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382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市委开完会的第三天了,悬在华子建头上的那把刀还没有落下来,华子建也抓紧料理自己的后事了,一大早,几个华子建的嫡系有来看望了一次他,林逸来的晚点,她准备到乡下去,特意过来看华子建,不过感觉华子建的姓许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低落,所以她就简单的说了几句话,准备离开了:“华书记,那我就先走了,我原来待得那个高坝乡书记张茂军最近到广州去了,我过去看看。”

  华子建眉头一杨问:“张书记什么时候去的?”
  林逸想了下说:“好像是大前天吧。”
  华子建点点头说:“你等下我,我和你一起过去。”
  林逸有点不解,华子建现在还要下乡干什么,都这个时候了,也不知道好好休息一下,考虑和活动一下将来的事情,但她嘴里不好说,就点点头,又坐了下来。

  华子建走到了办公桌旁边,拿起了电话:“孟部长,你通知一下,让电视台来几个人,和我一去下乡检查一下,你们宣传部也派人随同检查。”
  林逸暗吸了一口气,她明白这意味这什么,看来华子建不仅没有因为打击消沉下去,他还要展开一次反击了,谁都知道高坝乡书记张茂军过去是哈县长的嫡系,现在也算的冷县长的嫡系了,每一次在阵营的对决中,他总是跳的最欢,看来华子建要拿他开刀。
  对华子建来说,他要在离任前扫清洋河县的所有垃圾已经是刻不容缓的事情了,他也和组织部的马部长商议过,一早马部长也给他回了话,人员名单和准备工作都已经就绪了,但华子建还需要一个契机,他不能无缘无故的做一次较大规模的调整,他需要一个合理的借口,那么或者这个张茂军就是这次调整的导火索。
  很快,宣传部的干事就来说,电视台准备好了,车也到了县委,问华子建什么时候走。
  华子建看看林逸说:“那我们现在就过去吧。”
  两人到了院中,华子建没有带车,他坐上了林逸的车,带着电视台和宣传部的人就往高坝乡开去了。
  按华子建过去的习惯,他下基层检查工作或视察调研不喜欢人欢马叫、车水马龙、前呼后拥,随同人员最多不会超过2人,秘书与工作有关的部门或单位负责人,涉及到对全县工作有指导意义的检查调研会叫秘书通知电视台记者随同。
  还有一个叫很多人看不懂、捉不透的习惯,也是最让下面担心的习惯,那就是下基层他一般不与任何人打招呼。他自己决定调研的选题和项目后,直接下达到点上或现场,他是要把最真实、最原始的情况掌握到手,只有发现某些问题后,他才会通知当地领导到场质询。
  这也体现了华子建务实、清廉、为民的作风。同时能检查到基层干部的工作态度和民声反映。

  早在一两个月前,华子建就接到过群众上丨访丨,他们说张茂军有贪污受贿行为,这或者并非空穴来风、子虚乌有。
  虽然华子建在一次常委会上提起过,但冷县长口口声声说张茂军是好干部,群众告状是小题大做,无理取闹,但孰是孰非、谁对谁错需要时间来检验。
  华子建才不相信冷县长说的鬼话,在洋河县,只怕很少有几个干部屁股后面干干净净的,但华子建并没有急于在当时处理,他有太多的事情要考虑,他一直隐忍未发,好钢是要用在刀刃上的。
  一路上,华子建和林逸说说笑笑,一点都没有人们预想的那种悲愁的情绪,这让林逸也很佩服,当一个宦海中人把权利和官位看的如此平淡的时候,在官场他已经就算是一个超人了。林逸真诚的说:“华书记,我很佩服你。”
  华子建和林逸都坐在后排,他很奇怪林逸这句话,就问:“所以意思,为什么佩服我?”
  林逸没有看华子建,她沉静的说:“我没有看到你胆怯和伤心。”

  华子建就笑了,说:“因为你看到的其实只是一种表面的现象,我有沮丧,也有灰心,但我不能天天把它挂在脸上,也不能像祥林嫂一样见人就说,我其实很珍惜这段时光的。”
  华子建说到后来,脸上真的就有了一点哀伤,林逸是满含哀愁的转过头来,看着华子建,多好的一个领导啊,就这样,他就要离开洋河,他犹如一颗划破夜色的流星,点亮了夜空,带给人了幻想,但只在一瞬间,他就要黯然失色,灰飞烟灭了,自己在3年,5年,10年后,还会记得他吗?
  华子建看到了林逸眼中浓浓的悲伤,他努力的振作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摇摇头说:“林县长,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好不好,好像我彻底完蛋了一样,说不上我将来调整到市里去,前途更好呢。”
  林逸也勉强的笑笑说:“像你这样有能力,有魄力的人,走到那里都一定会大放光彩的,我一点都不为你紧张。”
  华子建笑笑,看着春天开始的鸟语花香,他的心就漫游在那薄云飞过的山峰,或者,自己应该稍停一会,为的是挡住太阳,教地面的花草在它底荫下避避光焰的威力。
  小车在高坝乡的街上华子建就让停住了,华子建看到街头扎堆儿闲坐着一群老人,他决定,就从这里开始吧。
  “嘎”的一声,车子在距老头们闲坐前20米的公路边沿停下,华子建下车来到他们中间,和颜悦色问大家:“各位乡亲好啊,现在的农事搞得还顺利吗?乡亲们,有什么困难没有?”
  这些老头一见他,虽然不认识,但知道肯定是个当官的,老头是不怎么害怕当官的,自己都七老八十的了,管你是什么干部,有个老汉直言快语地说:“农事到是没什么问题,就是我们心里有气,在这骂几句。”
  华子建暗暗高兴,看来真的找对地方了,他就问:“这么好的社会,有什么生气的。”
  那面宣传部的干事也很精明的让电视台几个人架起了长枪短炮,开始拍摄了。
  老头一点都不怯场,说:“我们生气是因为高坝乡干部太烂,光前年就吃了几十万元钱,你说我们乡现在很多正事没钱,但他们还那样乱花,能舒服吗?”
  旁边还有一个老头也说:“张书记又到广州去了,你说说,那坐一趟飞机多钱,每年都去,也没见带回来个什么。”
  日期:2015-12-13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