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38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茂军深情地说:“丫丫,你知道我是多么珍惜和疼爱我们现在的这一切吗?这一切有多好!”
  许丫丫动情地答着:“人间最大的幸福不是钱,也不是创业,而是有我你这样情投意合的人在一起。”
  她的声音与平日大大咧咧做生意时候的完全不一样了,是与音乐美酒绿叶烛光四季鲜果十分相谐的声音,是从柔弱润滑的粘膜里直接发生的声音,是性感的声音。
  张茂军的热血澎湃起来:“走,我们回房间去!”
  许丫丫说:“怎么了,动情了,刚才见你接电话那样子,看着很紧张的。”
  张茂军叹口气说:“是老大的电话啊,不过想想问题也不大,听说他快完蛋了,也张狂不了几天。”张茂军他们回到房间,雪白的被子掀起了一角,他们彼此之间无需言辞,心有灵犀一点通,彼此抚摸、相拥而吻,接着又光着身、裸着体。张茂军的双手死死地环抱着许丫丫匀称的小巧的身段,迅即把她压迫在床。
  这时,张茂军的下身不听使唤,“家伙”硬硬地、直直地**,然像决堤的海、他要疯狂做~爱……。
  一个岁数这样的人了,也不知道他平常都吃的什么,干劲还是满大的。
  当天华子建回去就马上组织了一个对高坝乡的调查组,由纪检委牵头,还有人大等其他多个部门都参与进来,看着架势,华子建是要动刀子了。“高坝乡**案开始追查啦!”
  “张茂军这小子快完蛋了!”消息不胫而走,冷县长大吃一惊,他的内心像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他保张茂军保了多少回他自己也算不清楚了,那些时候,都是县内解决的问题、在自己手上能处理、能过关的小不点。可是这次就把火烧大了,烧旺了,这就意味着凶多吉少,没有退路。说情包庇不仅无济于事,还会引火烧身,一起死亡。
  同时,冷县长也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这次华子建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或者华子建是要对自己发力了。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华子建在这个节骨眼上发起了进攻,什么叫哀兵必胜,应该就是这种情况了,华子建自己要完蛋,他狗急跳墙,破釜沉舟的拼了,自己是绝不能和他对抗的,他现在是在玩命,自己的前途还美好的很。
  十万火急,不敢怠慢,冷县长拿起座机电话直拨张茂军,睡梦中的张茂军被电话铃声惊醒,深更半夜家里的电话响起来,绝对不是好事,不是爆炸就是坍塌,或是倒灶。要不就是农民闹事打死人。他拿起听筒不高兴地问:“谁呀?什么事?”
  听到是冷县长的声音,他像触电一样“唰”地一下坐起来:“领导,是你呀!”
  冷县长说:“你平时工作不检点,做人张扬不低调,惹出事来了吧!”
  张茂军的脑子开始清醒,意味着有了新的情况或问题:“我没干什么,只是抓工作得罪了一些人。”
  “不至于是得罪人的事吧?你小子一定要有个准备,思想上的、行动上的,反正所有的准备你都要准备,我看真是凶多吉少、大难临头了,华子建已经对你调查了,你要学会做基层领导的艺术。”
  张茂军从冷县长的弦外音中得到了启示,就像策马奔腾到悬崖边,无路可走、无计可施时的猛然醒悟。张茂军的核心问题是私欲膨胀,没有把群众的监督当回事,攀附上级领导,拉帮结派,他在高坝乡任乡丨党丨委副书记时,为了达到党政“一把手”的目的,不顾群众反对,对所分管的工作大吹大擂,好大喜功,创造虚假数字,建立虚假政绩。
  比如说,烟叶生产,在高坝乡的农民是不愿意种烟的,原因很简单,收购时烟草部门老是压级压价,加上这项产业的工序繁琐,技术不过关,就会亏得没身翻。然而,张茂军当时却讨好哈县长。
  因为哈县长在全县性的大会上提出要建立以烟叶为主导的十大农业产业,所有的党政干部要不遗余力、沉扎基层把十大产业抓实搞好,今后提拔或重用干部,就是从这十大产业的“功臣”中产生。
  “高坝经验”在全县开始推广总结。张茂军“一炮走红”,从此也就成了哈县长的铁杆人物了。

  现在他接到冷县长的电话,知道自己要赶快回去了,自己在那坐镇,或者要好一点,有的东西也要赶快的处理一下。
  第二天一早,张茂军就踏上了返程的路途。
  但是显然,他没有华子建的动作快,在他刚刚回来的时候,车站上迎接他的就是县纪检委的同志,张茂军被双规了。
  他的问题就查出了一大堆,从作风问题,到贪污挪用,再到行贿受贿,华子建就有了借口,他大张旗鼓的在全县召开了几个干部会议,对张茂军这种行为做出了猛烈的抨击。
  县政府小型会议室,华子建说:“今天,我们召集大家来开这么个会是事出有因,很有必要的。座谈嘛,请各位诸侯‘一把手’们谈谈你们是怎么工作,如何服务的?谈谈你们的打算和目标!”

  华子建主持的“开场白”显示出一定的份量,足有千钧之重,虽然表情平和,但与会同志似乎都能感到从中的紧张,单刀直入里深含着浓浓的“火药味”。
  有几位一把手们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一听到“你们怎么工作,如何服务的”华书记的“命题”,让会场上顿时静得简直可以听到大头针落地的声音。公丨安丨、工商、国税、地税、卫生、工业园、经贸委、外贸、劳动局、中小企业局等单位的一把手们依次发言,有些单位发言时一“发”十几分钟还找不着“北”,使人听了如坠云里雾里,像是活受罪一样叫人苦不堪言。
  比如,县地税局局长明明单位和个人存在着一系列的问题,他发言偏偏就轻避重,洋洋自得,好大喜功,说他如何如何抓收入、抓作风、抓队伍,座谈会问题会变成了标榜会、庆功会。
  这个老杜,真能杜撰出一套以功掩过的条条陈陈,看来,不给他挨板子是达不到杀一儆百的效果,既然开这个会,就要把问题解决。
  在他演讲的一个空档,华子建果断插入说:“各位诸候,是不是大家都是神?都是仙?就没有不足的地方!没有不对的一面!这样好啊,我们洋河县真是太平盛世,形势大好啊,我华子建和冷县长是不是可以翘起二郎腿闭目养神了?!或者高枕无忧等着大家的捷报频传?”
  下面一下就静悄悄的了,谁敢来触华子建的眉头,这种要下台的人,那才是狠呢,谁惹他,他就拉谁当垫背的。
  就像是有个笑话说的,一个当官的进了监狱,儿子要考公务员,担心进不去,一天他到监狱来探监,说去了这事,他老子就说:“我给你写个条子,你拿上找他们,没问题。”

  儿子当然有点担心了,就问:“老爸,现在社会人走茶凉,你都不在位了,这条子还能管用?”
  他老子哈哈大笑说:“儿子哎,你不懂啊,想当年我在位,想让谁上谁就上,现在我在这里,我想让谁进来,谁就得进来陪我,你放心的去。”
  果然,这条子威力很大,一路顺利的就让他儿子进了政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