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383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另一个老头估计有点坏,就煽风点火的说:“也带回来过呦,听说带了一身的病回来了。”
  一伙老头就很满足的笑了起来,你***出去花天酒地,让你长一身的梅毒回来。
  华子建问:“大家知道去年乡上准确的吃了多少?”
  一个老汉摇摇头,说:“那不知道了,我们这又不公布帐目。”
  有个可能知道点消息说:“乡里卖山卖地得了40万元钱,听说现在账上只有1万元了。”
  华子建看了一眼旁边的摄像机,就明知故问的说:“钱哪去了?”
  几个老头越说越气:“大干部花大钱,小干部花小钱,老百姓花不上钱。”
  这里在说着,那好奇的人就越来越多了,乡亲们聚拢了过来,在华子建不断点头鼓励下,大家更是情绪愈发激愤,因为平常他们也说,但都是一伙苦哈哈自己说,不过是骂一阵,领导一见他们扎堆,都老远的绕道走了,没人搭理他们,今天这人明显的是个干部,看样子还不是个小干部,估计就是个明察暗访的八府巡案什么的,那不好好的说说,更待何时。
  村民反映问题的人也越来越多,宅基地问题、治安问题、干部作风问题等等。于是又有人说:“乡里的张书记更是比国民党还恶,叫干部强行拆房子,然后强行把地卖了,用钱大手大脚。这样的书记,我们不要!”“……”
  大家言词恳切,义愤填膺,看来,高坝乡的问题是该搞清楚并处理的时候了。
  华子建就转身对随行的宣传部干事说:“把这些问题都记下,逐项查清楚,马上给群众一个明白,一个乡政府一年吃喝几十万,怎能不让老百姓心寒?”

  其实在此之前,华子建在常务会议上做了一个规定,干部下农村必须实行零招待,集体不准花钱招待上级,但这话说是这样说,执行起来很难的,不查,什么问题都没有,一查,那就什么都是有问题了。
  不过今天华子建心情还是特别沉重,不管做什么,都要有个度,水至清则无鱼,这话不错,但你水太混了那鱼也是会呛死的,这个张茂军的确太过分了。
  “走,到乡政府去!”华子建一上车就吩咐司机将车开往高坝乡政府,偌大的乡政府大院,静悄悄看不到一个干部,各办公室也几乎铁将军把门。
  人都到哪里去了呢?支农?参与新农村建设?回家?招商引资?
  一连串的猜测,有一点叫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后来才从一个食堂炊事员那里了解到,因这些天来,天天有群众上门上丨访丨找干部讨说法,干部门很烦,所以在党政班子会议上宣布决定“全民招商”,“一句话就是对上对外都说干部都分成若干小组,分别招商引资去了,实则是回避矛盾。”
  这因噎废食的下策工作,令华子建气愤不已,他不由分说拨通了张茂军的手机。“你在哪里?乡里地震了!”华子建对着手机直问。
  “华书记你好!我现在在广州招商引资,洽谈一个投资项目。”张茂军在电话那边看到手机屏显“华子建”三个字,自然不能怠慢。

  高坝乡的独立王国几乎把华子建坠入云雾里,乌七八糟的问题一个接一个,特别是各级干部的请示汇报制度在高坝乡成了摆设。书记、乡镇长离开县内必须要向书记履行请假制度,张茂军去广州招商,高坝乡政府全盘皆空,难道就是你这个“土皇帝”自以为是、擅作主张!?
  “你外出招商引资,为什么不向县里请假?”华子建冷冷的问。
  “我已向冷县长电话请示了。”张茂军答。
  华子建冷笑一声说:“你不懂干部请假制度吗,你必须马上返程,把乡里的事处理好。”
  华子建下了“死命令”,令在广州这边的张茂军如坐针毡、不知所措,甚至有些惶惶不可终日。眼前的高坝乡简直就是地狱一般会使他度日如年,收拾不起。治安、经济等一系列问题几乎可把他送上“断头台”。
  眼下群众反映强烈的政务不公开也是冲着他张茂军而来的。去年,乡里置换办公楼,开发商一次性向他行贿10万元,至今却新建办公楼的宅基地都没有着落。上梁不正下梁歪,在高坝乡,干部不作为、乱作为现象可谓比比皆是,司空见惯,群众一片怨言和愤怒,告状上丨访丨天天有、时时有,高坝乡不是地狱是什么?
  虽然他有冷县长罩着,而且隔三差五给了冷县长一些“好处”,也算是有很铁的后盾靠山,但如果民愤大,引起上级重视,导火索点燃,势必引起爆炸,到时谁也保不了自己。可怕,真是可怕啊,早知现在,何必当初。人生也有太多的留恋和幸福,如果华子建没有来了解高坝的情况,他还沉迷在灯红酒绿、花天酒地的幸福迷恋中,过着天堂般的生活。

  已有家室、50开外的张茂军来广州之前,把他的红颜知已许丫丫一起带到了身边,过着浪漫激情的世外桃源生活,据说许丫丫在张茂军的帮助下,自己投资在柳林市开办了一个大型超市,经营着南杂北货,生意很好,传说许丫丫还未婚,存款却有上百万,准备用这笔钱支援张茂军“政治发展”。
  张茂军与许丫丫穿戴得整整齐齐去五星级宾馆的小餐厅,这种餐厅因昂贵的服务费和平庸的口味使一般住店客人望而却步,一般客人更乐意去外面的“马路餐厅”吃饭,但是任何事物都不是绝对的,大饭店里的小餐厅对于张茂军和许丫丫来说,它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张茂军和许丫丫既要时间又要隐秘还需要舒适,小餐厅好象就是为他们而设计的。他们就是需要这样的环境,许丫丫选了一张靠近落地玻璃窗的餐桌,旁边有一株高大的巴西木,低回抒情的音乐仿佛是由巴西木翠绿的叶尖袅袅升起,逶迤到蜡烛的火苗上的张茂军和许丫丫二人便在这有声有色的火苗两边对坐。
  他们面前的几道模样考究的、雕了花、拿生菜镶了边、造型各异的菜肴,两只晶亮透明的高脚玻璃杯里头盛了小半杯醉枣颜色的法国红葡。他们不时的碰杯,有彼此的投机与思情爱恋,吃得非常香甜。

  饭菜吃得差不多了,许丫丫把指尖微微地朝远处一挑,立刻上来侍应小姐,将没有了看相的盘子撤了下去。再上来的是果盘,暗花剔透的水晶果盘,里面装满了切好的四季鲜果,红的是草莓和西瓜,紫的是葡萄,黄的是哈密瓜,绿的是弥猴桃,在五星级饭店里无须为季节操心,也无需为营养操心。天上人间该有的一切,这里和都有了。
  这时候,他们就不免要伸手撩一撩窗帘。一撩窗帘,大城市的景致破窗面入,有婆娑绿茵公园般美的宽敞的大马路;有车水马龙,有流水一般的自行车和流水般的行色匆匆的行人;有像春笋般挺拔而起、结构独特的座座林楼,远处还有茫茫无边的大海与江河,这样隔着玻璃看世界,玻璃内的人最容易生发出无限的感叹:幸福和幸福似乎用手摸得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