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532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局,今天到的吗?”一看丁长生进来,刘振东高兴的站起来,迎着丁长生快步走过去,双手紧紧的和丁长生握在了一起。
  “嗯,上午到的,下午才来得及和你联系,怎么样,最近还可以吧”。丁长生问道。
  “丁局,请坐,我们边吃边谈吧,我现在闲得很,你这次来呆多久,我帮你跑跑腿吧”。刘振东无所谓的说道。
  “到底出什么事了,我这一走,局里的事也没人和我说了,局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了?”
  “唉,怎么说呢,耿长文疯了,局里的大部分干部都调整了,我这个刑警队长现在交流到其他岗位了,现在管后勤,挂的是办公室副主任的职务,其实什么事都没有”。刘振东苦笑说道。
  “他想干什么?兰政委没说话?”丁长生问道。

  “兰政委也有她的难处,而且这次跟着去打着的是调整交流的名义,兰政委也不好说什么,再说了,要是她说了能管用的话,她肯定是会说的”。刘振东无奈的说道。
  “嗯,我这次来是代表省纪委巡视的,既然这样,你可以收集一下局里的材料和近期的状况,我会到市局巡视,耿长文这家伙,我看是想升官想疯了,他真的以为罗东秋能保他,真是个政治白痴啊,这个时候了还不知道怎么把自己摘出来”。丁长生咬着牙说道。
  “现在很多人都对市局有意见,尤其是开发区的企业,市局打着共建平安湖州的名义,像这些企业摊了不少派,如果哪些企业不缴纳这个费用,就会发生小混混到企业找事的情况,而报警时局里又不出警,搞的地方企业对公丨安丨局很有意见,这还不算,华锦城的企业是他追查的最狠的,华锦城不在国内了,所以那些企业基本都处于半关闭状态,直接造成了一千多人失业,这都是有据可查的”。刘振东边烤串边说道。

  “哦?还在查华锦城,那查出来什么了吗?”丁长生问道。
  “查出个屁来,我听下面的兄弟说,局长说了,就是查不出来也要天天查,直到把华锦城查回来为止,直到把世纪锦城查倒闭为止,要让这些奸商知道什么是专政”  。刘振东说这话时只有苦笑了。
  “嗯,你重点收集一下这方面的材料,对了,这事司南下不管吗?按说这事涉及到了开发区的招商引资了,司南下该过问一下才是吧”。丁长生很奇怪的问道。
  “这也是很奇怪的地方,不过听人说,耿长文明确告诉过司南下,这是省领导的意思,让司南下去问省领导,但是却没说这位省领导是谁,这就很玩味了”。刘振东神秘的一笑,说道。
  “这个耿长文,我看还真是想升官想疯了,看来罗东秋许了他不少的好处,不过,那些公司不可能都把钱给公丨安丨局了吧,这方面有没有什么问题?”丁长生敏锐的感觉到,耿长文既然敢这么做,不可能没有一点马脚露出来。
  “这个,我倒是没听说,不过就算是没伸手,但是吃请肯定是少不了的,而且随着他在湖州逐渐掌握了局势,胆子也大了起来,不像是以前那么小心了”。
  “嗯,这就是机会,你这几天不要干别的了,就盯这件事,直到抓到东西为止,到时候举报到巡视组,我倒是看看这家伙有多大的本事”。丁长生淡淡的说道。
  当晚回到自己家时,已经是很晚了,但是抬头看了看对面楼上赵馨雅的家里,她居然还没睡,而且开着窗户,一个人不知道在家里收拾什么,来回的走动着。
  丁长生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周围,终于是上了赵馨雅家的楼,这一路上都是小心谨慎,自己现在身份不同,万一被人拿住了把柄,那都是致命的,所以每上一层楼都是很小心,以至于轻到连楼道里的声控灯都没亮。
  到了赵馨雅门前,丁长生给她打了个电话。
  “喂,这么晚了打电话有事?”赵馨雅一看是丁长生的电话,接通后高兴的说道。
  “我到湖州了,就在你家门外,你把窗帘拉上,把灯关掉”。丁长生轻声说道。
  “啊,哦,这就去关……”赵馨雅对丁长生从来都是没有丝毫怀疑的,尤其是当两人有了实质性的关系后,她最大的担心就是自己再也不能引起丁长生的注意,虽然这种担心随着每一次迎来丁长生的疾风骤雨的爱,可是这种担心却重来没有消失过  。
  这是成熟女人的心,她们面对丁长生时,不是徐娇娇那种霸道和无理取闹,而是一种稳重的让人窒息的爱,就在那里静静的等待着,像是夏季的夜来香,夜越深,越是能体会到这种带着露水的清香。

  在赵馨雅开门后,丁长生一步踏进屋里,这个时候只见一道黑影瞬间闪进了赵馨雅的家里,一把抱住她,虽然在门开之前还心存疑虑,可是当闻到了他身上那种特殊的味道时,她的心才真正的安静下来了。
  每个人身上都有一种特殊的味道,而这种味道对女人来说尤其敏感,可以说每个女人都对自己男人身上味道熟悉而敏感,赵馨雅闻到了自己熟悉的味道,任由这个自己连脸都没有看到的男人将自己抱进了卧室里。
  疾风骤雨都会过去,可是这个过程对赵馨雅来说既漫长又短暂,每一次都会让她感觉到自己这么做是值得,可是这种值得却好长时间才能等来一回,然后又陷入到长久的等待中。
  “想我了吗?今天你好像比以前疯狂多了”。丁长生轻轻拍着赵馨雅的脊背,说道。
  “去,说什么呢,谁想你了,对了,莹莹在学校里还行吧,这也死丫头,连个电话都不打”。赵馨雅问道。
  “好着呢,她住学校,前段时间我家里不是来了个女人嘛,你见过的,蒋梦蝶,一到周末,蒋梦蝶就会把莹莹接到她家里去,两人现在和姐妹似得”。丁长生信口说道。
  “嗯,那我就放心了,我其实放心不下的是你”。赵馨雅一语双关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怎么就放心不下我了?”丁长生故作不解的问道。
  “我什么意思你心里清楚,我告诉你,你可要记得对我说过什么,我希望你不要忘记自己的承诺,莹莹就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但是你不会不懂事吧”。赵馨雅在丁长生怀里挣扎了一下,伸手在丁长生的眉头上点了一下,说道。
  看着赵馨雅在自己怀里沉沉睡去,看着这个女人他不禁想起了在白山市见过的寇大鹏,这好像是梦境一样,自己还记得那时第一次和赵馨雅接触时送给她一条项链,而就在刚才,他还看见她戴着那条项链。 

  任何人都不可能预测到事情发展的完整轨迹,丁长生不能,寇大鹏自然也不可能预测到自己带着田鄂茹到山里的一次荒唐,竟然会引发后面的一切事情,更想不到自己在玩弄了别人老婆后,自己的老婆也躺进了别人的怀抱里。
  丁长生想到这里,嘴角上扬,笑了笑,其实这些事也不是他计划范围内的,这就是所谓的计划有变吧。
  一大早,丁长生开车到了市检察院门口,还没停好车,就看见安蕾提着包骑着一辆电动车进了检察院的大门,丁长生立刻下车,远远的喊了一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