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57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身上软绵绵的,胳膊、腿都没劲儿,嘴里苦不苦甜不甜,反正不是个味,舌头好像也还有些发木。楚天齐又仔细想了想,之前发生的一些事情才连了起来。自己喝了很多白酒,后来就回了宿舍,再后来接到云翔宇电话,他和于涛把自己送到车站,还送上了车。
  嗓子渴的冒烟,胃里也不太好受。楚天齐坐起来,想在包里找点儿水喝,这才想起来自己没有买水。但他依然从床*上下来,猫腰向床下摸去,他想看看自己的包是不是在下面。触手所及,抓到了包的带子,他顺手拉了出来,正是自己的包,而且两个包的带子还被拴在一起。他不禁摇了摇头,心道:这肯定是云翔宇他们所为,生怕自己喝多了,下车时再丢三落四的。
  楚天齐注意到一个手提包鼓了,他记得这个包应该只装了一半东西。心里带着疑惑,他解开了系在一起的带子,打开了那个包。包里最上面是一个食品袋,里面有面包、火腿、还有水。他迫不急待的拿出一瓶水,正准备拧开瓶子,忽然一个念头跳了出来:不会是别人的提包吧?
  楚天齐停下打开瓶子的动作,赶忙在里面翻了起来,一个鲜艳的红色证书到了手上。他笑了笑,打开这个本子,“楚天齐”三个字跳入眼帘。没错,正是自己的优秀学员证书,只是证书里还夹着一张白纸。他带着疑惑打开了折叠的纸张,站起身,就着微弱的灯光看了起来。
  纸上一共四句话,像是一首打油诗:酒是毒药真不假,能把好汉喝趴下,乱脑乱心亦乱话,性情使然干杯吧。
  楚天齐看出来了,字体是于涛的,他是在调笑自己喝酒误事呢。想想也是,自己喝的几乎都断片了,还是被他俩送上车的。所幸于涛给自己弄了个下铺票,要是站票和上铺的话,还不知道出什么洋相呢!你于涛既然这么调理哥们,那我只能拿你买给我的东西出气了,想到这里,他打开了手中的水瓶。
  虽然对自己很是无语,但解决口渴才是当务之急。楚天齐嘴对着瓶口,“咕咚咚”的灌了下去,顿时嗓子不像那么干了,胃里也稍微舒服了一些。
  好小子,你虽然拿话讽刺了我,但看在给我准备了这些吃喝,我就不和你一般见识了。楚天齐心里自嘲的想着,就准备打开面包袋,拿出面包来吃。
  正这时,裤子口袋里一阵震动。楚天齐用手一摸,是自己的手机,他赶忙把手机拿了出来。上面跳出一个号码,是宁俊琦的手机号,他心里一甜,按下了接听键,叫了一声“俊琦”。
  手机里没有回音,只有呼吸声传过来,过了有十来秒还是没有声音。

  “俊琦,你怎么不说话?出什么事了?”楚天齐边对着手机说着,边拉开门口的小隔断,走了出去,到了过道上。
  “你舌头还这么硬呀?一会儿多喝点水,要不胃里该难受了。”宁俊琦的声音很轻柔,也似乎有些疲倦。
  楚天齐心里一暖:“嗯,我听你的。俊琦,你真好!”
  “没喝过酒呀?一碰到女孩子就失了分寸,真让人不省心。你呀……”宁俊琦埋怨了两句,话题一转,“现在到哪了?”
  楚天齐拉开窗户上的帘子,向外面望去。车窗外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只能看到远处影影绰绰的树木和房子。便说道:“不知道到哪了,看不清。”
  “是吗?那你看看几点了?”宁俊琦的声音传了过来。
  楚天齐抬起胳膊,看了一下手表,他有些疑惑是自己看错了,忙又仔细看了看,才对着手机道:“一点三十五了。”
  “嗯,还没糊涂到家。行了,休息吧。”宁俊琦说着,然后好似打了一个哈欠。
  怪不得她要问自己“到哪了”,又问自己现在“几点了”,原来是怕自己还不清醒,在测试呀。想到现在都后半夜了,宁俊琦还在牵挂着自己,楚天齐不禁心里再次一暖:“俊琦,时间不早了,辛苦了,你也休息吧。”说着,他对着手机“啵”了一声。
  “讨厌,就知道哄人家。只要你丢不了自己,我就放心了。挂了。”宁俊琦说到这里声音戛然而止。

  知道对方挂断了,楚天齐从耳边拿开手机,再次看了一下上面的时间,确实是一点半多了。他发现上面有好几个未接来电,急忙翻看了一下号码,有云翔宇、于涛的,有周仝、肖婉婷、岳佳妮的,还有田馨的。打来电话最多的,就是宁俊琦,至少每隔二十来分钟就打一次。
  有人关心真好,楚天齐感觉很温暖,同时也暗暗告诫自己,以后可不能这么喝了。现在回电话不合适了,只能等到明天了,这样想着,楚天齐回到了隔断小屋里。
  手提包还敞着口在地上放着。楚天齐急忙蹲下*身,从里面拿出一个面包和一根火腿,然后把包的拉链拉好,重新推到了铺位的下面。
  面包和火腿进肚,胃里的那种烧灼感似乎也轻了一些。楚天齐躺到窄窄的卧铺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一些事情从大脑中纷纷闪过。

  胃里难受,头脑发沉,楚天齐知道这都是拜喝酒所赐。一场大酒后,各位学员都各奔东西,由于自己酒后沉沉大睡,连和同学们告辞的事也错过了。不知同学们会怎么想自己这个人?是认为自己豪爽义气,乃性情中人?还是觉得自己嗜酒如命,难成大器?不管怎么说,肯定会给很多人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全班五十八名学员,来自全省十多个地市,来自不同的行业。如果不是这次的科级干部特训班,绝大多数人不会见面,最起码不会在这个时候见面,这就是田馨曾经说过的“缘分”。
  想到田馨自然又想起了党校,想起了党校的各位教授。如果不是这次有幸得到这个指标,就不会来到省委党校,就不会进入特训班,更不会结识这些教授。几位教授那可是省里各个行业的大专家,个别教授更是在全国也有想当当的名头和地位,平时见一位都很难。即使有幸得见和接触,也肯定会时间短暂、匆忙,而这次自己却和这些教授相处了三个月,而且还多次面对面得到他们的教诲,这不得不说是自己的幸运。

  以培训厅级干部、处级干部、党校系统师资为主,间或培训乡镇丨党丨委书记的省委党校。在千年到来之际,在新世纪即将开始之期,竟然“自降身段”,向全省科级、副科级干部伸出了橄榄枝,开办了这个特训班。虽说培训班的人数规模,相较于全省科级干部的总人数,占比极低,但毕竟是千载难逢的一次机会,而自己却有幸成为了其中幸运的一员。这份幸运,不亚于买彩票得大奖,更难得的是可遇而不可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