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548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检查什么,我是省公丨安丨厅的吴友德,不认得吗?”吴友德还没进门,就摆出了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

  罗东秋的意见很简单,就是把活着的耿长文带回省城治疗,理由当然是省城的医疗条件更好了,但是这一路颠簸,耿长文要是不死,那才叫奇迹呢,对于这里面的猫腻,吴友德岂能不知道。
  “对不起,吴厅长,我们在执行任务,必须都过安检”  。执行第一道安检的人是刘振东,对于吴友德,他开始没认出来,但是随即就认出来了,可是丝毫没给他面子。
  吴友德急于见到耿长文,想知道耿长文的具体情况,所以懒得和这些底层的人计较,按照规定过了安检,带着耿长文的家属进了医院走廊,可是这里依然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此时齐一航刚刚起来,想要接替丁长生,看到是吴友德来了,心下一惊,猛然觉得这事要遭。
  此时丁长生正在换防护服,看到齐一航看着走廊尽头发愣,换好衣服就出来了,也看到了走廊尽头走进来的这三四个人,看着第一个人很面熟,但是一时间没想起来这是谁,直到走进了才想起来,这人好像是省厅的吴友德副厅长,这个时候他怎么来了?
  “齐主任,耿长文的情况怎么样?”吴友德当然认识丁长生,但是他只和齐一航打了个招呼,选择性的忽略了丁长生的存在。
  丁长生不以为意,退后一步,想看看这个家伙到底要出什么幺蛾子。

  “还可以,手术很成功,只是要观察一段时间,吴厅长来,是……”
  “听说耿长文同志受伤,我很痛心,作为一个市局的局长,在执行任务中还这么拼,说实话,我很感动,受厅里委托,所以过来看一下,另外,湖州的医疗条件肯定是不如省里了,所以,我建议立即转院到省里治疗,这样能恢复的好一点”。吴友德一来就摆明了自己的立场,那就是要带耿长文走。
  “这个,吴厅长,有些事你可能不知道……”齐一航想要阻止,但是话没说完,就被吴友德打断了。
  “齐主任,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这是公丨安丨系统内部的事情,即便是有些事不好说,还有厅纪委呢,而且这是省委罗书记的意思,要不然我也不会这个时候赶过来”。吴友德说道。
  在一旁没说话的丁长生算是听明白了,吴友德这是来抢人的,而且还是带着大领导的命令来抢人的,齐一航很为难,先不说耿长文经不经得起长途跋涉,看来是有人想要耿长文的命了,什么转到好的医院去,这都是幌子,这愈发的让丁长生他们明白,耿长文恰恰是某些人的命门,既然抓到了对方的命门,岂能有轻易撒手的道理。
  “丁主任,你看呢?”齐一航这家伙也是老奸巨猾,一转脸问丁长生该怎么办,这不是摆明了要让丁长生做恶人吗?
  吴友德岂能不知道这是齐一航在转移矛盾,你是主任,丁长生是副主任,你说放人,丁长生还能拦着?
  但是吴友德不知道丁长生的脾气,要是齐一航敢放人,丁长生还真是会拦着,齐一航这时把话递到丁长生这里来,可谓是天衣无缝,他的意思很简单,我虽然是主任,但是还有个副主任在这里呢,我总不能一手遮天吧,还是要征求一下副主任的意思的。  
  “拿来吧”。丁长生上前一步,向吴友德伸手道。
  “什么?”吴友德一愣,不明白丁长生到底什么意思,问道。
  “命令啊,你不是说你是奉命来的吗?你总得给我们留下一点白纸黑字的东西,不然的话,我们也不好向领导交代”。丁长生气势平缓,不急不躁,但是却出言到位,既没有为难的意思,也没有不服从的意思,要一个命令,这是很平常的举动,也是人之常情,不然的话大家都不好交代。
  “你的意思是罗书记让我办什么事还得给我写个条子了?丁长生,你太过分了吧?”吴友德恶狠狠的说道。
  “吴厅长,你要想明白,你是省厅的,我是省纪委的,你不领导我吧,你也不是我的领导吧,我的领导是省纪委书记李铁刚,我对他负责,我和你说不着,你来找我们要人,一句话就想把人带走,二指宽的条子没有一张,你这是在欺负我傻吗?”丁长生上前一步,盯着吴友德问道。()
  “你,你这是怎么说话的?”吴友德年纪不小了,平时还有心脏病,被丁长生这么言语相激,瞬间就感觉到心口发闷,赶紧从兜里掏出药丸倒出来几粒塞进了嘴里  。

  齐一航吓了一跳,伸手拉了一下丁长生,示意他不要这么激动,万一把吴友德气的死在医院里,这可就有好戏看了,到时候有理也变成没理了。 
  “没事,这里是医院,死不了人”。丁长生毫不理会齐一航的暗示,出言更加的肆无忌惮,这让吴友德很是无语,传言丁长生是个刺头,看来果然是个刺头,不但是个刺头,还是个混蛋。
  “你的意思是不放人了呗?”吴友德又问道。
  “我没说不放人,我的领导是李书记,你去找李书记,或者是让大领导去找李书记,我就放人,带着命令来,书面的,不要口头的,现在这年头,谁相信谁呢?”丁长生微微笑道。
  吴友德理解为这是丁长生对自己的讽刺,但是没办法,自己确实是没有所谓的命令,人家说的很正确,哪怕是打个电话也行,但是罗明江会给丁长生打个电话?开玩笑吧,要打罗明江也会和李铁刚联系,丁长生算个球啊。
  “那好吧,你等着,会有命令来的,不过,这是耿长文的家属,她想见见自己的丈夫,这不过分吧”。吴友德不得已使出了最后一招,并且给耿长文的老婆使了个眼色,该说的路上都已经交代了,就看这个女人的了,只是吴友德不知道,耿长文到现在都在昏迷,他老婆就算是进去了,也无济于事。
  “好,既然是这样,我陪你进去”。丁长生看了看这个老实巴交的女人,同意道,心想,我跟着你进去,我看你能使什么幺蛾子。

  吴友德无奈,这是在人家的地盘上,自己做不得主,最为关键的是对方是省纪委的人,李铁刚什么脾气秉性吴友德是知道的,所以既然丁长生这么强有力的阻击,自己尽了自己的职责也就完了,剩下的事那是罗东秋的事,自己已经是尽力而为,既然做不到,那么没办法。
  耿长文的老婆就是个家庭妇女,穿上防护服,进了监护室,就想要到耿长文的床前去看看,但是被丁长生拉住了。
  “他现在刚做完手术,不能活动,还没醒过来,你在这里看看就行了,另外,我警告你,不管那些人来的时候和你说了什么,我都劝你赶紧悄悄离开中南省,到一个他们找不到你的地方,不然的话,你们家老耿必死无疑”  。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耿长文的老婆大吃一惊,来的时候那个吴厅长的确是让自己给自己家老耿带话,让他把嘴巴闭紧了,否则的话,小心他们家里人,怎么这个姓丁的什么事都知道。
  因为他们两人此时背对着外面,所以他们俩说完也没人听见和看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