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0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冯乾坤梗着脖子辩解道:“屁话,地毯上面卖的是盗版的好吧?正版的茅山入门剑法得卖三十八一本,而且不打折好吧?”
  呃……
  这,歪楼了吧?
  我没有说话,而冯乾坤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嘴唇抖了一下,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到底没有说出来。

  我认真地看着冯乾坤,说老冯,你也是一个有自我判断力的人,杂毛小道什么人品,你也不是不知道,连陆左这样并肩作战的生死兄弟,他都能够守得住规矩,我特么算哪门子人物,他凭什么把你们那什么神剑引雷术给教我?再说了,我真的没有跟他见过面,他怎么教我,托梦啊?
  冯乾坤沉默了一下,然后叹了一口气,说不管怎么样,茅山长老会那边除了决议,让我带着刑堂的人过来,将你给“请”回茅山宗,一切事宜,让长老们来判断吧。
  我向后退了一步,说对不起,我没空。
  冯乾坤的脸色沉了下来,说陆言,你我之前也是有些交情的,你别这样,让我难做。
  我冷笑一声,说冯道长,你我之前的确有交情,当初在你刑堂也是吃过苦头的,然而呢,那位差点儿把我害死的梅蠹道长,你们抓到了没有啊?只怕我这一次再进刑堂的话,怕是没有那么命大,再次活着出来了吧?
  冯乾坤脸色一窘,咳了咳嗓子,说那次只是意外,我跟你保证,这一次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我摇头,说我不信任你,不信任你们刑堂,不信任你们那个新官上任的掌教真人,我甚至连黑手双城都不信任……
  冯乾坤的脸色有些难看,说你想表达什么?
  我说整个茅山宗,我只信任三人,一个是与我堂哥有着生死之交的杂毛小道,另外一个是现任的传功长老萧应颜,再有一个,就是跟我关系匪浅的包子。除了这三人,我绝对不会配合你茅山做任何事的。
  冯乾坤说你这不是故意刁难人么?
  我说只有这三人的任意一人前来见我,并且担保我的安全,我方才愿意配合你们茅山宗的那什么调查;否则的话,别怪我不给面子。

  冯乾坤脸色冰冷,说萧克明是涉事方,而且生死不知;传功长老闭关许久,连掌教真人都难得见她一面;至于包凤凤,半年前她就偷跑着下了山,我们如何帮你找寻?
  什么?
  我大为惊讶,说包子离开了茅山宗?为什么啊?
  冯乾坤苦笑,说我如何知道为什么?
  我说她一个小女孩子家家的,你们让她一个人在外漂泊,这样真的好么,为什么不找一找?
  冯乾坤被我一通教训,顿时有些不爽,说这事儿是茅山宗的内务,陆言,我最后问你一句话,跟我回返茅山宗,接受调查,你到底愿还是不愿?
  我眼观鼻,鼻观心,说我自己还有一大堆事儿呢,这事儿没得商量。

  冯乾坤的话语转冷,说你这是逼我动用武力强迫咯?
  我说你要真这样,老子也不怕,而且我还要打电话给110报案,说你们这帮人企图绑架勒索……
  冯乾坤给我的话语气得怒极反笑,说你倒是有脸,江湖事还牵扯到了朝堂之上去。
  我说你茅山宗横行霸道,还不让人说了?
  冯乾坤没有再跟我掰扯,而是一挥手,让身边的那几个道人朝着我围了上来。
  茅山宗的刑堂,是宗门之中最为强力的机构,专门负责内部的事务和刑法,以及对外的武力冲突,能够进入刑堂之中的人,个个都是翘楚之辈。
  这三名道人自然也不差,双手弄成爪形,便上前要来捉我。
  我往后退了两步,不想跟茅山宗起冲突,转身就要跑,结果有一人十分矫捷,一下子就拦在了我的跟前,挥掌拍来。

  我与对方拼了一记,发现他也不是很强,于是上前,一个过肩摔,想要将人给撂倒。
  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道士下盘极稳,根本不容我半点儿机会。
  不但如此,他还抱住了我,让其余两人上前,过来配合。
  我被这般拿住,忍不住就恼了,说冯道长,你既然来了强的,我就不客气了,休怪我手下无情啊!

  说罢,我深吸一口气,猛然一抖,全身如同大蟒一般扭动,将那人给伸手一翻,把人给摔到了远处去,紧接着挥手,与另外一人对拍了一记。
  砰!
  我这一掌劲气惊人,那家伙修炼多年,本以为能够拿下我这生瓜蛋子,结果自己反倒是朝着后面跌落而去。
  这几人吃了亏,手往腰间摸去,居然拔出了一把桃木剑来,组成个三才阵,将我围住。
  我冷笑,说动剑了,好家伙,也让你瞧一瞧我的手段。
  我手往腰间抹去,破败王者之剑陡然亮出,深吸一口气,朝着前方猛然一斩。
  啪!
  一声劲响,对方淬炼许久的桃木剑应声而断,要不是我手下留情,那胸口就该开出一道口子来,随后我又使出两剑,将这几人给逼退。
  冯乾坤瞧见我使出手段,忍不住赞叹一声,说掌教真人所料果然不错,没有刑堂宿老,看来是拿不下你了。
  随着冯乾坤的讲述,在水库的周遭,出现了六个身穿灰色道袍的老者。

  每一件灰色道袍上面,都刺着“道法归尊”的是个锦绣隶书。
  这些老者的面容古拙,胡子眉毛几乎都连在了一起,头发花白,看着年纪应该都挺大的了,也难为他们还跑出来做事儿。
  我下意识地往后推开,想要跟这些人拉开距离。
  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
  这些老道士,每一个人,给我的感觉都好像是火山爆发前的那一刹那,有着一种让人为之动容的大恐怖。
  在我看来,他们甚至并不比茅山长老差。
  这些人到底是谁?
  我脸上显露出了惊疑之色,而冯乾坤则一步向前,郑重其事地说道:“刑堂六老,是茅山宗刑堂出动时最高的级别,方才会动用的至高武力,这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是对战斗杀戮之法有着最深刻研究的大家,是我茅山宗武力机构的终极力量——之前掌教真人提议让他们随行,我还觉得是大题小做,但此刻,我终于明白,你够这样的资格……”
  刑堂六老?

  我虽然没有听过这样的名号,但听起来却有一种不明觉厉的恐怖。
  冯乾坤说他们是茅山宗武力机构的终极力量,我觉得他们当得起这样的称呼。
  我甚至觉得茅山宗里除了最顶级的那一批人之外,他们的每一个人,都能够挤入茅山长老的末位去。
  这些人,应该是专门被用来执勤最难的案子,只要一个出来,都能够顶得上一方诸侯。
  结果在我这里,茅山宗押上了六个。
  看得出来,他们对我是真的上心了,要不然也不会如此兴师动众,有一种杀鸡用了牛刀的架势。
  怎么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