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712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三个女人走后,宋朝阳当先走进殿里,问法愚道:“大师,你刚才说那个少丨妇丨是半个男人命,又说她有半个男人,是什么意思?”
  法愚看着他,只是不言语。
  李睿走上前道:“大师,这是我一个大哥,今天慕名而来,想见识见识你算卦的本事。”
  法愚这才笑着对宋朝阳点点头,解释道:“按理说,我不该随意泄露他人**,不过你们既然撞在一起,听到了她的命数,也算有缘,那我就告诉你吧。你没看出来嘛,她是个被人包一养的贰奶。”宋朝阳听后脸色一变。
  李睿惊奇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往门外望去,已经瞧不见那少丨妇丨了,回头看向法愚,道:“你……你居然连她是贰奶都能看得出来?”法愚摇头道:“看也能看出来,但是不准确,还是卦上最准。她有半个男人,就是说,那个男人不是她的,只有一半可以给她,另一半呢,自然是给老婆的,所以她就是一个贰奶。”
  宋朝阳叹服不已,又问道:“最后一个丫头,你连追她的人里面最穷的那个小子最有本事都能算出来,这也太神奇了吧?”法愚谦虚一笑,道:“施主谬赞了,雕虫小技,何足道哉!”
  宋朝阳在来之前,对李睿介绍法愚算卦之神的说法并不太信,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来的,可刚刚目睹了法愚为三女算卦且全中的事实之后,又哪能不信?此刻又惊又佩的打量着他,委实不敢相信,这么一个看上去像是酒肉和尚的家伙,居然能算得那么准,全中国又有几个这么厉害的家伙?一时间心情激荡,只想好好的跟他结交一番。
  李睿叫道:“不行,法愚大师,我要拜你为师,你收下我当徒弟吧。你这一手实在是太玄妙太神奇了,我就是倾家荡产也要学到这一手。”法愚摇摇头,认真的说:“施主,我给自己算过一卦,我将来会收一个徒弟,但这个徒弟并不是你。他将会继承我的全部衣钵,包括我的周易算卦之术。”李睿惊道:“原来这就是周易!”法愚道:“然!”李睿说道:“可周易好像不是佛教的理论吧?”法愚笑道:“当然不是。我只不过是用它来给寺里创收而已。”李睿惊得笑了出来,道:“有没有搞错,你为寺里创收?”

  法愚道:“当然啦。我们清凉寺里养着那么多和尚,没人赚钱养家哪行啊?要不然我也不会下山云游天下啊,就是创收来啦。”李睿笑道:“我虽然没去过传说中的五台山清凉寺,也知道它是一座大寺名寺。背靠这么一座名寺,光是卖香就够你们赚的啦。”法愚叹道:“指着烧香可不行,现在香卖得太贵,肯做冤大头的人又实在太少。”李睿哈的笑出来,道:“原来你们自己也清楚这一点,那降价啊。”法愚仍旧摇头,道:“降价反而更没人烧香了。”

  宋朝阳在旁面带微笑听了一阵,这时说道:“大师,为我算一卦好嘛?”
  法愚还没说什么,李睿却吓得心头一跳,差点没把胆吓破,好嘛,如果他要算卦,那法愚算的时候少不得要把他家人譬如他老婆孙淑琴的命也算出来,要是算出孙淑琴背叛了他,那自己可就危险了,想到这心如火焚,只想劝阻他不要算,却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只急得后背上冒出一层冷汗。
  蓦地里,他灵机一动,想到一条还算不错的理由,对宋朝阳低声道:“他这儿可黑了,算一卦动辄数千上万,您还是别……”宋朝阳一摆手,笑道:“无妨,只要算得准,贵一点也没事,你不也心甘情愿付那八千多的卦资吗?”
  这下李睿算是没话说了,只能心里暗暗祈祷,法愚千万别算到孙淑琴头上去。
  法愚把签筒递给宋朝阳,示意他抽一签。

  宋朝阳伸手到竹筒里,只一下就抓了个签子出来,根本没有考虑与犹豫。
  法愚接过签子看了看,眉头忽然皱起来。
  宋朝阳以为有什么大凶之事,吓得心头一紧,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嘴,真怕有什么坏事从他嘴里说出来。
  李睿更是做贼心虚,以为法愚算出孙淑琴出轨的事来了,吓得嘴都张开了,生怕法愚一张嘴就说到孙淑琴,此时心里头别提多后悔了,自己干什么一时嘴贱,跟老板说法愚的事,这倒好,把他带过来反倒要给自己添乱子了,不过心里也在暗暗安慰自己,孙淑琴与自己只有肌肤之亲,并未有出轨事实,相信法愚也算不出来。
  法愚出口说道:“施主现在是大福大贵之势,然则未能盈久,怕是三四年后,就要……”说到这欲言又止。宋朝阳紧张的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失声道:“就要怎么了?”法愚道:“就要气运消散了。”宋朝阳脸色骇然,愣了下问道:“消散会怎样?”

  李睿听法愚提到的是气运,这才算是松了口长气,帮腔道:“是啊,消散会怎样?”却没意识到,自己这话跟老板的问题一样,都是废话。气运消散了会怎样,还用问吗,自然是官运到头了呗,不是折戟沉沙,就是再无寸进,从此混吃等死。
  法愚道:“气运消散,你的好运也就到头了,从此再无上升之力。”
  宋朝阳面色瞬如槁木,嘴巴大张,口唇哆嗦,心情低落的完全说不出话来。
  连普通老百姓都在乎个气运之说,何况是官场中人?又何况是宋朝阳这样年纪轻轻已经位居高位的正厅级领导?不夸张的说,法愚说他气运消散,就等同于是判了他官场生命的死刑,可想而知他心理受到的冲击会有多大。

  宋朝阳之前还自以为,自己深受省丨党丨委书记黄新年看重,再在青阳市委书记任上干出点政绩来,等一届过后,自己就能高升到省里当副省长去了,自此成为省里最年轻的副省长,声势显赫,风光一时无两,可现在听法愚这么一说,上升就此没戏,这辈子也就是个正厅级领导了,真是又惊又怕,又气又恨,心里难受的都要流血了。
  李睿作为他的秘书,听到这个运势也是不能接受。虽说三四年之后,宋朝阳早已经把他下放到基层锻炼能力去了,但并不是说主仆情谊就此消逝,反而两人之间的门人弟子关系更加深厚了,宋朝阳不仅不会放手不管他,还会通过各种渠道照顾他培养他,等把他培养成才以后,宋朝阳以后也能得到有力的依仗,甚至在未来退休以后,还能通过他来延续手中的权力。
  而在李睿这边,虽然他有岳父吕舟行、舅舅杜民生这些亲人可以依靠,另外还有高国泰、徐庚年这些忘年交可以依仗,却也希望老板宋朝阳走得越来越远,爬得越来越高,那他作为宋朝阳的门人弟子也能受到更多的关照,身在官场,谁嫌可抱的大腿多啊?可万料不到,就在现在,法愚居然一口道出了宋朝阳的可悲未来,也就预示着他将要失去一个强有力的依仗,他自然不能接受了。
  他急赤白脸的问法愚道:“大师,可有什么破解之道?”
  法愚看向他,摇头道:“命可以改,运不可改。你听说过逆天改命,可你听说过逆天改运吗?气运是改不了的啊!如果气运可改的话,我们就不是人了,是神,是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