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547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吴,有这么个事,要麻烦你走一趟,耿长文你还记得吧,那是你的兵,现在在湖州被省纪委给扣住了,你得要回来,绝不能让省纪委的人带走,不过他现在伤很重,决不能让活着的耿长文被省纪委的人带走,这也是我父亲的意思,对了,我父亲就在旁边,你还要不要和他说话?”罗东秋语气低沉,但是却不容置疑,最为让吴友德挠头的是罗东秋居然摆出了省委书记罗明江,这就是以势压人了。

  借吴友德一个胆子也不敢再向罗明江求证,人家领导让自己的儿子给自己打电话,这本身就意味着这件事不好出面,自己要是亲自求证这件事,这就是不给领导面子,即便是办成了这事,估计人家也不会记你的好。
  “罗少,这事办到什么程度,是把耿长文带回来吗?”
  “你带着你们厅纪委的人去,耿长文是你们系统的人,即便是有违法乱纪的地方,那也是你们厅纪委的事,他一个小小的地级市局长,用得着省纪委的人大动干戈?对吧,最好带着耿长文的家属去,耿长文受伤了,他家属去看看也是应该的,让他家属警告耿长文,闭上嘴巴,不要乱讲,否则有他们一家人的好看”。 罗东秋语气严厉的说道。
  “好吧,我明白了,我这就出发”。吴友德无奈的从床上爬起来,又联系了了自己的司机,再找了耿长文的家属,这一来一去就耽误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等到吴友德出发时,蒋海洋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林志生当然知道自己这个纪委书记是怎么来的,更为要紧的是蒋海洋居然许给他湖州市局的局长位置,这让他很是兴奋,当接到蒋海洋的电话时,本来已经打算休息的林志生立刻起身,到蒋海洋入城的路口等着蒋海洋去了。
  丁长生看着裹得里三层外三层的耿长文,心里也很担忧,但是现在已经是无能为力了,就看耿长文自己的生命毅力了,如果挺过来,也就挺过来了,如果真的挺不过来,那谁也救不了他了。
  正在犯愁的丁长生听到有人敲玻璃的声音,回头一看,是唐天河在外面向他招手,于是起身出了重症监护室的外间,到了走廊里。

  “兄弟,有重大发现,你们纪委移交给我们的女孩交代了不少事情,不过,我觉得这事很蹊跷,她说是有人绑架了她,从北原绑架来的,具体干什么不知道,但是她听里面这位躺着的人说好像是她母亲不听话之类的,你前阵子不是撞了一个女人嘛,我记得也是北原的,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牵连?”唐天河问道  。
  丁长生一怔,这也太巧了吧,可是自己现在不能离开这里,要不然就随着唐天河去问问那女孩了。
  “唐局,这事事关重大,那个女人就在医院里,叫杜悦,再审一下那个女孩,看看这个杜悦是不是她母亲,奶奶的,我怎么觉得这事透着蹊跷呢,这两人和耿长文又有什么关系?”丁长生扭头看了一眼重症监护室里的耿长文,心下更加的疑惑了。
  “那好,我这就去”。唐天河也知道丁长生不可能离开这里,所以就先走了。
  林志生终于接到了蒋海洋,林志生上了蒋海洋的车,俩个人一起向城里开去。
  “到底怎么回事?打听清楚了吗?”蒋海洋问道。
  “耿局是被一个酒吧女打伤的,现在已经做完了手术,手术很成功,好像现在正在监护室里呢,如果挺过二十四小时就没事了”。林志生汇报道。
  蒋海洋听到这话,狠狠的拍了一下方向盘,这就是他和罗东秋最担心的事情,如果耿长文死了,这事就结了,但是现在看来,复杂的很了。
  “老林,那些守卫的人里面,有你的人吗?能进去接近耿长文吗?”蒋海洋问道。
  林志生一愣,随即就明白了蒋海洋的意思了,心里不禁一寒,这种杀人灭口的事情总会让人联想到自己,假如有一天自己也到了这个地步,会不会遭到一样的命运。
  “他们防备的很严格,核心的地方根本进不去,除了局里的人外,大量的防卫力量都是从基层抽调的,那些人我都不认识,我这些消息都是通过一个原来的老部下打听的,但他只是外围的人,根本不可能接触到核心地带。
  猜到了蒋海洋的意思,林志生赶紧把自己撇清,虽然当官很吸引人,但是保命却是活着,命都没了,还当个屁的官?
  “老林,有时候富贵险中求这句话还是有道理的,现在就是这样,罗少是不会忘记你的功劳的,所以,我希望你能竭尽所能把这件事办好”。  蒋海洋岂能不知道林志生的小心思,所以出言敲打他道。
  “蒋少,我明白,我会尽我的最大能力的”。林志生语言僵硬,到了市区,林志生下了车,蒋海洋继续开车前行,一直到了自己在湖州的别墅后,这才停下车,但是却没有立即下车。
  他也在衡量,从罗东秋的口气看,这次他是真的遇到麻烦了,要不然不会那么气急败坏,他一直都说自己沉不住气,没有大将风范,但是现在看来那是因为事不到自己头上,真的到了自己头上,谁都没有那个定力了。
  耿长文到底知道罗东秋多少事?他到底为罗东秋办过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事情,这都没人知道,连自己都不知道,看来耿长文这次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蒋海洋站在别墅的院子里,看着周围黑漆漆的一片,一时间有点意兴阑珊了,罗东秋是他的最大靠山,罗家也是他们蒋家最大的靠山,如果罗家倒了,那么那些人是不是会放过蒋家,这还真是很难说。  
  想到这里,蒋海洋没有进别墅,而是一屁股坐在了门口的台阶上,摸出手机,找到一个号码,打了出去。
  “喂,是阮文哲先生吗?我是蒋海洋”。
  “蒋先生,您好,这么晚了打电话,是不是有好消息?”阮文哲在那头笑着问道  。
  “对你说的那个投资项目,我很感兴趣,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们倒是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蒋海洋说道。
  “那感情好,不过我刚回湖州,这样吧,我明天一早赶往省城和你面谈怎么样?”阮文哲大喜道。
  “不用了,我因为有些其他的业务,正在湖州呢,这样吧,明天我们约个时间到湖天一色度假村谈吧,到时候我们再联系,怎么样?”蒋海洋说道。
  “那好,我静候蒋先生的佳音”。阮文哲很高兴的挂了电话。
  阮文哲当然就是林春晓的前夫,他带着一顶阿联酋部落酋长女婿的帽子来国内找投资,他以前任职的航运公司是个大国企,所以对这些官二代富二代的腰包还是了解的,而且这些人一般都是钱多人傻,他这次就是想着将这些人的钱引到中东的沙漠去,这样一来,那里的黑金就有了重见天日的可能,再通过这些官二代倒爷将原油倒进国内,当然了,这不是走私,而是通过他们的能力搞到手续,堂堂正正的把原油卖进中国。

  蒋海洋想的很好,如果罗家倒了,那自己在国内是呆不下去的,语气到那个时候抓瞎,还不如现在就开始未雨绸缪,想到这里,蒋海洋感到事情很急迫,一来还得防着被罗东秋知道,二来要抓紧转移国内的财产,就连自己住的这栋别墅,恨不得明天就卖了它。
  罗东秋当然不会知道蒋海洋此时已经准备撤摊子了,还在一个劲的打电话催促正在路上的吴友德快点,到了以后立刻给自己回电话。
  “罗少,我已经到了医院了,待会会和你说这里的情况,我先进去了,待会聊”。吴友德看到了,从医院门口就开始检查了,现在是晚上,到医院的人不多,所以主要是进入医院的,挨个检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