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57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太阳还没有落下,透过头顶的遮雨布,把热量倾泄到吃客们的头上,好多人都热的光起了膀子。楚天齐等三人也是满头汗珠,只是没好意思再像当年一样赤*裸着上身。正是因为“享受”着阳光的“抚摸”和热浪的包裹,喝上一大口冰镇的扎啤,才有了那种舒爽的沁入心脾的感觉。
  虽然后面的酒,喝的口很小,但云翔宇和于涛还是各去放了两次“水”,只有楚天齐还老神在在的坐在原地。
  天已经黑了,在灯光映照下,人们脸上都泛着油渍。汗水顺着人们脸上流下来,流到脖子上,流到衣服里。
  尽管喝的“文明”了许多,但三人坐在这里已经三个小时,每人仍然灌进去有五、六扎,脸上也都挂上了红晕。
  刚烤好的羊腰子上来了。
  云翔宇看着楚天齐坏笑道:“哥们,好好补补,这可是你的最爱。”

  “去你的,还是你多补补吧,看你老婆那体格,就不是省油灯,你要不补的话,肯定应付不过来。”楚天齐回应道。
  “你这个家伙。”云翔宇回了一句,乖乖的拿起一串羊腰子,吃了起来。
  云翔宇拿起一串腰子,递给了楚天齐:“哥们,你也别逞能,你身边美女那么多,不补补怎么行?”
  “又胡咧咧了。”楚天齐说着,接过羊腰子,吃了起来。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身边的女人就是多嘛!”于涛边吃边说,接着话题一转,“对了,欧阳玉娜最近没找你吧?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云翔宇已抢先问道。
  楚天齐没言声,但也注意倾听着。
  “在你来党校后,她找过你一次吧?不知怎么就被他们家知道了,他家里人警告她,如果再跟你来往,就要让你在官场寸步难行。她为了你的前途,只得选择了回避。唉,好痴情的人呀!”于涛爆着料。
  于涛说的事,楚天齐也思考过,也认为可能有这个因素,但当听到于涛说出来的时候,楚天齐心中还是有一些酸楚。便问道:“你听谁说的?”
  “这你别管,反正消息可靠。”于涛说到这里,再次爆料,“我还知道,孟玉玲生活的很不幸福,老情人……”
  “少说两句,喝酒。”云翔宇打断了于涛的话,因为他发现楚天齐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
  至于孟玉玲的情况,楚天齐当然知道。就在前几天,他还亲眼目睹她遭受家暴,以前也见过她的狼狈样。但再一次被提起,他的心中还是很刺痛,不由得抬起头,看向别处。
  一抬头,楚天齐突然发现,在三人周围聚了很多人,这些人都是学生模样,不觉疑惑。正要询问,不想有一个男孩子问道:“你们是河西三剑客吧?”
  这个男孩儿一问完,他身旁的几个年青男女喊了起来:“河西三剑客,对,就是他们。同学们,三剑客在这儿,快来呀。”
  这一喊不要紧,立刻有好多男女向这里涌来,就连其他店铺的食客,也是边喊边跑了过来。
  一看情况不妙,楚天齐喊了一声:“快跑,各跑各的。”率先站起身来,一猫腰,向人群里钻去。
  楚天齐先是跑到了一个公共厕所,正好趁机放了放“水”。然后才伺机逃了出来,在离小吃一条街很远的地方打上了一辆出租车。
  说起“河西三剑客”名号,那是楚天齐、云翔宇、于涛三人在河西大学的“浑号”。听起来似乎带有匪气,其实只不过是一次偶然事件,才叫出来而已。
  当时,哥仨关系最好,经常一块出入。无论是打蓝球,还是踢足球,都一起上场。在校足球队时,三人的队服号正好挨着,他俩分别是“8”、“9”号,楚天齐是“10”号。
  有一次夜里,社会上一群混混进校园滋扰两名女生,正好被他们三人赶上了,三人自是上演了一幕“英雄救美”的好戏。虽然混混有十多人,但在校园他们没敢拿出刀具,楚天齐等三人一伸手,尤其是楚天齐的战力让他们根本招架不住。后来又有大批男同学向这边赶来。
  混混们一看情况不妙,就准备逃走。在逃走前,为给自己下台阶,混混头放出狠话:“好小子,你们有种,敢不敢给爷报上名来?”
  知道对方要跑,楚天齐哈哈一笑,随口说道:“孙子,记住喽,大*爷三人的名号是——河西大学三剑客。”
  三剑客的名号从此就叫了起来,只不过为了顺口,就由七个字变成了五个字。学校好多人,未必能把他们三人完全对上号,但都知道他们三人穿着“8、9、10”号球衣。
  楚天齐估计今天也是因为他们二人的球衣,才让人认出来的。没想到离开好几年了,在学校的名头还这么响,楚天齐有些小得意。
  出租车刚到半路,手机忽然响了。楚天齐拿出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看号段应该是省城雁云市的,他狐疑的按下了接听键,说了一声:“你好”。
  手机里传来一个女声:“楚天齐,你不在党校吗?”
  声音弱弱的,有一点耳熟,楚天齐便问道:“你是谁?”
  “我是贺平,找你有点事。你,你能到操场来吗?”电话里的声音还是弱弱的。
  “哦”了一声,略一沉吟,楚天齐说道:“你等我一会儿,估计再有十多分钟就回去了。”
  贺平声音一缓:“好的,我在*操场等你。”
  挂断手机,楚天齐心中暗想:她找我*干什么?不会是临毕业了,想要对我吐露一下情愫吧?
  随即他便否定了这个滑稽的想法:怎么可能。平时两人几乎就没说过话,互相连正眼都没看过,人家能对自己有个屁的情。楚天齐总感觉贺平这个人怪怪的,好像心里有鬼的样子,他对她这个人非常不感冒。她好像对他印象也一般似的,反正她就没给过楚天齐一回笑脸。
  大约十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了路边。楚天齐付完车费后,下了汽车,向党校院内走去。在经过门口时,保卫人员自是又对其进行了问候。
  边向操场走着,边观察着上面的人群,操场上并非只有一拨人,但独自一人为一拨的只有一处,楚天齐径直奔向单独站在那里的一个人。离着越来越近,他已经看出那个人就是贺平,而贺平也在向他挥着右手,并慢慢的迎着他走来。
  离着对方还有两米左右,楚天齐站了下来,问道:“你找我,什么事?”
  贺平轻声说道:“边走边说吧。”说完,向一个方向缓步走去。
  楚天齐本不想和对方一起散步,但对方已经迈动脚步,况且两人如果只是站在操场上不动,反而显得另类。于是便也随着她走去,但和那几拨几乎并行的人不一样,他俩却是一前一后。如果把他俩看做两拨人的话,有些离得较近,如果看做一拨人的话,又实在太远,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一人跟踪另一人似的。
  日期:2016-08-31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