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389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会议室里所有的常委都到齐了,因为昨天会议的议题已经发放,今天来的常委就无法轻松,像这样单独的处理一个人的会议,他们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开过,对于华子建这个人,几乎所有的常委都很熟悉他了,且不说他过去作为秋紫云的秘书,经常往来穿梭于他们其中,单单就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在洋河县每一次重大事件中,好像都有这个华子建的名字。
  说他不好吧,有时候想想,他还是做了一点工作。
  说他不错吧,但他往往有和所有在座的官员们总是有些不同,他让很多人感到格格不入,他没有一个下属应该有的恭敬和谦鄙,他总是在不经意间,就展现出了他鹤立鸡群的独特,所以常委中似乎没有谁对他真真的感兴趣。
  秋紫云走进来会议室,她的脸色有点苍白,今天的举措让她除了伤心外,还有一种苦涩的滋味,她是可以想象到当自己说出要处罚华子建,把他降级发配的时候,自己那很多同僚和对手会如何的暗暗好笑,他们会带着嘲笑和嘲弄的神情大声说支持自己的决定。
  是得,他们一定会这样做,这件事情或者还会在柳林市流传一段时间,还会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一种笑资和故事,唉,不去想了。
  秋紫云走到了中间那属于她的位置坐下,左边是韦市长,右边是吕副书记,他们都朝秋紫云微微的点点头,算是一种礼貌和招呼。
  秋紫云也略微的颔首一下,就开始逐个的扫视了一边参会的人员,很不错,今天的常委会来的都很气,没有一个人缺席。
  秋紫云收回了眼光,翻开了自己的笔记本(不是电脑),所有其他人知道这是个即将开会的准备动作,他们也都三三两两的打开了包,掏出了笔记本,签字笔,有的还习惯性的摘下了手表放到会议桌上。
  这个摘手表的动作是很多官员们一个习惯动作,假如你在其他场合,比如吃饭的时候,或者打牌的时候,见到有人这样做,那么可以肯定的说,他是一个领导,至少是当过领导的,因为领导的会议很多,有时候一个会连着下一个会,他们为了控制住自己讲话的内容和时间,都会把自己的手表放在自己的面前,根据时间来控制讲话。
  当然了,他们泡妞的时候摘不摘手表,我就不知道了,估计也要摘的,因为他们往往用手的时间和频率比用小弟弟还多,可以理解,当一个地方的功能不够发达的时候,其他地方就要相应的承担起一定的责任了。
  秋紫云看了看笔记本,表情冷峻的抬头说:“同志们,会议的议题已经通知过了,对这样一个问题,作为我是感到惋惜的,华子建过去是我的秘书,我和他也相处了几年,这份感情相信大家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有什么办法呢,当他不能够胜任这厢工作时,我也只能忍痛割爱........好了,下面让组织部的周部长把情况先给大叫做个说明和汇报。”
  秋紫云有点哀伤的垂下了眼帘,她真为华子建感到惋惜,多好的一棵苗子的,就这样彻底报废了。
  组织部的周部长在秋紫云讲话结束后,就说了起来,他说的很教条也很规范,基本就是说华子建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特别是主持洋河县全面工作以后,存在一些问题,比如下属部门办事不力,他没有起到带头做用,比如,这几天洋河县的干部罢工,指因为他排除异己不能任人唯贤造成,又比如他缺乏对经济工作的全面认识,不能让一个地方全面发展等等。

  周部长说的很快,他也知道自己这里面有很多经不去推敲的地方,比如洋河县在华子建负责以后,已经明显的在各个方面有了进步,这几个月的财政,税收报表也明显的有了大幅度增长,洋河县在全省,全市的知名度也得到了很大提高,洋河县的招商引资这几个月也名列全市的前茅。
  所以周部长就用一些含糊的数据和快速的词句把这一切都囫囵吞枣的过了一下,当然了,他也知道这都没什么关系的,既然是秋书记要让他下去,这就没有什么意义了,没听人家都说过一句顺口溜吗:说你行,你就不行,不行也行........。
  周部长讲完了这些大体的情况以后,又说出了组织部门的处理意见:“鉴于上述这些原因,我们组织部经过研究,提议对华子建同志降职降级处理,今天就提请常委会,请大家研究通过。”
  说完话,周部长就坐了下来,今天说的话太多了,加上天气也很闷,他那园脸上已经有了汗水。

  常委们各自看着自己的前方,他们互相并不用去看别人,他们都不同于基层的那些小领导,每次发言前先去看看别人的脸色,找找共同点。
  能坐在柳林市常委会上的这些人,那都是过五关斩六将,一路在宦海中厮杀上来的好手,他们只需要从别人发言的字里行间,就可以拨开一些伪装和修辞的话语,断定事情的真实含义,刚才秋紫云一上来就说话了,其实那已经算是给今天的会议做了定性,再加上周部长的一堆废话,毫无疑问,今天这个华子建是一定要倒下去的,除非省上那个大领导现在突然来个电话,帮他说说话,那还有可能挽回颓势。

  但今天会来电话吗?显然是不会来的,那种事情都是小说里瞎编,电影里乱写的,在现实生活里不会这么巧的,所以现实才是残酷的。
  于是,就有人要说话来响应秋紫云和周部长的意思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韦市长却先说话了,他的积极发言一点都没有出乎秋紫云的意料之外,韦市长当然会更加冷酷的来打击华子建,华子建让他早就恨之入骨了。
  韦市长笑着说:“我就先来说几句吧,这个华子建同志啊,应该说问题很多,但我今天不想说这些问题,我只想说其他一个方面的事情。”
  说到这里,韦市长就看看秋紫云,又笑了一下,秋紫云也客气的回他了一丝隐隐约约的笑容。
  韦市长接着说:“我今天要说的是洋河县干部集体罢工这一事件,这样的现象我们绝不能助长,作为一个县上的干部调整,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他们这样闹,想干什么?是在给谁示威?给洋河县丨党丨委?还是给我们在座的各位?难道我们柳林市前段时间刚刚调整了一次干部,如果他们都来闹闹,我们就作废我们的调整决议,或者让秋紫云书记和我来承担责任不成?对这一点我很气愤。”

  会议室一下子静默了下来,风从门缝和窗中吹进来的响声在这个时候,更加的清晰,所有在会的人都不由的颤栗了一下,韦市长的话就恰如在本来已经烧热的油里滴进了一点凉水,水本来是很柔和的,但现在爆发出来的状况确是让人惊诧和惶恐的,每个人都要后退一步,都要重新的调整一下自己的角度,不要被这沸腾四散的油粒烫伤。
  从韦市长柔和的语言,以及他微笑的面容中是看不出他对这个提议有多大的意见,不过精通权术和洞悉官场的所有常委们,都可以准确的诠释出韦市长的心意和决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