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419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9-01 21:57:00
  ———————更新线———————
  我大惊失色,拼尽全力纵身跃起,想要逃往崔胜培来的方向,半空中忽然又被一股热风拂中脑后,刹那间,冷热交替,我脑中昏昏沉沉,耳朵里嗡鸣作响,暗呼一声:“我命休矣!”随即从空中跌落下来,失去了知觉……
  迷迷糊糊中,我听到似乎有人在我身边大呼小叫,也有人在我身上按来按去……不觉惊醒,睁开眼来,我一跃而起,却“砰”的一声响,脑门在不知什么硬物上撞了一下,生疼!
  我倒抽一口冷气,抬头看见上方是一块铁板,接着又听见身边有几人说话:

  “大哥!你醒了啊!”
  “陈弘道你别乱动!”
  “看来是没事了,嗯,脑门上虽然磕了一下,但不会留疤,不至于影响班长的俊美容颜……”
  这几人的声音都十分熟悉,我渐渐缓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是在行营宿舍中,躺在下铺的床上——已不在千杀之地。
  我还活着!

  周围站着几人,正是老二、吴明、崔胜培、熊飞、王臣威,还有一人低着头,正在床尾收拢西医诊疗工具,却是倪家祁。
  我看见倪家祁,稍稍吃了一惊,继而醒悟——她应该是来给我诊治伤势的。
  日期:2016-09-01 21:58:00
  我再看看自己浑身上下,似乎没有什么大伤,又默运真气,调动内息,也觉正常,只脑袋里还有些昏沉,后背有一处隐隐疼痛,却均非大害。
  我又惊又喜又有些狐疑,心中暗道:“我失去知觉之前,张元清和李云飞明明都要对我下死手,难道他们都没有击中我?”
  又或者是崔胜培去的太快了,他们来不及杀我就跑了?
  我看了一眼崔胜培,当即拱手道:“多谢崔兄!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崔胜培一愣,老二便说道:“大哥,你谢他干啥?”
  我道:“不是崔兄,我这条命就没了。”
  老二道:“他对你有个屁救命之恩啊,要谢也得谢谢我媳妇儿,啊,不,是家祁。家祁一直在给你查验伤势呐!”

  倪家祁狠狠的瞪了老二一眼,老二没皮没脸的浪笑。
  我诧异道:“难道不是崔兄赶来的及时,才免了我被恶人打死?”
  崔胜培道:“班长你可真是抬举我啦,我过去的时候,你已经安全了。救你的另有其人,把你抬回宿舍的是陈弘德和吴明,给你诊治的是倪军医,我也就是帮你把了把脉,然后说了句‘班长他老人家功力深厚,身体无大碍’的屁话,别的功劳可就真没有啦。”
  日期:2016-09-01 21:58:00
  王臣威吸了一口烟,缓缓说道:“班长不但有一身好本事,也有一身好宝贝,这才能保得住命啊。”
  我一怔,猛地意识到自己身上一直穿着的宝甲不见了,正想问时,倪家祁道:“你身上的那个软甲,我已经帮你去掉了,我当时要验看你身上有没有伤。而且那宝甲,你暂时不能穿。”
  我奇道:“为什么?”

  倪家祁道:“因为上面已经有毒了。”
  我更奇怪,道:“我的宝甲上有什么毒?”
  崔胜培道:“是李云飞在你背上打了一掌,他是‘血煞掌’,掌心的毒可厉害的很啊,平时只需一两分功力,碰到人肉,就得溃烂,对付你,他肯定要用十成的功力!这一掌可是结结实实打在了你的背上,啧啧……就算你的功力比他高一倍,也得重伤。所以,你那软甲可是救了你一命啊,不过李云飞‘血煞掌’的毒,也留在了你的软甲上,得用些药物清除清除,再放上几天,你才能再穿。”
  我听得心有余悸,背上隐隐作疼处,应该就是李云飞的落掌处。又暗暗庆幸,亏我一直穿着那宝甲,否则,真的把命给送了。

  吴明在旁问道:“弘道兄,你的本事远在李云飞之上,他怎么能打中你一掌?”
  日期:2016-09-01 21:59:00
  我道:“因为张元清和他联手打我,我防备张元清的多,防备他的少,后来他们两个拼了命的打,我仓促之间招架不住,就中招了。对了,崔兄刚才说救我的另有其人,那是谁啊?是吴明兄弟?还是臣威兄弟?或者是熊飞兄弟?”
  众人面面相觑,忽然都不做声了,表情渐渐都十分古怪。
  我愕然道:“你们怎么了?”
  老二道:“哥,你头上挨打了没有?”
  我道:“没有啊。”
  老二道:“那你觉不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大对劲儿,就是你有没有觉得自己变傻了?”
  “滚蛋!”我骂道:“这不是贫嘴的时候!”
  “弘道兄。”吴明道:“你刚才说和李云飞联手打你的人是张元清张连长?”

  我点了点头,道:“是啊。”
  众人的神情更加古怪,我忍不住道:“你们到底怎么了?张元清和李云飞他们人呢?”
  吴明道:“李云飞已经死了。”
  “死了?!”我悚然道:“救我的那个人杀的他么?”
  吴明道:“是的。”
  我焦急道:“那救我的那个人到底是你们谁啊?张元清他人呢?”

  老二道:“大哥,救你的那个人就是张元清。”
  日期:2016-09-01 22:00:00
  “混账!”我恼怒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吊儿郎当!你再胡说八道我——”
  “弘道兄。”吴明道:“弘德没有胡说八道,救你的人确实是张元清。”
  我愣在当场,老二惯好开玩笑,但吴明却向来严肃,他决计是说一不二的人。
  但是我兀自不大敢相信,又去看崔胜培。崔胜培点点头,道:“我赶过去的时候,就是张元清在场,正在和李云飞激斗,啧啧……俩人都好厉害呀!”
  老二道:“接着就是我和吴明兄弟过去了,我们仨是看着李云飞跟张元清打的,李云飞后来打出一掌,掌心红的像是在流血,却被张元清抓住了腕子,然后拗着手,反而打在李云飞自己的脸上了,李云飞‘嗷’的叫了一声,跟杀猪似的,一会儿就死啦!”
  “对啊,那‘血煞掌’多厉害!”崔胜培道:“李云飞打别人是死,打自己也是死,这就叫做作茧自缚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