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535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首先第一个原因是赵林的作用,这小子不停的给耿长文介绍各种朋友,当然了,这些朋友来自哪里,只有赵林知道了,反正都是在湖州做生意的人,想着办法巴结这位耿局长,第二个原因是丁长生走了,离开了湖州,这让紧张了很久的耿长文终于是放下心来。
  更为重要的原因是他发现,当一个人第一次伸手了后,再想把手缩回来是一件很难的事,开始的时候是一些烟酒礼品,后来还是烟酒礼品,但是盒子里却不再是烟酒礼品了。
  他向罗东秋提过几次想挂个副市长,兼任公丨安丨局长,可是罗东秋一直都没给回话,他在一个朋友那里听到这么一种说法,罗东秋的老子罗明江其实在省里早就不是一言九鼎了,副市长这样的位置,肯定是要经过常委会的,那么这就等于自己上升的空间堵死了。
  《潜伏》里的站长吴敬中说过这么一句话,每个人都有解甲归田的时候,如果不是为了钱,谁愿意当这个官呢?可见,钱成了衡量一个人价值的唯一东西,理论上说实践是检验审理的唯一标准,可是理论是建立在经济基础上的,饿上三天什么理论都抵不过一个窝头,这是人的层次决定的,而金钱恰恰决定了你的人生层次的高低。
  耿长文上升无望,如果再不捞点钱,那自己在湖州的一切都白费了,而且罗东秋曾经答应他,如果能拿下华锦城,他可以分到百分之五,这也是他不遗余力的想将华锦城弄回来关进去的原因所在,任何时候,对钱的欲望将超出你对人生中其他欲望的总和,这是有理论根据的,自从钱造出来那一天起就决定了这个现实。
  “罗少,有件事想向您汇报一下,丁长生到湖州来了,说是省纪委的巡视组,下午要到市局来调查,我这边是不是先暂停一下?”
  “你是说华锦城那件事吗?华锦城和丁长生本来就是穿一条裤子的,他能巡视,你就不能调查吗?一定要往华锦城和丁长生之间的关系上调查,即便是没有,你是一个市局的局长,还能造不出这点事来,老耿,我怎么发现你最近脑子不好使了?”罗东秋在电话里毫不留情的训斥道。
  “老弟,你这次回来,不会是来真的吧?”虽然知道丁长生和这个耿长文不对付,但是官场上讲的是当面一团和气,背后白刀子伺候,像丁长生这样明目张胆的警告耿长文,这是很少见的,因为都不想撕破脸,因为谁都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谁背后没有人,谁知道下一步会踩到什么屎?
  所以,该给的面子要给足,像丁长生这样子,这摆明了就是你死我活了,不留后路,这可不是好兆头,陈东现在想的不再是和耿长文怎么进一步合作了,他在想怎么把丁长生这尊瘟神送走,最好是送的离自己远远的。  

  “陈检,连你也以为我是来走秀的?要是走秀的话,我何必这么大动干戈的到湖州来,江都不是更近吗?反正也不会处理什么人,调研一下,指导一下,吃吃饭,打打牌,不是很好?”丁长生看了一眼陈东,心里很看不起这个墙头草,一会向左,一会向右,摇摆不定。
  其实他很理解陈东,作为下面的人,工作起来确实是不易,不但要做好手头的事,还得处理好方方面面的关系,不过,做到陈东这个地步,他的眼睛不会再盯着下面了,他只要把眼睛盯住上面就可以了,只是上面屁股太多了,并不是每一个屁股上都写明了可以把自己拉上去,要是那样的话,就太简单了  。 
  “那,这么说,这次老弟来是为了关一山的事?”陈东皱眉问道,他实在是有点后悔将关一山放出去了,如果关一山还在自己手里,至少丁长生是不会注意到自己这里的,昨天来的,今天就到自己这里来问关一山的事,看来是听说什么了。()
  “陈检,这里没有其他人,你觉得湖州目前的情况是不是有种起死回生的感觉?”丁长生点了一支烟笑道。

  “是,这两年是有所发展了,这和市领导的努力是分不开的”。陈东讪讪的说道。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我每次去省里,石部长都会详细的问我湖州的情况,很明显,石部长虽然去了省里,但是他还是很关心湖州市的,你也是市里的老人了,应该知道当时石部长是因为什么原因离开的湖州,可以说,老领导一直都是耿耿于怀的,现在湖州发展了,他很高兴,但是湖州存在的问题他比谁都清楚,只是他没来得及处理罢了,他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湖州的大好局面被破坏的”。 丁长生淡淡的说道。

  虽然语气很平淡,但是听到陈东的耳朵里,却又是另外一番滋味了,陈东也是石爱国提起来的,而且还是丁长生在一边牵线搭桥,这才有了他这个现任的检察长,当时符合条件的可不是陈东一人,但是陈东后来都做了什么,他自己心里清楚,丁长生也明白。
  “老领导身体还好吧?”陈东的语气很低缓,像是石爱国就站在面前一样。
  不得不说,在官场里呆久了的人,对官场上的规则以及上下级关系,有一种本能的反应,就像是石爱国没在陈东面前,但是提到石爱国,陈东依然是一副低眉顺眼的感觉,这是因为这个体系本就不大,而当这个体系里还存在着一种明显的上下级关系时,内心的本能反应就是如此,这是渗入到骨子里的。
  “石部长身体很好,上次我汇报关一山的案子时,他还提到了你,不过,你可是好久没有和他联系了,下次到省城时可以去看看,咱们都在湖州这个大锅里搅过勺子,石书记对你还是很器重的”。丁长生现在是对陈东点名了利害关系了。
  陈东连声称是,很想说几句表达自己内心的话,可是话还没说,桌子上的电话响了,陈东起身接通了电话,却是汪明浩打来的,因为就在刚才,检察院的人从关一山的家里又把他带走了,汪明浩的女儿赶紧给自己亲爹打电话,汪明浩也吃了一惊,不明白陈东这是唱的哪一出?
  “陈东,你这是什么意思……?”
  “哦,那个,我这里现在有客人,我待会再打回去吧”  。陈东不容汪明浩把话说完,直接就回绝了,然后直接挂了电话。

  丁长生虽然猜不到是谁打来的电话,但是很明白这个人可能会和陈东说重要的事,既然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就没必要再在这里耗时间,于是起身要走。
  陈东恨不得一脚将丁长生赶紧踢出去,越远越好,但是客气了一下后,丁长生回身对陈东说道:“陈检,干你这一行的,不比其他,不禁辛苦,还得罪人,不过了,有时间多去省里跑一跑,老是在下面,上面的情况你不知道,很容易形成误判,虽然我还年轻,但是你可是不年轻了,干到这个岁数了,要是一脚踏空的话,可不是那么好玩的,好了,你忙吧,我走了”。
  日期:2015-12-13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