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57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前年她结婚,在婚礼现场,同着众人面,她算给了我一个面子,叫了两年多来的第一声‘叔叔’。紧接着,按照‘回门’的习俗,登了我家的门。后来,又渐渐恢复了和我的走动。尤其是从去年年底,她和我的来往才多了起来,我自认为是她成家了,彻底理解了我的做法,没想到她还是……哎。”说到这里,周子凯叹了口气。
  从周子凯的叹息声中,楚天齐听出了无奈,也带着一丝伤感。
  周子凯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小楚,把电话给她,我和她说几句。”
  楚天齐把手机给了周仝:“周姐,周局要和你说话。”
  周仝抹了一把脸上,接过电话,叫了一声:“叔叔”。

  楚天齐向一边走去,过了几秒钟,身后传来周仝的声音“我不恨你了”。楚天齐明白,周仝肯定是在回答周子凯的问话。他没有停留,继续向前走了几步,才驻足向远处看去。
  过了一会儿,身后传来周仝大声的说话:“楚天齐,叔叔找你。”
  楚天齐马上快步走过去,从周仝手中接过手机,叫了一声“周局”。周仝没有继续站在身边,而是向旁边走去。
  “小楚,我已经和周仝说了,让她给我考虑的时间,她也同意了。她亲口说不恨我了,我这心里也多少好受了一些。哎,这孩子太犟了,随她妈妈性格。”说到这里,周子凯转换了话题,“你马上就要毕业了,以后有时间的话,来定野市找我,咱俩好好叙叙。”
  “好的。我也想见老大哥,上次根本没聊够,有时间一定去。你闲下来的时候,也到玉赤县来,我带你看看我们那里的风景。”楚天齐热情的邀请道。
  “好的。你去吃饭吧,我和周仝也不说了。”周子凯说到这里,又补充道,“以后也请你帮我多劝劝她,我挂电话了。”他刚一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楚天齐收起手机,看到周仝在等着自己,就走了过去。两人都没有说话,一同向餐厅走去。
  快到餐厅门口的时候,周仝停下脚步,说了一声“谢谢”。楚天齐也停下脚步,说了句“他也是为你好”。周仝回了声“我知道”,迈步向前走去。楚天齐也移动了脚步。
  刚从餐厅出来,手机就响了起来。楚天齐拿出一看,是田馨的号码,就接通了:“田主任,您老人家有何指教?”
  自从知道田馨和宁俊琦的同学关系后,楚天齐和田馨在私下说话很是随便,经常开玩笑。
  “不敢,我哪敢指教你楚某人呀。到现在你不是都没交来论文,还不是得我亲自给你打电话,向你请示吗?”田馨调侃道。
  楚天齐嬉笑着:“哎呀,田主任,您真是折杀小人了,我马上就把论文送到您那去。你在组织处吗?”
  “不在这儿我能在哪?”田馨说完,挂了电话。

  楚天齐笑着摇摇头,回到教室,拿上几易其稿的毕业论文后,向党政楼走去。
  其实楚天齐的论文早就交上去了,经过多位教授评定,认为他的论文在学员中最佳,而且很有实践意义,就准备做为以后讲课的范文。众教授让艾钟强出面,找了楚天齐,要求他从讲课所需的角度,再做一些适当调整。于是,楚天齐就又重新做了一版论文,经过多次调整后,他准备在明天上午交上去。
  很快来到学员组织处,组织处办公室只有田馨一人。楚天齐把论文放到了田馨办公室桌上,说了声:“田老师,我的论文。”
  田馨接过论文看了看,调侃着:“你是最后一个交的,整天就知道和女朋友打电话,卿卿我我、腻腻歪歪的,正事却是一推再推。”
  楚天齐当然也不甘示弱:“田老师,这就是你的偏见了。我现在交论文,也没误了你规定的时间呀。这可是我的第二稿,也可以说是第二篇论文,好像我交第一稿的时候,其他人都没交呢吧?再说了,和女朋友多交流也是正事,我是要她做我终身伴侣的,更要好好经营这份爱情了。”
  “酸掉牙了,虚情假意。”田馨嗔道,“我真替俊琦担心,她那么纯洁善良,你却这么油嘴滑舌的,担心她被你卖了,还在替你数钱呢。”
  楚天齐正要驳斥田馨的“谬论”,一名老师回来了,楚天齐只好“偃旗息鼓”,和两位老师告辞,出了学员组织处。

  晚上,躺在床*上,楚天齐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这可能是在党校倒数第二个晚上了。他扭头看向了另一张床,陆勇背对着自己躺在床*上,看样子已经睡着了。他把头扭回来,继续看着屋顶,不由得想到了好多事情。
  楚天齐想到了今天和周子凯通话的事,知道了周仝从出生那天就没有母亲,她的父亲和哥哥又死的那样悲壮。他不禁唏嘘不已,慨叹周仝的遭遇。
  想到周仝的家事,楚天齐又想起了自己的家,想起了自己的父母。每次打电话,母亲都说父亲的身体恢复速度很快,她自己的老*毛病没犯,弟弟的果园也正常,反正就是一切都好吧。但楚天齐明白,现实情况不会像母亲说的这么乐观,虽然不至于有什么大事,但每逢阴天下雨变天气,父母亲的身体还会出现很多不适的。
  而且,母亲总会在电话中转达父亲的嘱托,父亲要他珍惜这难得的深造机会,安心学习,努力提升自己思想觉悟和能力水平。回来后好好工作,为政府和老百姓多办实事,不要辜负了党和人民的信任。
  父亲就是这样,即使他自己再艰难,再不易,也要嘱托儿子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尤其是他到乡里上班后,父亲更是要他切实履行从政者的责任和义务,做一名为国为民的好干部、人民公仆。楚天齐不得不承认,自己在工作中能时刻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首位,与父亲的谆谆教导也是分不开的。
  打电话时一直就是这样,母亲总是嘱咐自己注意吃饱穿暖,而父亲却要自己时刻不忘自己的责任和使命。
  想到家庭,想到父母,楚天齐感觉心里很甜蜜,有人关心的感觉真好。虽然自己有可能不是父母的亲生儿子,但亲生也不过如此。何况,自己的亲生父母抛弃了自己,要不是有现在的父母抚养,自己还不知道在那里,在过怎样的悲惨生活呢。甚至在不在这个人世都两说,自己还有什么好苛求的。
  楚天齐也替周仝庆幸,庆幸虽然她从小没妈,虽然父亲和哥哥惨死,但她有叔叔和婶婶的照料与抚养,得到了亲人的爱。虽然这份爱,与父母的爱相比,不相同,有残缺,但她也是值得庆幸的。否则,她的生活会很悲惨。
  今天是星期四,已经是六月八号,是在党校最后一天上课,明天就是毕业典礼了。
  因为是最后一天上课,所以党校的安排也很有意思,没有让教授们继续上大课,而是让他们来和众位学员话别,来的教授包括主课教授和选修课教授,共六人。上午来四位,下午来了两位,每位教授来的时间都是四十五分钟。
  日期:2016-08-31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