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57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个月时间,按说也不太短,但在人生长河中是微乎其微的一段,有时回头去看,往往是转瞬即逝。刚刚过去的这三个月,对于参加培训的这些学员来说,却意义重大,在各自的仕途之路上会占据重要位置。楚天齐庆幸,庆幸自己这九十来天没有虚度,不光是得到了一份重要履历,而是自己实实在在的收获了很多。这份收获既包括书本和课堂上的知识学习,也包括自己眼界的开阔和看问题角度的变化,更包括对自己“为民思想”的升华,让自己对“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和认识。

  在九十天的培训学习中,还结交了好多朋友,这些朋友包括学员,也包括任课教授。楚天齐从教授那里学到很多,同样在同学们身上也借鉴了不少。
  昨天毕业典礼结束后,楚天齐就在想,何时能够再踏入这个神圣的所在。现在身处火车之上,离省城的距离越来越远,他的这个想法再次蹦了出来。他回答不了自己,是五年,是十年,还是更长?世事变化,谁又能说的清?就好比这次机会,自己是赶上了,但和他一样级别的人却没有这么幸运。以后自己会不会这么幸运,就未可知了。
  迷迷糊糊中,楚天齐睡着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楚天齐下地,来到过道上,透过拉开帘子的窗户玻璃,看向车箱外面。

  外面的景物既清晰又熟悉,同时车速更慢了,楚天齐意识到,火车就要停下来了,自己该下车了。
  “各位旅客,玉赤站马上就要到了,下车的乘客请做好准备。”列车员的提示,再次响了起来。
  楚天齐回到小屋里面,从铺位下拿出自己的两个提包,拿在手中,再次来到车箱过道上。
  列车停了下来,楚天齐随着人流走出了车箱。当他双脚踏到地面上的那一刻,心中暗道:我回来了。同时一丝愁绪涌上心头:等待我的会是什么?马上调离,还是虚挂起来?楚天齐回答不了自己,但他感觉,肯定不如在青牛峪常务位置上实实在在干工作,他的心情一下子沉重起来。
  无论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现在填饱肚子才是最重要的。想到这里,他大踏步的随着人流,向出站口走去。
  楚天齐跨过出站口栅栏小门,向四外看去,准备寻找一家吃饭的餐馆。目光所及,一个人正笑颜如花的看着自己,他轻揉了一下眼睛,再次看去,那个人不是宁俊琦又是谁?顿时一阵幸福感涌上心头:俊琦来接站了。
  楚天齐快步走了过去,“嘿嘿”一笑:“你来啦?这么早?”
  “哎哟,这不是楚乡长吗?这么巧?”宁俊琦玩味的说道。就好像突然看见他,又好像就是偶然遇到一样。
  楚天齐先是一楞,马上赔笑:“巧吗?请问您回乡里吗?捎我一程。”
  “不回。”宁俊琦说完,抬脚就走。
  楚天齐焉能被她“欺骗”,快步追了上去,搭讪道:“不回也不要紧,反正你肯定要回的,我就赖上你了。”
  宁俊琦把脸扭向一旁,嗔道:“脸皮厚。”说完,她快走几步,到了一辆银色“现代牌”轿车旁,并用钥匙打开了车门。
  “宁书记,成大财主啦?什么时候换的车?”楚天齐夸张的绕着车转了两圈。
  “少费话,走不走?”宁俊琦并不买他的帐,气咻咻的说。
  能不走吗?楚天齐把两只提包放到汽车后备箱里,一拉车门,坐到了副驾驶位上。
  宁俊琦上了汽车,坐在驾驶位上,把钥匙插到锁孔上以后,却没有要开车的意思。反而双手环抱在胸前,身子向后一仰,靠在车座上。
  楚天齐一看她的架势,知道她有火,也知道她为什么有火,所以他乖乖的选择了沉默。后来靠在椅背上,干脆闭目养神起来。
  “你,你耍什么肉头阵?学会无声对抗啦?”宁俊琦终于忍不住,说话了,“和女同学喝酒的劲头哪去了?”
  “我这怎么是对抗呢,不是正在虚心听讲吗?宁书记,你可不能冤枉好人呀。”楚天齐把头凑到她的近前,。
  宁俊琦急忙把头侧向另一边,大叫道:“把嘴拿开,臭死啦?全是酒味。”然后不加思索的说,“好人,凡是说自己是好人的,都不是好人。”
  “是吗?那你说,你是好人吗?”楚天齐追问着,见她无言以对,然后“嘿嘿”一笑,“你倒提醒我了,要不我现在马上去刷牙,刷干净了,你再闻闻。”

  宁俊琦夸张的打了一个寒噤:“恶心死了。”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小包口香糖递了过来。
  楚天齐一伸手,接了过来,剥开后拿出一块,放到嘴里,嚼了几口后,夸张的说道:“嗯,不错。以后我也准备点这个东西,每次见你之前嚼一片,你肯定就愿意闻了。”说着,又故意往她跟前探了探头。
  “谁愿意……”宁俊琦再次往旁边一躲,嗔道,“流氓劲又来了,坏死了。”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对不对?”楚天齐“厚颜无耻”说道。
  “好啊,今天终于说出心里话了。怪不得那么招蜂引蝶呢,原来你一直是这么想的啊。”宁俊琦说着,“怒不可遏”的挥起拳头,捶在了他人身上。
  楚天齐一边“享受”着美女的“按摩”,一边不住嘴的说着:“打是情,骂是爱,摸*摸脸蛋也不坏。”

  “哎,你,真拿你没办法。”宁俊琦轻叹一声,停止了对他的“教训”。然后埋怨道,“怎么现在变成酒鬼了,见酒那么没命?你就不怕睡过站了,不怕把东西丢了,不怕把你自己丢了?喝坏了怎么办?你想过叔叔、阿姨没有?想过我……想过工作没有?呜呜呜。”宁俊琦忽然趴在方向盘上哭了起来。
  这来的哪一出?刚才还是女拳击手,怎么现在变成林妹妹了?来不及细想,楚天齐用手轻抚着她的后背,慢声细雨安慰道:“俊琦,是我不好,你昨天打了那么多电话,我都没有接听,你肯定担心死了,我以后不会这样了……”楚天齐把能想到的好话,都喋喋不休的讲了一遍。
  宁俊琦扬起梨花带雨的俏*脸,带着哭腔道:“你父亲受伤在家,母亲身体也不好,你怎么能这样呢?再说了,一个人坐十多个小时夜车,碰到坏人怎么办?有个磕碰着怎么办?喝傻了怎么办?”说着,很自然的把右手抚上他的脸颊,“看看你,胡子拉茬的,眼窝深陷,脸色还那么难看,比哪次住院都憔悴。这么不知道爱惜自己身体,气死我了。”
  楚天齐双手紧紧抓*住她的右手,动情的说:“俊琦,让你担心了,都是我不好……”

  “去,又开始花言巧语了,我才不上你当呢。”宁俊琦说着,一边警惕的看着车外,一边使劲去抽出自己的手。
  楚天齐“嘿嘿”一阵坏笑,不但不松手,反而还把她往怀里拽。
  日期:2016-09-02 06: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