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540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铭通过和丁长生这些日子的接触,发现,只要跟着丁长生,保管是有肉吃的,耿长文是湖州市局的局长,正县级干部,但是,而且还是从省厅下来的,这就很有挑战性,而杨铭他们干这一行时间不短了,每个人都具有了或多或少的狼性,所以不用丁长生问,他们都认为尽早下手比较好。
  “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去汇报,不过,在汇报之前,我还要做些工作,你们都累了,歇会吧,我出去一趟,找找外援,我们要做到一击必中,不能有任何的闪失,万一玩砸了,我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了”。丁长生笑笑说道。
  丁长生说的外援自然是司南下,司南下向自己伸出了橄榄枝,而湖州的情况很特殊,自己对这里是有感情的,如果司南下能站到自己这边,那么耿长文的事就会稳妥的多。
  耿长文是谁的人,相信司南下不会揣着明白装糊涂,而司南下之所以没有被清理下去,对于省委书记办公会上发生的事,他自然也是明白的,所以丁长生如果要想和司南下谈耿长文的问题,相信司南下不会不明白哪头轻哪头重。
  “咦,怎么是你?”下班后,丁长生按照司南下的意思到司南下的家里去了,这也是一个态度,按说如果单纯谈公事的话,在办公室最合适了,但是一旦到了家里,自然不仅仅是谈公事那么简单了,往往联络私人感情比较合适,因为家的氛围不是那么刚硬,很容易使一些比较生硬的公事变得很柔和,谈成的可能性也就很大。
  “怎么能不是我,怎么,不欢迎吗?我手里都快拿不动了,你倒是接过去一点啊”。丁长生假装痛苦的说道。
  “还是不是男人啊,这么点东西就把你累成这样,有本事自己拿”。司嘉仪居然一转身闪开了门,但是却没有接过他手里的东西。
  丁长生无奈,只能是自己提进去了,好在这个时候司南下居然围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了,这倒是让丁长生颇感意外,这是刮的哪股风啊,我有那么重要吗?市委书记居然是亲自下厨做饭  。
  “长生来了,坐吧,我把鱼弄到锅里就好了”。 

  “好了,我来吧,你们谈”。司嘉仪上前阻止了父亲,先前的时候不知道是丁长生来,但是到现在一看,原来自己父亲忙前忙后的就是为了这个家伙,心里一下子就不平衡了。
  虽然丁长生很有能力,而且还救过自己两次,但是丁长生对自己父亲和自己一直都是桀骜不驯的样子,先是在白山时,虽然这事事林春晓惹起来的,但是父亲已经做了弥补的努力,可是这家伙居然是不买账,近期发生的事就不用说了,让司嘉仪对丁长生是又爱又恨。
  于是司南下顺势把围裙解给了女儿,在茶几上拿了一张纸巾擦了擦手,指了指沙发,和丁长生一前一后的坐下了,茶是早就泡好了的,丁长生给司南下倒了一杯。
  “我不知道书记是要我来吃饭的,早知道这样,我该带点熟食来,这样就省事了”。丁长生笑笑说道。

  “嗯,省事是省事了,但是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知道了,很多事的目的性不是那么重要了,关键的还是过程,算了,你们年轻人都是血气方刚的时候,我不该给你们灌输这种消极思想”。  司南下一摆手,笑笑说道。
  虽然丁长生自己想谈什么他知道,但是司南下想谈什么他并不清楚,所以在司南下露出自己的底牌前,他一直都是抻着的,万一和司南下想不到一起去,那么自己该怎么进行下一步,这都是未知数。
  “你这次来,准备怎么办?”司南下先问道。
  “书记说的是哪方面?”丁长生反问道。
  司南下暗想,这个家伙,还真是想修炼成狐狸吗?小子,你还嫩点。

  “你们去了公丨安丨局,那里情况怎么样?”司南下终于是挑明了,既然是早晚要刺刀见红,何必这么扭扭捏捏呢,如果能合作,那么合作就是,如果不能合作,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也可以。
  “很不乐观,不是我夸口,我在市局的那段时间攒下的老本全都被败光了,司书记可能不经常逛街,可能也不知道老百姓怎么骂丨警丨察了,一个个吃的脑满肠肥,追的上歹徒吗?现在治安很不好,一些黄赌毒的事情又开始抬头了,可笑的是我们这位耿局长忙着收钱搞什么平安湖州行动,搞好了也可以啊,弄得企业是怨声载道,不过最令人可疑的是,局里的其他领导居然不知道这个行动到底怎么搞的?这不是很奇怪吗?市纪委难道就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丁长生的胃口很大,这一下子不单单是市局的问题了,连市纪委都被扣在了篮子里  。

  “今天关一山是不是又被拘押起来了?”司南下皱眉问道。
  “有这回事,我一来湖州,就听到了这个消息,我亲自去的检察院,要说这个陈东的胆子还真是不小,关一山的案子影响那么坏,他居然就敢把人给放了,无论是什么理由,都很难说服老百姓,好在这件事老百姓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话,后果会怎么样?谁能预料到,湖州的经济建设刚刚走向正轨,司书记,不能因为几粒老鼠屎就把这局面给败坏了吧”。丁长生虽然话很狠,但是语气却不是那么激烈,因为即便是司南下阻止自己查办耿长文,决定权不在司南下这里,而在李铁刚那里。

  “斗争向来都是残酷的,政治上的斗争会更加的残酷,一脚踏空,可能这一个家族就完了,所以但凡还有一丝希望,他们都会顽固到底,这是我多年做纪委书记的经验,关一山的背后是汪明浩,这是不容抹杀的事实,其实长生,这个案子一直都是拖而不办,包括汪明浩也是安然过关,这都是有原因的,这一点你想过没有,汪家在湖州也是百年大族了,不比你我这样的外来户,所以方方面面的关系很复杂”。司南下终于是说实话了,他不是不想办,而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司书记,这个案子的阻力不是来自下面,而是来自上面,关一山的行为非常的恶劣,影响太坏了,其实,要我说,对于党员干部的惩处力度还是太轻了,因为这些人是代表党,代表政府的,一旦出问题,不单单是影响政府的威信为题,他败坏了群众对党和政府的信任,我们一边把坏人揪出来,一边宣扬我们是诚实信用廉洁的政府,头天刚刚看了领导慷慨陈词的讲话,第二天被逮起来了,你说老百姓该信谁?现在一旦出现了问题,政府越是辟谣,群众越是认为有事,这样下去,这个社会该怎么办?”丁长生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句句都在理上,而且这些道理不难懂,是个干部都明白,但是结果了,人人都揣着明白装糊涂,你骗我,我哄你,只要大家都过得去,其实就是那么回事吧。

  日期:2015-12-14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