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57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六位教授没有再讲任何新内容,但都以一种巧妙,或是轻松,甚或是幽默的方式,对自己所授学科进行高度概括总结和回顾。总结、回顾的时间很短,也就十分钟左右,剩下的时间就是和学员们聊天。平时严肃甚至有点古板的教授,在闲聊时,也是妙语连珠、喜笑颜开,仿佛街坊大爷大妈、叔叔阿姨一样。
  就连董设计也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平时那副阶级斗争嘴脸不见了,换上了温和慈祥的面容。看到董设计今天的样貌,楚天齐甚至有一些恍惚,这还是那个第一天就对自己吹毛求疵、拿着二寸照片做文章的董副校长吗?这还是那个时刻针对自己、不惜大庭广众之下,恶语相加的董梓萱大伯吗?这还是那个为了攀附高枝、也为了收拾自己,在党校门口颠倒黑白、助纣为虐的董设计吗?
  恍惚毕竟是恍惚,很快就过去了。楚天齐心里暗暗告诫自己,不要被一时的表象所迷惑,豺狼就是豺狼,只不过好多时候没有疵出獠牙而已。想到“豺狼”这个词,楚天齐暗暗好笑,他不知道如果董设计要是知道了会怎么想?是淡然对之,还是会歇斯底里,也或者会用更恶毒的词句反击自己?
  教授和学员们聊天的内容很广泛,既有工作方面的内容,也有日常生活的话题。虽然看似闲聊,但教授们的话中还是不时透出对生活的感悟,一些工作心得也以不经意的方式告诉了大家,间或穿*插着对学员们的忠告和箴言。
  楚天齐知道,今天教授们要传递的信息,在平时很难听到,也没有这个机会。所以,他很是用心的把这些内容刻在心里、印在脑海中。他有理由相信,好多学员都会这么做的。这些人可都是各个单位的佼佼者,自己能体会到的东西,他们也肯定能感触到,也许有人比自己认识更深刻也未可知。
  时间就是这么奇怪,你越是让她过的慢,她反而过的越快。这不,在大家意犹未尽中,下午的课也结束了。
  刚一下课,田馨就过来了,她告诉大家现在可以自由活动,但必须在晚上十一点前回校。并告诉大家,明天上午九点,参加党校组织的毕业典礼。说完这些事情,她就离开了教室。
  田馨一离开,众位学员就纷纷拿出手机,在教室里或去外边打电话联系去了。
  楚天齐也不例外,直接来到教室外面,在走廊中拨出了电话。电话一接通,他就说了简短的几个字:“我可以出去,老地方。”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楚天齐刚才的电话是打给云翔宇的。云翔宇和于涛这几天一直和他联系,问他什么时候有时间,聚聚,今天中午还打电话了。
  楚天齐再次回到教室,拿上收拾好的东西,送回了宿舍。换了一身运动半袖和短裤,来到党校外面,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在获得乘客的地点信息后,司机脚下一轰油门,出租车蹿了出去。
  地点很好找,河西大学旁的小吃一条街。出租车停在小吃街街口,楚天齐付完车费下车,向街里走去。
  时间还不到六点,街两旁的小店人不多,但已经开始上客了。刚进街口,楚天齐就看到了“撸串”大排档的布艺招牌,他加快脚步走去。离着一段距离,他已经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那两人也看到了他,正向他这里频频挥手。
  先楚天齐到来的两个人,正是云翔宇和于涛。待楚天齐一到,三人坐到了提前预订的一个小方桌旁,云翔宇对着店老板说了声“人齐了,上吧”。
  楚天齐看着两人的装束,笑道:“你们俩怎么把这身衣服穿出来了?”
  云翔宇和于涛穿的都是绿色运动半袖和大裤头,除了和楚天齐今天的衣服颜色不同外,最大的特点就是衣服后面都印着阿拉伯数字,云翔宇的是“8”,于涛的是“9”。
  “怀旧呀,找找当年的感觉。”于涛玩味道,“哪像某些人,只顾着情呀爱呀的,这身行头恐怕早扔了吧?就是不知忘了弟兄们当年……”
  楚天齐打断了于涛的话:“少来这一套酸文假醋,我的‘10号’队服一直保存着呢,只不过这次没带而已。”然后他又打趣道,“说的好听,看看你俩的将军肚,哪有当年的感觉?只有哥们我还是一身肌肉疙瘩。”
  “你怎么连我也捎带上了?”云翔宇点指着楚天齐。
  正这时,服务员送来了煮毛豆、酸片菜、凉拌土豆丝,还有三扎啤酒,冰镇的扎啤冒着丝丝凉气。看到熟悉的吃食,三人停止了斗嘴,纷纷伸手或把筷子伸向桌上的东西。
  刚吃了两口,云翔宇端起了扎啤,于涛和楚天齐也举起了杯。
  “哥们,走一个。”云翔宇一声令下,三人立刻把扎啤杯放到嘴角,“咕咚”起来。
  一口气,扎啤杯已经见底。三人放下杯子,对着店老板,齐声道“上扎啤”,说完,三人相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在第二杯扎啤上来的同时,二十个羊肉串,十个牛板筋也一同上桌,三人自是不客气的招呼上了这些东西。

  “哥们,走一……半个。”云翔宇提议时,打了个酒嗝。
  “等等,怎么变成半个了?不是一直连干三个吗?”楚天齐提出了自己疑义。
  云翔宇笑着道:“文明喝酒,拒绝暴饮。”
  于涛也在旁边帮腔道:“半个就半个,要不该吃不进去东西了。”
  听着他俩的一唱一和,楚天齐诡秘的一笑,再次看了看两人的肚子,不屑道:“别来这一套,还不是你俩的腐败肚受不了?恐怕肚皮上的白油都有一指厚了吧?要是喝不了呢,就明说,少打马虎眼。”
  “你还记得规矩呀?我以为你忘了呢。”云翔宇打着哈哈。
  “不服老是不行了,当年风采一去不复返了。”于涛感慨着,然后对着楚天齐奉承道,“还是你行,身材没走样,像个小牛犊子似的。”
  楚天齐微微一笑:“别扯没用的,你俩就给个痛快话。”
  云翔宇和于涛对望了一眼,说道:“我俩告饶,确实是怕肚子受不了,慢点喝,行吗?”

  “行吧,看在你俩软蛋告饶的份上,我就通融一下,半杯就半杯。”楚天齐看似大度的说道,然后话题一转,“自己有短处,就不要挤兑别人,明白不?”
  二人无路可选,只得答了一声“明白”。三个扎啤杯碰在一起,发出轻脆的声响。
  就这样,形式上是连干三杯,事实上却只喝进了两杯的量。
  “骨肉相连”、烤鸡胗已陆续上桌,三人自是不客气,“消灭”起了这些东西。喝酒的进度放缓了很多,边吃边聊着。
  此时,大排档里的人,已经多了起来,从面相和装束可以看出,九成多都是学生,估计光河西大学的学生就得占一半。这里离河西大学最近,仅一墙之隔,为此学校反对,学生欢迎,所以到现在,小吃一条街也没有被迁走,依然红火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