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385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下面坐的这些人也是一样啊,谁也不敢惹华子建,万一他下去的时候,咬你一口,那才叫冤枉呢。

  华子建放下手在圈圈点点的派克笔,情绪有点激动,或左手、或右手在椭圆形的会议桌上不断地敲拍着、击打着说:“大家还有脸面庆功报喜,你们心里都应该有一本‘明白账’,洋河县搞成什么样子了,要招的客商不进来,招进的客商赶着走,成何体统!我内心在流血!高坝乡那个张茂军过去不是也一直很好吗,现在怎么这么多的问题。”
  静,出奇的静。大家都或面面相觑或羞愧低头,自知雷霆大发的华子建要掀起一场不知是福是祸的风暴。
  其实,华子建就是要敲山震虎,他想要彻底、痛快、利索地整治、压倒和解决一些**的官吏,就不能心慈手软,不痛不痒,他要也我饿哦自己下一步对干部调整造造声势,让有的人老老实实,不要以为自己快下台了,谁敢跳出来和自己对抗,自己就枪打出头鸟。
  这个会议一开完,华子建马上就召开了一个常务会议,专题讨论和决定县上中层干部的调整问题,等到两点一上班,常委们就陆续的到来了.
  华子建进来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到齐了,他也没说什么,就坐到了自己的专座上,还没坐定,郭副县长就扔了一支烟来,郭副县长也是新进的常委,他应该还没开过多少次常委会。
  华子建的右面坐的是齐副书记,他也掏出了打火机,帮华子建点上烟,华子建也就很客气到了声谢,对着个齐副书记,华子建一直在小心的应对着,这个人藏的其实很深的,轻易不会给别人留下破绽。
  华子建深深的吸了一口,稍停一会,烟雾就从鼻腔里喷射了出来,他很快的又摁熄了香烟,看大家已经做好了开会的准备,就说了:“同志们,今天请大家来,主要是谈一下洋河目前纯在的一些问题,高坝乡的张茂军大家都熟悉,我不是想说他怎么怎么样,我只是希望大家通过他,看到更多的一些问题。”
  说道这里,华子建稍微的停顿了一下,用灼灼的目光扫视了一圈,又说:“一个地方的发展靠什么,我感觉就是要靠带头人,而我们洋河目前的干部素质到底怎么样,我想你们在座的都比我清楚.......。”
  华子建县是长篇大论的讲述了洋河干部存在的很多问题,平常大家到了没太注意,现在让华子建一条条的说出来,就有点骇人听闻的,有作风上的,有在其位不谋其政的,有贪污的,大家越听心里越加紧张起来。
  华子建当然是开会前也是做了很多准备的,所以信手掂来,绝无差错,把很多事情升华和剖解的更为深刻,说到后来,华子建就话锋一转说:“那么存在了怎么的问题,我们应该怎么办,最近我想了好长时间,看来,只有动动大手术,才能让洋河县的干部得到警示,得到教训,更好的为洋河县的发展认真工作,所以我就请组织的同志搞了一个干部调整的方案,今天就在会上大家一起商议一下。”

  华子建说到这里,就点头示意了下,组织部的部长马德森就翻开笔记本,讲开了。
  马部长就把这次准备调整的必要性和及时性做了一些说明,最后把提议讨论的人员名单念了出来,其他人都是随便听听,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现在的书记可不是刚上来那会了,现在他已经是实力雄厚,爪牙遍布。
  华子建自己也在掂量着,这常委会上大部分都是他的人了,但他冷县长也不会就此老实吧,估计今天他还是会出什么难题,捣一下乱的。
  马部长在那面念,冷县长就是脸色变的越来越阴沉,他真的是没有想到,华子建一个快要下课的人,还准备搞出这样一摊子事情来,这有点不和官场的惯例,一般要走的人,都会给别人留点好名气,轻易不会再来得罪人了,但华子建反其道而行,这确实对冷县长是个出乎意料的打击。
  更为严重的是,上面提的,基本都是在自己派系的中坚力量,他不由的叹息,这小子的心也太狠了,看来是要来个一打尽啊,对华子建的手段老辣,冷县长算是又有了一次深刻的认识,他一直都防备着华子建的反击,可是华子建在自己最意想不到的时候发动了反击,现在他的反击已经来了,而自己恐怕是没有多少力量可以抗衡。
  齐副书记到是很稳的住,从心理来说,她对华子建是有一定的仇恨,他内心是想帮一帮冷县长,但现在的局势有点微妙的变化,华子建一旦离开了洋河县,权利就会出现真空,和分化,那么谁回来填补这个空缺呢?是自己,还是冷县长,还是其他人,但不管是谁,能够借华子建的手,在他离开前,消弱一下冷县长的势力,对自己没有坏处,自己也应该静观其变,希望可以在这次变化中获得最大的利益,所以对华子建很冷县长的争斗,最好还是冷眼旁观,隔岸观火,以静制动的好。

  等马部长读完了名单,华子建就锐利的扫了所有人一眼,说道:“今天提出的这些人,想请大家谈下看法,有什么就说什么,不要顾虑,要是都没什么意见,那就准备这样定了。”
  从华子建的话语里,已经可以看出这些人员是他确定的,所以大家都没说什么,这也不用说什么,你算下除了冷县长之外,还有谁愿意和他对着干,又有能力和他对着干呢?
  是啊,也就只有冷县长说话了,他知道今天自己说了也白说,但还是想做下尝试,就看着华子建说:“华书记,我来讲几句。”
  华子建也估计他会跳出来,这是有心理准备的,就微笑着说:“大家都不发言,还是冷县长带个头好,说吧,不用有什么负担。”
  冷县长冷淡的看了华子建一眼,对这个虚伪的家伙,冷县长早就深恶痛绝了,冷县长清了下被香烟熏了几十年的嗓子说:“我也认为这里面有的同志不很合格,应该调整,但我们这个班子也组建不久,是不是可以缓一下,如果一定要动,也不要动的太多,现在我们要的是以稳定为主,现在中央和省委一直都说要和谐,要稳定,我们这样做,是不是和国家的大政方针相抵触呢?我就先提这一条。”

  冷县长知道全盘否定华子建这一计划,单靠自己一个人是万万办不到的,华子建既然已经对自己发动了反击,那他一定是有备而来,何况作为一个书记,他是有绝对的人事权的,自己只能忍让,规避他,一个极近疯狂的人,就像是一条狂犬,自己犯不着这个时候和他拼命,有本事在过段时间看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冷县长只有避重就轻的这样说说了,在他的希望和计划中,能保几个算几个,打着这样的小算盘,他才很低调的说出了这翻话,至于有没有结果,那就很难说了,他也没办法控制住目前的局面。
  同时呢,矛盾中的冷旭辉还有一个心理在作怪,他在潜意识里,还更希望华子建多调整一点,这样就形成了华子建打击面过宽的事实,也许就更能加强和扩大反对华子建的力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