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528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书记,丁长生这次来……”林春晓没有明说,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那就是她的想法和汪明浩是一样的,丁长生此次来绝对是夜猫子进宅,没好事。
  “巡视组,哼,看来省里还是有分寸的,不是直接来查办案子,巡视组巡视到的材料回去都是要汇报的,这给某些人留下了时间,当然了,也可能我猜的不对,但是我担心的不是他想干什么,而是这一巡视,怕是有些人又要倒霉了,湖州的发展刚刚有了起色,要是栽进去几个,怎么办?”司南下担心的是这件事。
  “清者自清,看他们运气吧”。林春晓不以为然的说道。
  “运气,要是让他在湖州这么一搅和,一锅端了呢?别说是你了,我对下面这些人都不是很熟悉,这些人见了我一口一个书记叫的,那叫一个亲热,但是我何尝不知道这些人戴着厚厚的面具,谁知道这背后干的是什么勾当?”司南下担心的说道  。
  林春晓没说话,司南下说的很对,知人知面不知心,即便是上下级关系,谁能摸到你的心里在想什么?

  “一个两个没什么,要是多了呢?要是这些县市的一把手二把手出了问题怎么办?这还不是要把我绕进去,所以,汪明浩说对了,丁长生绝对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司南下苦笑道。
  当时丁长生走了,自己还以为自己在仕途上再也不会和丁长生发生什么交集了,但是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又见面了,真是世事无常啊?
  汪明浩一直都在办公室等着丁长生一行,但是丁长生却没有到市纪委来,而是开车直奔新湖区财政局了,当他的车开进新湖区财政局时,正好看到闫光河提着皮包要出去的样子。
  “老闫,这是去哪啊?”丁长生将车堵在了闫光河的车后面,下了车,笑着问道。
  “丁区长,哦,不,丁主任,您这大驾光临,这是……”
  “想你了,想找你聊聊,走吧,去你办公室聊聊吧?”丁长生不管闫光河答不答应,转身朝楼上走去,闫光河一愣,再看到丁长生车上下来的三个人,心脏跳动急剧加速,喉头发干,可是自己能怎么样?
  等到闫光河上了楼后,看到丁长生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赶紧拿钥匙开了门,恭请丁长生进了办公室,而丁长生带来的三个人,一个站在了窗户边,一个站在了门口,一个站在了门外,这让闫光河相信,自己这次怕是拖不过去了。
  “老闫,可以啊,我和你一起共事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老实人,但是没想到你居然骗了我那么久,这可不应该啊?”丁长生脸色很不好看,盯着闫光河问道。
  “丁,丁主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我怎么听不明白?”闫光河有点结巴,说实话,他很怕丁长生。
  “闫光河,我这次是来湖州巡视的,如果你和我配合的好,你的事我们可以慢慢谈,但是你要是不知道进退,那我就帮不了你了,对于给脸不要脸的人,我们向来都是不给脸的,说说吧,新湖广场的问题,有人举报,说你闫局长居然胆子大到做了两本账,说说吧,这两本账都是怎么做的?你不说也没关系,门外站着的那个人最擅长的就是查账,既然是巡视,那这第一站就选在你这财政局了,看看新湖区的钱袋子为新湖区守住了多少钱?”丁长生翘着二郎腿,很惬意的说道  。

  “丁主任,您是了解我的……”
  “打住,我可不了解你,闫光河,既然人家都把你给卖了,你还在这里帮人数钱,你以为有意思吗?我在这里做代理区长时,因为钱的事遭了多大的难你是知道的,怎么?你真以为银行不敢拍卖政府大楼啊,到时候新湖区政府连个办公的地都没有,但是那些钱呢,都是从你这里出去的,去了哪里你很清楚,你猜那些拿不到工资的公务猿和老师会不会把你吃了?”丁长生无所谓的姿态,让闫光河心里开始打鼓。

  “那好吧,那我能打个电话请示一下吗?”闫光河无奈,问道。
  “向谁请示?杨程程还是司南下?”丁长生对这两人都存着一肚子气,所以直呼其名道。
  丁长生没理会闫光河向谁请示,但是闫光河打出去的电话却是暂时无法接通,接连打了个三个电话,都是一样的结果,直到最后放下电话,闫光河的手开始发抖,他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看来刘成安已经不自由了。
  “怎么样?还请示吗?”丁长生笑问道。
  “丁主任,既然您都知道了,那我也不隐瞒了,区里财政确实是有两本账,都在保险柜里了,我这就拿给您”。闫光河无奈的说道。

  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丁长生不懂财务,所以让闫光河将那两本账都给了纪委的财务人员,那两人是李铁刚派给丁长生的人,很精干,据说是查账很厉害,既然如此,丁长生也乐得清闲。
  “丁主任,刘书记,哦,不,刘成安……”闫光河心里虽然发抖,可是既然丁长生知道了,如果自己不交代,不配合,可能自己马上就完蛋了,这是他心里的想法,这一辈子都是和数字打交道,但是人比数字复杂多了,他猜得到,事关汉唐置业的所有账都是自己亲自做的,而且只有刘成安知道,现在看来,刘成安已然是被控制了,自己独木难支,而且自己犯不着和自己过不去。
  林春晓看着一脸凝重的司南下,心里很明白自己这位老上司心里在想什么,没有一个一把手不是希望自己的治下经济发达,眼下湖州的经济开始了爆发式的增长,但是隐患不是没有,这也是司南下想刻意回避,可是又实实在在存在的问题。
  “书记,我觉得汪书记是不是把这事看的太严重了,仅仅是一次巡视而已”。林春晓宽慰道。
  “看来你还是不了解丁长生,他是负气走的,就像是当年离开海阳一样,他到湖州后,回过海阳吗?无论怎么说,心里肯定是有一股气在的,而嘉仪的命还是他救的,这让我很矛盾,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了”。司南下说道。
  “那,要不我去见见他,看看他这次到底想搞什么鬼,搞多大的阵势,我们总要心里有数吧”。林春晓试探道。
  “嗯,也好,你去见见他,然后给我汇报,我看情况再说吧”。司南下终于是松口了,林春晓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闫光河并没有做任何的隐瞒,将自己知道的和汉唐置业有关的所有问题都倒了一个干净。
  “那你的意思是真正投在新湖广场上的资金连三千万都不到?”丁长生看着手里的账本问道。
  “丁主任,你手下也有查账的高手,你可以问问他们,这些材料费包括人工费都是最高的,而且还虚构了很多的材料,说是用到地下了,其实地下什么都没有,包括绿化的这些树木,这上面说是从南方买的,其实都是本地园林局那些干部自己家里的苗圃种植的,这些都是很高的价格卖给新湖区的,但是这些都是汉唐置业将这些钱合法化的一个途径罢了,还有很多事也是……”闫光河果然是知道不少的内情,让丁长生真是大开了眼界  。

  “这些都是刘成安批准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