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543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李铁刚的回答也是简短有力道。
  “是关于湖州市局局长耿长文的,材料电子版稍后发到您的邮箱里,请示下一步怎么办,这些材料都已经核实过,属实,有证据,有证人,有当事人,都可以证明”。丁长生继续汇报道。
  “好,我看看材料,你等我电话吧”。李铁刚说完就挂了电话。
  李铁刚看完邮箱里发来的电子版材料,沉思不语,起身倒了杯茶,坐进了沙发里,抓还是不抓,办还是不办,这都是个难题。
  耿长文是罗家按在湖州的一根钉子,这一点他是知道的,作为纪委书记,哪些案子该办,哪些案子不该办,哪些案子适合大干,哪些案子适合悄悄的干,他心里都有数  。
  这个耿长文是罗家为了弥补后蒋文山时代罗家的湖州的力量布局而安插进去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下一步很可能是提拔为副市长了,只是这样一来,带病提拔的话,可能吗?
  这是一个机会,将罗家势力彻底清除出湖州的有利时机,但是到底该怎么办还得自己拿主意啊,这个时候他想起了邀约他喝茶的省委副书记朱明水了,不知道这件事朱明水会怎么看?
  他想起朱明水说过,要先扫外围,慢慢的渗入到骨子里,如果一上来就开始啃骨头,很可能会被崩掉牙,罗家,在中南省捞的够多的了,要是继续捞下去,会把更多的钱都捞到他们一家人的腰包里。
  市场经济,每个人都明白,没有比自己腰包里有钱更加的重要了,所以不论官职高低,共同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捞钱,官职是暂时的,只有钱才是永久的,这就是心照不宣的秘密。
  “下午我会让齐一航过去,你们配合,我会给司南下打电话,这件事一定要做的缜密,不能出任何的纰漏,一旦出了差错,后果会很严重,明白吗?抓到人后,不要押到省城来,直接拘押在湖州即可,齐一航负总责,你配合,明白吗?”过了半个小时,李铁刚打来了电话,虽然是意料中的,但是对于李铁刚的雷厉风行还是佩服之至的,对付耿长文这样的人,就得快刀斩乱麻,否则就会错失良机。

  “明白,我们等着”。丁长生简短回答道。
  耿长文回到局里,显得有点心烦意乱,过了不久,又从局里出去,开车到了一家酒吧,这也是自己的亲戚挂名开的酒吧,但是酒吧却是华锦城之前的,华锦城一直都躲在国外,这让耿长文更加的肆无忌惮,给华锦城打了个电话,华锦城就把这间酒吧送给他了。
  “耿哥,怎么这个时候来了,到包房喝点?”耿长文一进门,一个经理摸样的人就迎了上来,问道。
  “嗯,把那个周良辰叫来陪我喝酒”。耿长文霸气的说道,好像是这里的老板似得。
  “好,您稍等,我这就去叫人”。经理非常恭敬的将耿长文送进了包间,然后出去叫人了。
  周良辰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被叫出来陪酒,她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就知道这里是酒吧,就只能按照这些人的指令去伺候好一个又一个的男人,说是陪酒,其实结局是什么她很清楚。  
  自从和一个女同学被这些人绑架后,就再也没有见到家人,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也不知道自己母亲怎么样了,这样暗无天日的生活快要让她崩溃了,可是这些人却说他们已经知道她的家在哪里,如果不按照他们说的去做,自己母亲就可能也会被绑架到这里来,开始的时候她还不信,但是后来那些人居然知道自己的一切,而自己的那个女同学却消失了,她自己觉得可能自己被骗了。

  “老板今天心情不好,你最好好好伺候着,否则的话,后果你是知道的”。酒吧经理边走,边威胁身边的周良辰道。
  “我,我知道,我什么时候能离开这里?”周良辰小声的问道。
  “等你还够了我的钱,你就可以走了”。酒吧经理不为所动的说道。
  “我,我不欠你的钱,你们……”
  “不欠我的钱,不欠我的钱,你怎么给我打借条,你借了钱就该还,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连这都不懂吗?”
  “可是,可是,那些借条是你们逼着我打的”。 . 周良辰简直又要哭出来了,但是她知道,没用,这些人就是用这些卑鄙的手段让自己就范的。
  开始的时候说的很好,就让自己在这里干十天,可是十天之后又十天,自己陪了一个又一个男人,用酒吧经理的话说,自己现在是一无所有,只能用自己的身体来偿还了。
  “好了,皮痒了是吧,滚进去,如果伺候不好,有你的好果子吃”  。酒吧经理抬手就是一巴掌,差点将周良辰打的转个圈。
  齐一航赶到湖州时依然是到了饭点了,丁长生觉得还是先吃点饭再说,吃饭期间也可以计划一下该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直接去,耿长文不是一般人,作为公丨安丨局长,手里肯定是有枪的,如果一旦动枪,那会是什么后果就没人能把握了。
  “齐主任,我们先吃饭吧,我安排一下,看看怎么合适行动”。丁长生的意思很简单,想要轻而易举的将耿长文拿下,必须要筹划一下,否则的话很可能会出事。 

  “不行,这件事瞒不了多久,如果一旦走漏了消息,那么谁敢担保这又不会是另外一个谭大庆,到那时,我们的压力就大了,对方在暗,我们在明,我们的安全就难保证了,尤其是你,长生,这件事必须当机立断”。齐一航这一次倒是干净利落,最为关键的是,他也知道省纪委也不是铁板一块,万一有人走漏了风声,那么后果会怎么样很难说。
  “那好吧,我问一下,看看耿长文是不是在局里”。丁长生点点头出去打电话了。
  本来如果让湖州市委书记司南下将耿长文骗取市委,那样也能轻易地将他拿下,但是司南下已经和耿长文摊牌,现在再让耿长文去市委,这个计策怕是行不通了,剩下的就只有市局和他家里了,如果是他家里,那么他的警惕性肯定会很高,相比较之下,在局里可能警惕性更低一些。
  “振东,我是丁长生,耿长文在局里吗?”
  “不在,去了市委就没有再回来,我没见到他”。刘振东说道。
  “你去找赵林,问问他,耿长文最可能去了哪里,尽快告诉我”。丁长生吩咐道。

  然后进了房间,齐一航看过来,问道:“怎么样了,能确定他所处的位置吗?”
  “上午司南下找了他,但是自那之后没人再见到他,我正在找,会不会跑回省城了?”丁长生担心的想到,如果司南下起到了通风报信的作用,那么耿长文真的很有可能跑回省城,那样的话就有点麻烦了。
  齐一航一愣,也担心这一点,但是好在不多时刘振东回了电话,说是按照赵林的说法,耿长文很可能去一家酒吧了,那家酒吧原本是华锦城的,但是被耿长文要过来了之后让自己的一个亲戚经营着,所以他经常去那里喝酒  。
  “走,有消息了,我们去看看”。丁长生收起电话,带着齐一航等人上车开往刘振东说得那家酒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