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706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周不知道这三份原本是宋朝阳、杜民生与李睿一人一份,还道是宋朝阳、李睿与自己一人一份,因此也没多想,点头接受下来。他却不知道,李睿是把自己那份赠给他了,而李睿也并未点破这份人情。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李睿还不至于为了赚取老周的人情而做作。
  交代完了以后,李睿回到会展中心那间多媒体播放厅里,跟着看了个尾声,等视频结束后,众人走出播放厅。这时李婧又在外面等着了。
  李婧把宋朝阳请到一边,私下里邀请他参加晚上宴请省市嘉宾的宴席。宋朝阳以正在喝中药为由拒绝了。李婧倒也没有强求。两人说了番客气话后,宋朝阳提出告辞,被李婧送出会展中心,两人在门口握手道别。

  随后李婧居然又主动递手给李睿,也要跟他握手。这里之所以用“居然”二字,是因为李婧这么做,有点跌副市长身份的面儿;可要是论及李睿的特殊身份,李婧这么做也无可厚非。因此宋朝阳看到这一幕后,并不觉得奇怪,也没多想。
  李睿握住李婧那只保养极好、软柔无骨的小手,客气道:“李市长您快回去陪省里来的客人吧,我们就先走了。”
  李婧嗯了一声,却偷偷用食指在他掌心里挠了挠,也不知道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李睿讶异的看向她,却又收到她一个若有情若无情的眼神,当着老板的面也不敢多问,只能假作什么都没发生。
  上车后,宋朝阳疑惑的问道:“好好的文化博览会,怎么还出现性博览了?小睿,你刚才看到了吗,居然还有一个展馆专门用于性博览,里面有内衣模特走秀、人体彩绘和成人用具展览,吓我一跳,还以为走错地方了呢,也不好意思问李市长……我说之前怎么有人说博览会上有光屁股模特呢,敢情在这儿呢。”
  李睿回头对他解释道:“性文化也算是文化的一种,而且现今性文化产业受众面最广,创造产值也较传统文化为多,因此也就并入文化博览会里头了。当然最重要的是,那个性博览所属的公司是本次文化博览会的赞助投资方之一,公司老板既然为博览会做出贡献了,李市长也就只好让她从博览会上赚取一些收益。”
  宋朝阳这才恍然大悟,连连点头,道:“这就是引用民间资本的典型案例啊,我们可以学着点,只要合理运用民间资本,很多事情都是可以做成的。”

  李睿见他对这个性博览一点成见都没有,暗松了口气。
  车到市委,主仆二人赶到办公室,各自忙碌一阵,等到下班的时间了,便下楼去后院食堂吃饭。
  吃饭的时候,李睿当闲聊,把之前偶遇胖和尚法愚、被邀算卦的事情讲了出来,当然,没敢说被法愚算中自己红颜众多的事,毕竟那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更没必要叫眼前这位老板知道,至于别的几个方面,工作、婚姻、家族什么的,全都讲了。
  宋朝阳听后第一时间反应过来,道:“你被他骗了!他事先潜伏在你家小区附近,跟你家邻居打听清楚你们家的事情,然后假作与你偶遇,给你算卦--他已经打听清楚了你的事,自然是说什么对什么,你却以为他是算卦算出来的,结果就上当了,这种把戏我见过太多太多了,你不是第一个上当的,可也不是最后一个,呵呵,小睿啊小睿,想不到你这么聪明睿智的人也会上这种恶当。”
  李睿摇头道:“我也这么想过,但后来发现他这么做的概率很低……”说着将自己的想法与所遇讲了,着重提到两点,一,自己家族的情况,他就算是想跟人打听,都打听不到,因为外人谁也不知情;二,他并没有强行索要卦资,而且还允许后交费,试问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骗子?除非他图谋更大?但如果他真是以算卦为骗人之术,他又能有什么更大的图谋呢?

  宋朝阳听他说完,陷入了沉思,等回过神来,已经对法愚和尚产生了强烈的兴趣,道:“你说他自言在城西的菩提寺挂单,菩提寺远不远?”李睿摇头道:“不远,开车过了西三环不远就是。”宋朝阳道:“那好,吃完饭,我们去菩提寺一趟,我去见识见识那位大和尚,同时请他也为我算一卦,就当是散心了。下午不上班了。”
  李睿心中暗暗高兴,如果下午不上班了,那自己晚上就能请陈丽菡吃饭,吃完后还能陪徐达喝酒,两边都不耽误,这可是太美了,道:“好,我跟秘书一处找辆车,吃完饭我拉您过去。对了,您最好换身普通点的衣服,别被法愚一眼看穿身份,您不知道,他可是个人精,什么都知道的……”
  两人打算得挺好,可还没出门,就被急急忙忙闯进来的秘书长杜民生挡在了门内。
  “书记,刚刚接到消息,原青阳市音乐艺术学院院长徐胜华,于今天早上被人发现死在高开区郊外一个荒废的机井里面,井口旁边地上留有他写的遗书!”
  杜民生语气冷静的说完,但他的表情并不像他的语气那么冷静淡定,有点慌乱,也有点紧张。
  宋朝阳大吃一惊,张大了嘴巴,却说不出话来。

  李睿也是吃惊非小,要不是看秘书长脸色肃然,真要以为他在说笑话了,不过话说回来,在单位里面,杜民生几乎从来不开玩笑。
  宋朝阳思虑半响,冷然问道:“他遗书里面怎么写的,就因为我要查他,他就畏罪自杀了?”杜民生缓缓摇头,道:“到现在还没拿到遗书,也就不清楚里面写的是什么,要不我让公丨安丨局送过来?”宋朝阳不置可否,又问:“市教育局知情了吗?”杜民生摇头道:“不清楚。”
  李睿道:“我给桑局长打个电话问问。”宋朝阳嗯了一声。
  李睿随后走到外间给市教育局长桑同光打电话。留在里间的宋朝阳与杜民生对视一眼,都是默默无言,心里各有一番思虑。
  不说徐胜华人品如何,又犯下多少错误与问题,只说他死了,是因为宋朝阳调研市音乐艺术学院才死的,那么宋朝阳就与他的死有着脱不开的关系。尽管他是畏罪自杀,于律法上面与宋朝阳没有一丁点的关系,但站在人情角度,宋朝阳还是要付一定责任的。而陪同宋朝阳调研的秘书长杜民生自然也跑不掉,多多少少有点沾染。两人就是考虑到徐胜华之死与己有关,这才心情沉重不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