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386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是不想给他这样的机会,他太让华子建伤心了,给他过很多次机会,他都不知道珍惜,自己走到这一步,走到了进退为难中,走到了和秋紫云反目为仇中,不得不说,其中是在很大程度上拜他所赐。
  华子建就准备逐步的反击了,在自己所剩的多长时间里,一定要让冷县长付出惨痛的代价,要反击就要先拔掉冷旭辉身边的这些篱笆,特别是像土地局的范局长那样的人,见风使舵,自己必欲拿下。

  所以华子建就笑着说:“冷县长这个提法也不错,但我还是想,我们要改变洋河县的干部工作风气,就要敢于下重手,下大力气,该挤的脓包就早点动手,迟了受害的还是我们自己,你们大家也说下,是不是这样个道理。”
  其他人也在他眼光扫到之时不断的点头,迎合着,冷旭辉不去看别人,他可以想象他们都是个什么表情,这样的表情他太熟悉了,他知道自己在这里不是这个年轻人的对手,他的心里就突然的一下子,有了一种英雄暮年的感觉。
  难道就这样放弃吗,不!绝不!既然这里不是自己的战场,那就换个地方,重新去开辟一个合适的,可以和他华子建势均力敌的战场,想让我老冷就这样诚服,哼,哼,没那么容易。
  他打定了这个主意后,就闭上了嘴,闭上了耳朵,不再去说,也不再去听。
  在会的大部分人是没有什么意见的,都附和这华子建的提议,当轮到齐副书记发言的时候,他也就很巧妙的,模棱两可的,含含糊糊说了几句。
  不过一两个人的意见是没有多大作用的,华子建掌控着全局的大方向,现在他有点意外的是,本来认为冷旭辉一定不会轻易就范,所以已经准备好了,在必要的时候就进行投票,从人数上,局面上和心理上,一举击垮冷旭辉,让他被迫和所有的常委为敌,也让所有的常委做出一个没有回避的选择,让他们没有退路的旗帜鲜明的站在自己的队列来。

  但人生就是有很多的想不到,今天冷旭辉却没有激动,也没有抗争,一切都很顺利的决定了,华子建不得不佩服冷旭辉的能忍。
  看大家都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华子建直接就宣布:“同志们,今天大家对提议都没有异议,那组织部门就准备一下,尽快完善程序,尽快的进行调整,要是都没什么,那就散会”。
  华子建已经把这块心病去掉了,经过这次调整,以后的洋河县将是一种崭新的风气,这是他所期盼的一个局面,自己一直梦寐以求的政治环境或者在不远的将来就会实现,可惜,可惜的是自己未必可以在感受到了,不过呢,华子建还是很快乐的,因为是自己带来的这种改变,所以他快乐着。
  冷县长下班回到了家,一直心里也是不舒服,自己没有防备到华子建会来这一手,那么就算华子建离开了,自己在洋河县的实力也大打折扣了,自己过去还有很多希望,理想,现在都被华子建这轻轻的一刀,斩断了,在气愤中,冷县长拿起电话,把要调整的那些干部都召集了过来,他现在一直抗击。
  他在家里也是烧好了开水,泡好了茶,就等这些人到来,功夫不大,陆陆续续就来了不少,一下子房间大客厅坐了个满,他看人来的不少了,就很低沉的对大家说:“今天我把你们大家叫来,没有其他的目的,就是想跟各位道个歉。实在是对不住大家了。”
  在座的各位都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什么意思,只有那个别的政治嗅觉很灵光的人,感觉到了点什么,估计是有人事调整了。
  冷县长叹了口气,感觉大家都不明白就又接着说:“我原来说过要保护你们,看是现在我说话的分量小啊,你们也知道常委都是谁,我一个人顶不住,你们要怪就怪我好了。”说完又是长长的叹息一声。
  大家一听,完求了,以后没得玩的了,都一下房子里的人都静悄悄的混身无力,焉了下来,想到了以后下去那日子咋过呀,没人送礼,没人请吃,没人再来拍马溜须,阿谀奉承,那样的日子就是没有了意义,没有了生机。

  房间只可以听到大口的喘息,有句话这样说:不是在沉默中爆发,就是在沉默中死亡,终于一个人爆发了,这是劳动局的尤局长,他也是岭南县一个老人手了,在好几个局都做过局长,人称万金油,别的能耐不怎么样,但是混的技术很高,小事他一般不管,下放给局里科长,大事他一般也不管,一把就推给县长,唯一的优点就是不抢权,常用的座右铭就是:我不管。
  所以他是在几任的政府里,都稳住了脚,虽然没提,可多次当局长也算混的很不错,现在他看到多年的经营就要结束,他也不甘心,大家都认为我不喜欢权,那可能吗?
  我不过就是用这样的方法,让上下都不提防我,才混到了今天,容易吗,现在自己不用再***装了,可以站起来大声的说话,他就这样站了起来大声说:“冷县长,我们知道都是那姓任的在捣鬼,和你没关系,你也不用给我们到什么谦,大家也不用这样灰心,不是还没发文吗,我们还有机会。”
  所有的人斗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个平时很焉的老尤,是啊,连这样胆小的人都不怕,我们害怕什么,大家头都抬了起来,一起看着他。
  过去一般他就是听别人说,今天他是大出了风头,也就继续讲:“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怕他,我们就集体抵制他这个调整,把事情闹大,让市委,市政府领导都知道这件事情。”
  李局长也说:“这办法可以,干脆把干部调整这事情闹大,让他直接的影响到洋河县的正常工作,这样也许会引起上面的关注。”
  几个声音都说好。这县委对中层领导的调整,到那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现在找不到更好的攻击方式,有这总比没有好,就有人说了:“就算不起什么作用,但我们也要用一用,你们说是不是啊。”
  就马上有几个人附和起来。
  冷旭辉就眉头皱了起来,摇头叹息了一会说:“只怕这事情作用不大啊。”

  冷旭辉想想,也没什么好的办法,本来想让大家过来都出出主意,现在看来,也没什么恰当的方式来对付这次头发事件了,只能如此了。
  他就淡淡的对大家说:“其实现在华子建也是蹦达不了几天的人了,关键是这个时间看能不能赶上,你们自己要为自己前途抗争。”
  看到所有人都很认真的看着他,他就又说:“如果你们可以联系更多的人,大家一起来个罢工,我想那时候华子建想不妥协都难了,同时,大家一起闹,这样也许可以加快华子建离开洋河县的步伐,他要是走了,这事情也就黄了,你们说对不对。”
  房间里就安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大家都露出了笑容,是啊,这才是一个最好的办法,只要坚持到华子建离开之后,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华子建今天一早就准备到修路的工地再去看看,好几天都没有过去了,心里还是有点牵挂的,他叫上了秘书小张,刚走到小车的旁边,就接到了冯副县长的电话,听那声音很是着急:“华书记,华书记,不好了,不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