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711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法愚右手一晃,伸到宽大的僧袍里面,再出来的时候,手里如同变戏法似的多了个竹筒,里面摆了半筒签子,递到那少丨妇丨跟前,道:“你随便抽一支签子吧。”
  李睿在门外看得叹为观止,心说法愚这竹筒在袍子里哪儿藏着来啊?怎么他走路的时候也听不到签子哗啷哗啷的响声呢?
  站在那少丨妇丨身子左边的一个长发女孩可能觉得好玩吧,兴冲冲的伸手过去,道:“丽姐我给你抽。”
  “哎!”
  法愚叫了一声,喝止了那女孩的举动,嗔怪的道:“抽签可不是闹着玩,就跟选老公一样,你愿意让人家给你代选老公啊?”
  那长发女孩吐吐舌头,悻悻的笑笑,收回了手去。
  那少丨妇丨定了定神,抬起玉手,伸到竹筒里摸索,好半天才抓到一支,往外抽离。她抽出签来,凝目要看清签子上的偈语,左右两边那两个女孩也凑头去看。法愚没等她们看清楚,一把抢了过去,略略扫过签语一眼,嘴里开始狂念古诗,如同一台人形诗词朗诵机般,嘟噜嘟噜的说了好大一通,听起来极像昨天跟李睿说的那些,估计这是他在解卦,已经背熟了的。
  李睿看得大为叹服,不说法愚算卦的本事如何,只说他能背诵下这么多卦语与解卦内容来,就是一个高手了。

  法愚解卦完毕,开始给那个少丨妇丨讲述命运:“女施主命不大好,半个男人命。”
  此言一出,不仅那三个女人愣住,门外的李睿与宋朝阳也都呆住了。什么叫半个男人命?再说了,她可是个女人啊,怎么来的男人命?
  那少丨妇丨诧异的问道:“为什么是男人命?半个男人命又是什么意思?”法愚说:“贫僧意思是说,女施主目前有半个男人……”
  此言一出,刚才那个长发女孩问道:“什么是半个男人?你说明白点?”法愚摇头道:“天机不能讲得更多。这个需要这位女施主自己领会了。”那少丨妇丨想了想,脸色开始变幻。法愚续道:“找老公要找年纪大的,越大越好。另外你适合开店,店越早开越好,包你只赚不赔。”那少丨妇丨吃惊的说:“咦,我正想开店呢,想开个小店卖包包,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赚钱。”法愚却不再说话了。

  李睿琢磨着,他是不是准备掏账簿,让那个少丨妇丨随缘了,心中却也非常震惊,这法愚算卦算得还真准啊,给自己算得准,给这个美少丨妇丨算得也准,难不成他是佛祖降世点化世人来了?
  他转目看向旁边的老板,却见宋朝阳脸上也是满面惊讶之色,显然也是被法愚的算卦神技给吓到了。
  这时那个长发女孩说:“和尚,给我算一卦。”说完去拿竹筒摸签子。法愚却一把拦住她,道:“这位女施主不用拿签子,贫僧也能算得出来。”那女孩非常惊奇,想了想,道:“那你说说吧,我最近发生什么事了?”法愚微微一笑,说道:“女施主你刚生完孩子,今年还有大喜事,面相旺夫。”
  几乎是同时,三个女人全部惊叫起来。

  李睿一看就知道,法愚算得全对,心下震惊莫名,靠啊,法愚算卦居然如此厉害,不用签子都能算出来?他爷爷的他到底是不是人啊?不行不行,今天自己不走了,非得留下来拜他为师不可。
  三女中另外一个一直保持沉默的女孩忽然细声细气的说:“大师,给我算算好不?”法愚把竹筒递给她。那女孩犹犹豫豫的在竹筒里摸索了好半天,才拿出一支来。法愚一把抢过去,嘴里叨咕了几句佛偈,说道:“考不上就不要再考了,徒费青春而已。现在有好几个小伙子追你是吧,你挑其中最穷的那个嫁了,保你今后不愁吃不愁穿,快快乐乐一辈子。”
  这女孩呆了,其他两个女子则是再一次的发出惊呼声。那长发女孩脸色激动的问道:“大师你还能算出她在考研?”法愚摇头道:“考研我可算不出来,只能算出她在考学,而且总是名落孙山,所以我说考不上就不要再考了。”那长发女孩脸色钦佩的看着他,再也说不出话来。
  那考研女孩定定神,问道:“大师你干吗让我挑最穷的那个嫁了?他那么穷,怎么能让我吃穿不愁啊?”法愚微微一笑,道:“莫道人穷困,蛟龙未腾空。一朝运到了,即刻人上人。”那女孩大惊失色,呆呆的道:“他……他确实是追求我的人里面最有能力的,就是家里有点穷……大师你这都能算出来,你……你是神仙吧?”
  宋朝阳也情不自禁地“啊”了一声,面上已经全是膜拜之色。
  法愚听到他的轻呼声,回头望了他一眼,正好看到他跟李睿两人躲在门口看着,高深莫测的一笑,也没理会他俩,回过头去,空着的右手已经从僧袍里拿出那个簿子,对那三个女子道:“卦已经算完了,既然算得还准,就请三位女施主随缘,多少皆可,只看心诚。”
  那少丨妇丨二话没说,打开坤包,摸出钱包,从里面刷刷刷数出五张大钞来,放在殿里桌面上。其实五百元钱,对于一卦来说,就算是很高的价格了,至少超过了民间算卦卦资平均水平,因此也能说这少丨妇丨很大方。
  但李睿看在眼中,却摇了摇头,心想五百块就想打发这个贼秃,美女你实在太天真了,我八百元都没能打发了他,反被他多宰一刀,变成八千八百了,这回就是给他送钱来了,唉,看着吧,你绝对跑不掉。
  祖师殿里,法愚似笑非笑的望着那个美少丨妇丨,一声不吭。
  那少丨妇丨回过身来,见他脸色古怪的看着自己,手里一直递着那个簿子,误会了他的意思,问道:“还要记账?”法愚说:“记下最好。”说着把簿子递给她。

  那少丨妇丨接到手里打开翻看,等看到上面的金额数目后,脸色霎的一变,随后犹豫起来,想了想,又从钱包里数出五张,凑了一千块。
  法愚咳嗽一声,插口道:“女施主你以后命极好,开的店日进斗金都是往少里说。”那少丨妇丨大喜,道:“真的吗?”法愚道:“贫僧从来不打诳语。所以,你才给这么点,你不觉得不好意思吗?”
  女人果然都是感性动物,被夸得脑袋一热就什么都忘了,只见那少丨妇丨再次打开钱包,把里面的票子全部拿了出来。法愚看在眼里,自得的一笑。
  李睿在门外捕捉到他脸上的笑容,反而更看不透他了,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得道高僧呢?
  那少丨妇丨最先随缘,随后她那两个女伴也先后出了血。不过那两个女孩好像没多少钱,因此拿出来的数目都不多,只有几百块。法愚倒似也明白她们的身份家势,没有诱导她们多给。
  三女随缘之后,谢过法愚,起身往外走去,边走边嘀嘀咕咕,窃窃私语,自然是在交谈刚刚遭遇到的这神奇的一幕。
  日期:2016-09-03 08:1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