,自己就再也没有退路了,而且就这件事,李铁刚可能会听自己的,但是却可能尽快的汇报给上面,到时候自己屁股后面的尾巴可就由无形变成有形的了,还不是被人一抓一个准。

  “东秋,我想了,你不要在国内呆了,尽快出国吧,你不是都已经办好护照了吗,国籍都不是中国国籍了,你还在国内混个什么劲,趁着没人拿住你的把柄,迅速给我消失”。在天亮时,罗明江给自己儿子打了个电话说道。
  “可是,爸爸,国内很多资产都没处理完呢?”罗东秋接到罗明江的电话,正在和蒋海洋商议怎么将耿长文的风险降低到最低呢,没想到父亲来了这么一出。
  “你先走,那些东西可以委托他人做嘛,你要是不走,我怕来不及”。罗明江沉声说道。
  “我知道了,我会尽快走的”。罗东秋无奈的说道。

  蒋海洋心里一惊,看着失魂落魄的罗东秋,已经猜到了八成,看来罗明江是不愿意插手自己儿子的事了,其实上一次罢免司南下时的书记办公会上,罗明江就有一种无力回天的感觉,这一次,这种感觉再次来临,让他感觉到很累  。
  “老爷子怎么说?”蒋海洋明知故问道。
  “海洋,看来我们为之奋斗的世界要改变一下了,我父亲说这次他可能拦不住这事了,要我走,怎么办?要不然我先走,你留在国内帮我处理一下生意上的事,耿长文不知道你的事,你没有危险”。罗东秋说道。
  蒋海洋禁不住开口要骂娘了,我靠,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怕耿长文咬出来,我也怕啊,虽然我和耿长文没多少交集,但是你的很多事我也参与过,再说了,耿长文到底知道多少,他们逮不到你,会不会把你的事都按在我身上,这都是未知数,我在国内没危险,罗少啊罗少,你这是用脚后跟想出来的办法吗?
  “罗少,绝对不行,你走了我也害怕,不如这样吧,我们都委托其他人,我和你一起走,到了国外也有人陪你喝酒聊天嘛”。蒋海洋断然拒绝了罗东秋的委托。
  天亮了,麻丨醉丨药的麻丨醉丨劲也过去了,耿长文终于醒了过来,看到的是丁长生就坐在床前不远的地方。
  “你怎么在这里?”耿长文声音低微的问道。
  “我要是不在这里,你早就见阎王了,不要紧,肠子被打断了,那女的没跑,逮住了,你感觉怎么样?”丁长生挪过椅子,坐在他的床前,问道。

  “你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你我都是干这一行的,所以其他的客气话就不要说了,你到底想怎样吧?”耿长文虚弱的回答道。
  “很简单,我想知道关于罗东秋和蒋海洋的一些事,能告诉我吗?对了,你老婆来看过你,看样子是有人想托她给你带个话之类的,但是被我阻止了,不知道还会不会再来,我告诉她,如果想要你活着,就走的远远的,过个一年半载的再回来”。丁长生笑笑说道。
  耿长文显然很愤怒,但是愤怒的情绪有传染到了身体,身体一紧张,伤口处疼得厉害,不由得呲牙咧嘴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