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542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刚吃完,不饿了,你自己吃吧,哎,还没说呢,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丁长生继续问道  。
  “长生,这还不是你帮的忙嘛,我现在给仲副书记当秘书了,我脸皮薄,这不还没告诉你嘛”。
  “奥,那这是好事啊,来来,老板,提一捆啤酒来,多长时间了?”丁长生一听仲华真的将丁长安要来了,心里还是很高兴的,至少这也算是自己人吧,一个村里出来的,能拉一把是一把吧。

  “别,先别急着庆祝,我这才来了三天时间,而且秘书长也说了,还不一定能留下呢,要是仲副书记不喜欢我,那我还得回去”。丁长安讪讪的说道。
  “哦,才来,不要紧,待会我和你说说仲副书记的一些注意事项,你肯定没问题的,你都干了那么多年机关了,机关里的那些事你还不明白吗?”丁长生笑笑说道。(
  因为遇到了丁长安,这顿酒算是彻底喝大了,自己怎么回的酒店都不知道,一觉醒来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了,刚刚坐起来,杨铭就推门进来了。
  “哎呦,丁主任,您可算是醒了,怎么喝那么多啊,昨天的事怎么办,到底汇报不汇报?弟兄们可都等着呢”。杨铭问道。
  “下午汇报,我再想想哪里有遗漏,我们要做到一击必杀,你和其他兄弟也好好琢磨一下,我们到底怎么能做到一击必杀,要知道,这家伙背后的人可不是什么善茬,一击不杀必备反噬”。丁长生喝了口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实在是没有什么理由不汇报,也只能是用这样的理由了。
  “您说的对,这件事的确是不能掉以轻心,陈珊的死我们让我们都明白,干我们这一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丁主任,我明白了”。杨铭倒是没有深究,这方丁长生松了一口气,也不知道司南下给李铁刚打电话没有。

  耿长文一上班就被司南下的秘书打电话通知到市委开会,这让耿长文很是敏感,但凡是心里有事的人一旦接到开会的通知,心里都会有那么点紧张,毕竟以开会的名义被带走的事情太多了。
  而且省纪委的巡视组还在湖州,这让耿长文还真是有点紧张,但是又不能不去,而且这种事是跑了和尚跑不了庙,自己不去人家就不能来吗?
  到了市委才知道是市委书记司南下找自己,于是到了司南下的办公室,说实话,自己到湖州来工作,到这里来的次数还真是不多,按说市公丨安丨局的局长应该是市委书记的人,但是耿长文却不是司南下的人,所以司南下也没想过要保住耿长文,只是不要在自己这里出事就好了  。
  “司书记,找我什么事?”耿长文很是嚣张,这都是源于他背后的有人,而且背后的人和司南下又是那么的不对付,罗东秋因为纺织厂的那块地的问题算是把司南下恨死了,但是却无计可施。

  “坐吧”。司南下面无表情的说道。
  耿长文坐下后,面对着司南下,也是一脸的严肃,看来这场谈话注定是轻松不了啦。
  “长文,你来湖州时间不短了吧,对湖州的工作和生活环境还适应吧?”司南下喝了口茶,问道。
  “还好,已经适应了”。耿长文说道。
  “长文,有些话我不知道怎么说好,算了,还是直接了当吧,你是做公丨安丨这一行的,肯定是希望直来直去,我想,湖州这个地方的工作你还是先放一放吧,离开湖州,我想对你是有好处的”。司南下突然抛出这么一个话题,让原本就紧张的耿长文更加的不知道到底怎么应付了。

  司南下是市委书记,而且以前还是纪委书记,虽然耿长文嚣张,但是中国官场骨子里的那股奴性还是让他在面对一个上级时展现出了本能的反应。
  “司书记,我不明白你这是什么意思?”耿长文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咽了一口唾沫,问道。
  “长文,你和丁长生见过面了吧,听说巡视组已经到过市局了?”
  “是,我们见过面了,那又怎么样?难道这是丁长生的意思?司书记,这是湖州,您是市委书记,您不会听丁长生的吧?”耿长文微笑着问道,此时他的内心最初的慌乱已经过去了,开始紧急的组织语言,组织思路,想着从哪个方面表达自己的不满。
  因为一切都不知道,所以组织起来的语言和思路都是混乱的,但是没关系,司南下决定不了自己的命运,自己的命运来自上层,这是耿长文现在唯一可以依仗的了。

  “不瞒你说,在你来之前,我已经见过丁长生了,他说他发现了一些线索,但是到底是什么线索,我没问,他也没说,你是干公丨安丨工作的,应该知道,没有确切的证据,纪委也不会随便双规人的,既然丁长生敢这么说,我担心的是他已经掌握了部分线索”。司南下不满的说道。
  对于司南下来说,是死是活,和自己的关系确实不大,自己只要尽力将他踢出湖州,不在任上出事,这就是最大的胜利,但是有些人就是这样给脸不要脸,耿长文仗着自己有强大的后台,一直对司南下都是代答不理的,包括向企业摊派这事,司南下不知道吗?知道,但是没办法。
  “线索?那既然他掌握了线索,那就来吧,我等着,我这人就是这样,我从来不怕事,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我知道,我和丁长生以前有些不愉快,入如果他真的栽赃我,我会向上面反映的,湖州也是有法治的”。耿长文这话说的理直气壮,这一瞬间司南下都有点相信耿长文是冤枉的了,但是又一想,丁长生以前办过的所有事,没一件是凭空捏造的。
  这就是丁长生厉害的地方,要是想整人,必须抓住你真实的把柄,伪造的就是伪造的,经不起推敲,这就是司南下对丁长生的印象。
  “那好吧,当我没说过,其实哪里不能工作,湖州现在被各方盯着,不是那么容易的,如果可能,我还是想你从湖州离开,那样大家都好看,中午十二点之前给我信,晚了我也就不管这事了”  。  司南下看了看表说道。
  “我不会离开湖州的,要是没其他事的话,我先走了”。耿长文起身向司南下告别道。司南下点点头,没再说话,看着耿长文离开,司南下拨通了丁长生的手机,告诉了他结果,这也是丁长生意料之中的。
  耿长文回到车里,想起司南下的话,虽然面子上很强硬,但是自己内心里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清楚的很,想到这里,他在想是不是给罗东秋打个电话请示一下,但是一想到自己做过的事,心里就有点发虚,于是一个挽回败局的机会就这样被轻易的浪费了。
  因为自己的确是做过不合法的事,但是他自认为没问题,至于其他的,自己可以一概推开,如果将这些事告诉罗东秋,说不定会招来杀身之祸,毕竟自己存在的理由就是还有利用价值,这些官二代们心有多狠他是知道的,能隐瞒的还是要隐瞒,所以他决定隐瞒这次和司南下的谈话,侥幸的心理一旦占据了上风,再想回头就来不及了。
  丁长生看着手腕上的手表,指针慢慢重合在十二点方向,看了看手机,依然是毫无动静,丁长生还给司南下留了五分钟,但是一直没有消息,于是他拨通了李铁刚的电话。
  “李书记,有没有打扰您休息,有重大发现”。丁长生简短汇报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