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376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少阳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点点头,“二叔,我回来了。”
  叶军顿时激动的满脸通红,一把拉住叶少阳,“走走走,狗儿,回家再说,这位是……”
  “这是我同学,放暑假跟我回家来玩来了。”
  叶军不疑有他在,在前面带路,朝村子里走去。

  小马用胳膊拐了叶少阳一下,挑了挑眉毛,笑道:“狗儿?”
  “滚!”叶少阳满脸通红,这可是自己小时候的名字,二叔也真是,居然现在还记得。
  叶军带着二人走进一栋宽敞的农家小院,里面是琉璃瓦盖的三层小楼,院子里还搭了个车棚,停着一辆小轿车。看上去家庭条件不错。
  跟着叶军来到堂屋,叶军招呼妻子出来,是一个胖胖的中年女人,出来跟叶少阳相见。叶少阳管她叫二婶。
  叶军把叶少阳的情况简单一说,二婶立刻就想起来了,夫妻二人一起问长问短,叶少阳随口敷衍,告诉他们自己目前在石城上大学。

  叶军听了愣了一下,“狗儿,你不是在茅山上学道吗?什么时候又去上大学了?”
  “现在道士也讲文凭,不混个大学毕业证怎么行。”叶少阳随口敷衍,挠了挠头。
  二婶突然想起什么,说道:“狗儿,你会道法是吗,咱村正好在闹旱魃,你有没有本事对付?”
  叶少阳还没开口,叶军大手一挥,斥道:“乱说什么,那旱魃多厉害,他才多大点,哪里能对付得了,我大哥家就这一个独苗,可别再出点啥事!”

  叶少阳笑笑,好奇的问道:“二婶,你咋知道是闹旱魃来着?”
  “咱这地方,啥时候这么旱过,有好几个先生看过了,都说是旱魃。而且……就应在村东老刘身上。”
  “老刘?”叶少阳一听就知道这里面有情况,问道:“到底咋回事,二婶给我说说。”
  二婶过去把门关好,回到桌前,低声道:“村长不让乱说,其实大家都知道。这老刘是个外姓孤户,住在村东,从上个月开始就没人见到过他,开头没人在意,但是没过几天,他家住隔壁的叶老杆媳妇就说一到夜里头,就听见老刘家里有女人的咳嗽声,笑声。
  大家一开始也没在意,但是过了几天,老刘家还是房门紧锁,不见有人出来,而且到了晚上,那女人的笑声隔壁好几户人家都听的见,村长这才组织了几个汉子,趁着中午翻墙进去……哎呦,后面我不敢说了,你二叔当天也去了,问你二叔。”
  叶军连连摆手,道:“不要说了,你这一说,我又是一身鸡皮疙瘩,他们年轻人更不要听这个,会做恶梦的。”
  叶少阳淡淡一笑,“没事二叔,我好歹也是学道的,虽然还没学成,但这样的事也见过,不害怕的。” 
  叶军一想也是,见他非要听,往条几上一坐,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这件事太邪门了,当时我们进去之后,屋里屋外找了一圈,没见到老刘,但是闻到有臭味,一开始还当是厕所的味,后来有人说那味儿不对,那是尸臭,我们就循着臭味找起来。

  来到他家后院的地窖前,确定那臭味是地窖里传来的,当时地窖上盖着个水泥盖子,村长带头,几个人一起动手,把地窖盖子搬开,下面顿时传来一股浓浓的臭味,熏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当时下面黑得很,什么也看不见。村长命人到隔壁借了几把手电,大家往下面一照……”说到这,叶军用一种恐惧的眼神望着叶少阳,“你知道看见啥了?”
  叶少阳摇摇头。
  叶军用发颤的声音缓缓说道,“老刘就在地窖下面,身上爬满蛆虫,已经烂掉一半了,但他确实站在地窖里,昂头向上看着,龇牙咧嘴的,还试图爬上来,不过地窖里没梯子,他上不来。”
  “卧槽……”小马脑补了一下那画面,用力咽了一下口水。
  “这是真的,大侄子,你二叔我亲眼所见。”叶军生怕叶少阳不信,有些激动的说道。

  叶少阳郑重的点了点头,“我相信。后来怎么处理了?”
  叶军道:“当时大家都吓傻了,有人说要报警,但是村长不许,说这件事有怪异,万一处理不好,造成瘟疫什么的,想补救都来不及了,于是趁老刘还在地窖里,把盖子盖好,从邻村请来一位先生,去现场看了。
  那先生说了一大通,咱普通人也听不懂,我就记得那先生说,这是旱尸,是旱魃弄的,不过村长怕引来丨警丨察,这消息暂时还封锁着。”
  叶少阳缓缓点头,那位先生倒是没有胡说,人死不腐才为僵尸,腐烂而能行动,原因很多,但都是怪异所生,想了想,问道:“那地窖现在有人看守吗?”
  “没人看着,谁也不敢在那看着,”叶军道,“那先生说,就这么放着,等打死旱魃之后,再把他一起烧了。村长让人搬了一块大石头压在上面,那东西也出不来,暂时也没什么事。”
  说到这,看了叶少阳一眼,警告道:“狗儿我跟你说,不要以为你学了几年道法就去逞能,这旱魃可不是你一个娃娃能对付的,你就老实在我这呆着,我下趟去城里的时候,给你带些元宝蜡烛回来,带你祭祖。”
  叶少阳笑着点头,“那就谢过二叔了。”
  二婶道:“孩子刚回来,别说这么可怕的事了,我去做饭,中午你们爷几个喝一杯。”
  叶少阳纳闷道:“家里还有水做饭吗?”

  “做饭的水还是有的,现在也不是过去,路好,我隔三差五就去县城拉一车水回来,家里正常用水还是有的,就是得省点。”叶军叹了口气,“只是可惜地里的庄稼了,今天怕是要绝收了。”
  小马搭了一句:“不是有车吗,多运几趟水浇地就是了。”
  叶军笑道:“你这孩子会说,我开车去县城一趟回来,得烧多少油,现在水都赶上油贵了,那点庄稼才值多少钱?”
  小马这才把账算过来,红着脸不说话了。
  将近中午,饭菜做好,一个十三四岁的男生推门进来,叶军做了介绍,这是他家小儿子叶小帅,在集上的小学念书,暑假补课。他还有一个大五岁的姐姐,今年刚考上大学,在外地上学。
  叶军拿出一瓶待客用的好酒,给叶少阳和小马倒满一杯,吃喝起来,不由自主就聊起了那场洪灾。
  “那场洪灾,其实是人祸,”叶军喝多点酒,话也多起来,低声对叶少阳道,“那一年确实雨水多,平原地区都发了大水,但是咱这山区,多少年也没发过大水,说起来,还是因为挖出了山神印……”
  叶少阳他早就怀疑,那场洪灾不寻常,听叶军这么一说,顿时激动起来,认真听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