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57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田馨说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关于离校前的规定,党校已经专门发了文字通知。至于她说的自费聚餐的事,在前天也已知晓,当时岳佳妮还专门征求过大家意见,大家都举双手表示了赞成。
  “聚餐地点我已联系好了,也告诉了岳佳妮同学,十一点的时候我们集体出发,一同打车前往。”田馨说到这里,看了一下手表,“现在还有不到半个小时,大家可以自己安排一下时间,十一点前准时出发,三位班干部组织一下。”
  杨崇举、岳佳妮、姜云生一同表态:“好的”
  田馨说完,先出去了。

  学员们该收拾的东西都已收拾停当,只有几位获得优秀的学员,需要把证书放回宿舍,或是装到自己的包里去。
  岳佳妮开始按照预算的就餐标准,每人收取一百元就餐和交通费用,到时多退少补。杨崇举和姜云生开始安排出行时的分组,每组四人,有一人负责张罗同组的人乘车。
  蒙蒙细雨还在下着,看样子一时半会还停不下来。
  不到十一点钟,所有学员全部集中到党校门口、自动伸缩门外面,经过清点人数,正好五十七名。这时,田馨也正好赶到。
  按照刚才的分组,每组都有一名带路的人,楚天齐这组由肖婉婷带路,车上还有周仝和陆勇。
  二十多分钟后,出租车停了下来,众人下了汽车。楚天齐抬头一看,路边不远处全是三层商用楼,他们要去的餐馆就在其中。餐馆上的牌匾很有意思,黑底金字:那些年。看这个名字,倒很应景,怀旧的意味很浓。
  餐馆里的布置、陈设也是故意做旧,仿佛好几十年前的样子。聚餐地点在三楼最大的房间,房间的名字更有意境,竟然和一首歌曲的名字相同:何日君再来。
  楚天齐心道:这家伙,选这么个地方,不是故意要整景吗?同行的人脸上的神情也有些怪异,大概大家的心里都有这种感觉吧。
  餐包里共五张桌子,每张桌子摆了十二把椅子,看上去稍微有点挤,可能是十人桌临时加了两把。墙上挂着一些怀旧的照片,整个房间的色调也是那种泛黄的怀旧色彩。
  十一点半的时候,大家都到齐了,五张桌子坐了个满满当当,只有两张桌子少了一人,是十一位。

  人一到齐,田馨便告诉服务员开始起菜。菜品都是提前点好的套餐,上的很快,不一会儿四个凉菜上齐,热菜也已上了四个。此时,各桌上的酒杯都已斟满,楚天齐注意到,酒杯中全是斟的白酒。
  田馨手端酒杯站起来,清了清嗓子,说道:“同学们,大家来自不同的地市县区,能够聚到一起就是缘分。这个缘分得益于组织部的英明决定,得益于省委党校举办的新世纪基层党员干部特训班。让我们举起酒杯,为这份缘分干杯,为第一期特训班干杯。”
  “对,为缘分干杯,为特训班干杯。”众人一致响应,纷纷起身。酒杯碰撞在一起,发出轻脆的声响,众人和田馨一道,喝干了各自杯中白酒。
  接着,田馨又提了第二杯酒和第三怀酒,感谢大家对她工作的支持,同时也祝大家回到各自工作岗位上能够成就更大的辉煌。
  三杯酒过后,酒桌上的同学们开始捉对厮杀,或是打圈敬酒。同时不时出击别桌,并随时应对一拔拔敬酒的人。到最后,好多人不再坐着喝,而是手拿酒杯来回走动的喝了。
  做为优秀学员,做为大家心目中真正的班长,楚天齐自然也成了众人敬酒的对象。面对三个月的同窗,面对大家友好的表示,楚天齐一反平时的低调,来者不拒,敬酒必干。
  本已喝的红头胀脸,但三位美女款款来到面前,又是“天齐哥”、又是“楚兄弟”的叫着,楚天齐当然更不能拒绝,和三位美女又连干了三杯,这三人正是肖婉婷、岳佳妮、周仝。
  仗着功夫护身,仗着身体素质过硬,楚天齐尽管喝得超量很多,但他没有喝倒。在酒宴结束的时候,同周仝、肖婉婷、陆勇一起打车返回了党校。

  只是当和陆勇互相搀扶着回到宿舍后,身上紧绷着的弦一松,楚天齐直接趴到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一阵又一阵的铃声,将楚天齐惊醒,他迷迷糊糊中拿过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楚大乡长,看看几点了,该动身了。”手机里传来云翔宇的声音。
  楚天齐这才想起,是云翔宇来接自己去车站了,忙答了一声:“好的,我马上出去。”然后挂断了电话。
  此时,他才注意到,刚才放手机的地方有一张白纸,上面写着几个大字:我先走了,后会有期。
  楚天齐知道这是陆勇留下的,大概是对方走时,看自己睡的香甜,没有叫醒自己。
  楚天齐拿出毛巾,到水房用晾水浸湿,擦拭了脸颊后,才觉得清醒了一些。回到宿舍拿上自己的物品,关上屋门,来到楼下,把房卡给了值班人员。

  走出学员楼,这才注意到,细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止了,到处湿漉漉的,空气中充斥着泥土的味道。
  楚天齐手中提着自己的物品,回头望了望这座住了三个月的楼房,心中充满了不舍。然后大踏步向门口走去。
  刚刚走出党校大门,楚天齐就看到,一辆白色轿车停在党校门口,驾驶位上的云翔宇正向自己招手呢。
  楚天齐快步走向汽车,把东西放到后备箱里。然后返回身,驻足良久,看向这个生活了三个月的所在。大门上方的八个金色大字,经过雨水冲刷,更加光彩夺目。透过伸缩自动门的上方,可以看到位于院内的党政楼,整座大楼尽管默默无声,却透出无限的庄重和神圣。
  楚天齐恋恋不舍的上了汽车,坐到副驾驶位上。
  “楚乡长,别那么多愁善感,该回家了。”于涛坐在后排座位上,边说边把一张车票递了过来。
  楚天齐扭回头,接过车票,冲着于涛“嘿嘿”一笑,对着云翔宇道:“师傅,开车。”
  “谱够大的。”云翔宇说着,发动了汽车。
  汽车启动的一刹那,响起了熟悉的旋律,女歌手那如泣如诉的声音传了出来:“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
  此君非彼君,此别非彼别,但一句“何日君再来”,何尝不是自己现在内心的写照。楚天齐探头望着渐渐远去的省委党校,心中如是想到:什么时候能再来啊!
  楚天齐迷迷瞪瞪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感觉很陌生。目光所及,光线很弱,对面竟然有一套上下床,床*上还都躺着人。他收回目光,看向自己头顶,只看到一块板子。
  楚天齐用手掐了一下胳膊,确信不是在做梦。同时更加疑惑:这是在哪?他晃了晃有些发胀的脑袋,闭上眼睛想了起来,很快一丝记忆片断涌了出来:云翔宇和于涛送我到车站,送我上车。想起来了,自己是在火车上。想到这里,楚天齐睁开眼睛,再一次看了看,可不是吗?这不是火车上又能是哪里?
  日期:2016-09-01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