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713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大急,道:“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法愚摇头道:“这种事不像你老婆怀孕,小心一点就能提防小产,气运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你根本不知道它在哪里,又什么时候来到,你怎么提防?”说完看向宋朝阳,安慰他道:“还是要保持一颗平常心。其实你能有现在的高度,已经很可以了,应该知足了。”

  宋朝阳脸色变幻,皱眉道:“大师,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
  法愚摇摇头,道:“不知道,但我能算出来,你是一个上位之人。你年纪轻轻已经达到这种高度,非常难得,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就因你这次上来的太猛太快,所以耗光了气运,再也没有气运可以乘驾,所以未来的龙门你已经跃不上去了。”
  宋朝阳听得面色惨白,失魂落魄,良久良久没有说话。
  李睿想要劝他几句,可当着法愚的面也不好说,只能暂时作罢,忽然想到什么,探手过去,从法愚手里抢过那支签子,一看是中下签,倒也不算太坏,凝目看向上面的签语:梅花冻雪抖芳菲,江上渔翁把钓飞;夜静水寒鱼不饵,满船空载月明归。

  他细读了几回,觉得签语里的关键要落在“满船空载月明归”上面,是不是预示着,老板将会在最辉煌的时候捞个空,一无所得?
  法愚对他道:“施主,你这回来是补上之前随缘的吧?”
  李睿翻了个白眼给他,心说大师,你好歹也是个得道高僧,能不能不要那么市侩啊,眼里就只盯着钱,这样好吗?难道咱们就不能心平气和的坐下来交朋友吗,然后你把你的周易卦术都教给我,大家一起到处装X,多好啊。
  宋朝阳忽然问道:“大师,你们这里哪有洗手间啊?”
  法愚指了指门口,道:“从小门出去,往西南去,有个厕所。”
  宋朝阳哦了一声,对李睿点头示意,转身往门外走去。
  等老板一走,李睿马上兴奋的说道:“大师,你看这样行不行,你不说我不是你将来的那个徒弟吗,没关系,我可以不做你徒弟,咱们平辈论交,交个朋友好不好?你也不用把你的周易卦术传给我,只需点拨点拨我,跟我……”
  他话还没说完,法愚就开始摇头,道:“施主,我不妨告诉你一句大实话,不是我不愿意教你,实在你不是那块料。周易的神奇玄妙之处,普天之下能够明白的人不会超过一只手去,简直比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还要更难理解,你根本理解不了。所以啊,贫僧要劝你,要想开一点啊。”
  李睿听了惟有苦笑,这个死秃驴还真是无所不知啊,连相对论都知道一点点,他到底是什么变的呢?却还不死心,道:“那……一点通融的机会都没了?”法愚坚定的摇头。李睿叹了口气,道:“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强求了。好吧,我死心了。走吧,带我去刷卡结账。”法愚不满的说:“不是结账,是随缘。”李睿苦笑道:“嗯嗯。”心里却想,什么他妈随缘,对老子来说不就是结账?法愚忽然纳过闷来,道:“谁告诉你我这里能刷卡的?”李睿呆了下,骂道:“靠,我来的时候可没取钱。”

  法愚瞪眼看着他,仿佛要从他脸上发现他打算赖账的蛛丝马迹。
  李睿道:“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不会赖账的,你要在菩提寺挂单多久?我下次拿给你行不?”法愚点头道:“行,不过刚才这位的随缘怎么算?”李睿道:“也算我头上好了。”法愚道:“其实你不给我你那份钱也行。”李睿奇道:“真的假的?”法愚道:“当然是真的了,你给我介绍老板过来就行了,介绍两个,我就免了你的随缘。介绍多了,我可以考虑跟你做朋友。”李睿脸色古怪的看着他,道:“我怎么看你越来越像神棍呢?”

  回城的路上,宋朝阳一言不发,脸色有些凝重。李睿少不得劝慰他一番。
  宋朝阳今天下午之所以来拜访法愚,就是为了排遣心情,哪知道见过法愚之后,得知未来气运将散,心情变得还不如来时候好了呢,不过他也不愿意当着李睿的面表现得太悲观失落,因此听了李睿一番劝后笑道:“其实我没往心里去,谁知道这个胖和尚算得有没有那么准呢?这种东西,信则灵,不信则不灵,我就不信了,我的官运会由气运掌握,而不是由我自己来掌握?我上有省领导重用提携,下有你们这些干将辅佐,脚踏实地,开拓进取,创出一番业绩,到时候政绩在手,会升不上去?哼哼,怎么可能?!”

  李睿心说你能这么想是最好,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法愚预言成真,自己这位老板再也不能上升,可却也不会下降啊,至少还能保持正厅级的水平下去,这样也不是不能接受,毕竟十万个领导干部里面才会出一个省级干部,能到厅级已经是幸之又幸了,没什么不能接受的,又想,自己要不要带岳父吕舟行与舅舅杜民生过来,让法愚给算上一卦?
  宋朝阳忽又嗤笑道:“其实我本来就不该来的,我又不迷信,是个无神论者加唯物主义者,怎么会信这种无稽之谈?要是市长于和平还差不多,他不是喜欢迷信嘛,他应该来的……”
  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李睿心头一动,对啊,于和平那只老狐狸最讲迷信了,其实应该带他来找法愚算卦,可惜自己跟他关系不好,要不然自己可以作为中介带他过来算卦,然后狠狠的宰他一刀,想到这忽然又想到,哎呀,老狐狸迷信,而法愚算卦又准,那自己能不能利用这一点,设计对付老狐狸呢?当然,并不是主动的进攻他,而是防御性的进攻,想办法通过法愚找到他的破绽与罪证,自己握在手里,只等以后他对自己对老板下手了,自己再拿出来当作杀手锏反击过去,想到这里,感觉这件事大有可为,倒是可以好好考虑一下,趁法愚还在青阳挂单,一举拿到老狐狸的罪证。

  回到市里的时候还早,刚刚三点多,但宋朝阳已经不想去市委加班了,让李睿直接送自己回了青阳宾馆贵宾楼,打算休息一会儿,等差不多五点的时候,就可以喝晚上那次中药了,喝完再待会儿也就该吃晚饭了,而今天这一天,也就这么着过去了吧。
  “如果法愚算出来的都是真的,那我现在再怎么瞎折腾,出再多的政绩,也是没有任何用处。既然如此,也就没必要那么拼了!”
  宋朝阳说到底还是信了法愚的语言,没办法,法愚之前给李睿以及那三个女子算卦时所表现出来的精确,已经结结实实的震撼了他,他想不相信法愚都不行,哪怕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个无神论者与唯物主义者,可心里还是信了,也因此,开始产生消极颓废的情绪。
  李睿把他送到房间里面,出来后下到一楼,嘱咐新任的大堂经理,让她告诉后厨,这几天给宋朝阳做的菜肴里面,注意多用一些补血补气的食材,好把他之前失的血给补回来。

  其实这事他昨天就该交代给李晓月的,可惜当时没想到,不过今天再说也不算晚,毕竟食疗膳补也不是一天两天可以见效的,早一天晚一点的也没什么分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