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60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到底是哪儿来的杂毛道士,居然做出这么没底线的事情?
  我缓步向前走,越走心中越慌。
  我想到了一种可能。
  这些人,是茅山的。
  之前的时候,林齐鸣曾经跟我说过一件事情,那就是我身负神剑引雷术的事情,已经从东海传到了这边来,他能够听到,自然也入了茅山宗的耳中。

  神剑引雷术是茅山秘技,除了掌教真人和传功长老之外,无人得知。
  而我这身份,什么都不是。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据说茅山宗现任的掌教真人符钧都没有学得此法,我一个跟茅山宗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的外人反倒是掌握了这门手段。
  这事儿对于茅山宗来说,实在不是一件脸上有光的事情。
  既然如此,茅山宗的出场也变得理所当然了。
  只是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抓着阿峰来威胁我,这事儿可就有值得探究的部分了。
  我的心中默默想着,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跟前来,方才发现其中有一个道人特别的眼熟。

  他叫什么名字来着?
  我走到了跟前来,那道人瞧见了我,朝着我拱手说道:“陆言,许久未见。”
  我这时方才想起来,此人叫做冯乾坤,是茅山刑堂长老手下的第一弟子,基本上已经算是掌握了刑堂的权柄。
  我与此人交集不多,当初三堂会审的时候,他曾经出现过,对我还算是客气。

  如此说来,也是故人。
  不过……
  我的脸色有些阴沉,眯着眼睛打量对方,丝毫不理会对方的客气,而是一字一句地说道:“堂堂茅山宗,居然已经下作到了这等地步,是不是有些太丢人了?”
  冯乾坤耸了耸肩膀,说你是说抓你朋友这事儿?
  我点头,说对。
  他挥了挥手,旁边的青衣道士将阿峰身上的绳子给解开,然后把他的眼罩和堵在嘴里的布条都给取了出来。

  阿峰给人一放,眯了一下眼睛,然后看到了我,慌忙朝着我这边跑来。
  他显然是有些吓到了,跑到一半儿的时候,还跌一跤,摔了个大马趴。
  而即便如此,他还是骨碌一下爬了起来,躲在了我的身后。
  冯乾坤扬起手来,说如果不是这样,我们也未必能够找到你——你且问问你朋友,这个过程中,我们有伤害过他么?
  阿峰拽着我的衣袖,大声说道:“陆言,我跟你说,是咸宁庙姓王的那家伙,那狗日的把我给诓出去,好家伙,我们家里每年都给他们庙里上香捐钱,这扑街居然算计起我来……”
  冯乾坤苦笑,说我们本来也没有打算伤害你朋友——那么我们接下来该谈点儿正事了,你需要请你朋友先下山么,还是?
  我听出了冯乾坤话语里面的意思,没有跟阿峰多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先走吧。
  阿峰不肯,说好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帮家伙装神弄鬼的,谁知道会闹什么幺蛾子呢,我不走。
  我瞪了他一眼,说赶紧走,这里的事情不是你能够想象得到的。
  阿峰给我一凶,没了脾气,说你自己小心点。
  我目送着阿峰走下山道,而这个时候,冯乾坤在我的身后悠悠说道:“陆言,萧克明现在在哪里?”
  萧克明?
  我的眉头一跳,知道茅山宗已经断定我这神剑引雷术是从杂毛小道那里学来的。
  这事儿的问题可大了,要知道如果是杂毛小道传授的我神剑引雷术,那么这可就是重大的原则问题。

  虽说杂毛小道的掌教真人之位被人撸了,但他却依旧是茅山宗的长老,妥妥的核心人物,但如果一旦证实了私授重器这事儿,那么茅山宗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杂毛小道给开革出山门,满世界追杀。
  而第二件事情,则是将我给找到,并且弄死我。
  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承认我的这手段,就是神剑引雷术。
  怎么办?
  我心中思量着,然后说道:“冯监察,萧克明在哪里,我想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才对。”
  冯乾坤皱着眉头,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冷笑一声,说一年之前,我曾经拜访茅山宗,亲身经历了茅山宗罢免上一任掌教真人的全部经过,而当时茅山宗长老会给出的理由,是说萧克明擅离职守,前往了幽府,这事儿我至今还历历在目,怎么着,冯道长居然这么健忘,连当初的遮羞布都给忘记了?
  冯乾坤被我这般一绕,脸色顿时就黑了下来,说放屁,他已经回来了。
  我说哟,他什么时候回来的,我一个不相干的人都不知道,你又何必过来找我询问呢?

  冯乾坤的眼睛眯了起来,说陆言,你别在这里跟我装疯卖傻了,你若是没有见过萧克明,那神剑引雷术又是从哪里学来的呢?
  我睁着双眼,一脸无辜地说道:“什么是神剑引雷术?”
  冯乾坤瞪着我,说你别装傻了,别以为在仰光的事情没有人知晓,我们刑堂虽说深居茅山,但是江湖上的事情还是了如指掌的——你们在仰光击杀七魔王哈多所用的,难道不是神剑引雷术?
  我说你得有多自信,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冯乾坤继续说道:“除了仰光,还有在东海,别以为东海蓬莱岛的事情我们一无所知,有人已经通过秘密途径传了消息过来,说你诛杀蓬莱岛实权人物赵公明的手段,也是神剑引雷术!”
  我哈哈一笑,说我擦咧,老子之前想要找东海蓬莱岛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知晓,怎么回来一趟,是个人都晓得东海蓬莱岛了?
  冯乾坤说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你学会神剑引雷术的事实是不会动摇的。
  我双手一摊,无奈地说道:“我必须承认,我学会了一种雷法,不过不是你们茅山什么劳什子神剑引雷术,而是大自在震宫惊雷术。”
  冯乾坤满脸惊疑,说啊,世间怎么还有此法?
  我沉声说道:“大自在震宫惊雷术乃传承上古,乃雷泽大神之巫术,后来经过变化,融入了道家手段,最终成形,乃至刚至阳之术;至于你茅山的神剑引雷术,我从未听闻过,而我与杂毛小道之间除了在数年前见过一面之外,再无交集——你们茅山,难道有平白无故就给陌生人传道法的习惯?”
  冯乾坤说怎么没有交集,别人不知道,我却晓得,你是陆左的堂弟,而萧克明跟陆左是同穿一条裤子的兄弟,如何没有可能?
  我嗤笑一声,说既然陆左跟萧克明是同穿一条裤子的兄弟,你有见过陆左会神剑引雷术?
  冯乾坤一时语塞,不过他到底还是要脸的,并不会睁眼说瞎话。
  我不待他回答,又问道:“我乃江湖一无名小卒,你不了解我,这没关系,但我请问你,陆左跟杂毛小道好基友一辈子,但你可曾有见过萧克明传过他什么茅山的手段?”
  冯乾坤舔了舔嘴唇,想了一下,说倒是教了一些茅山宗的入门剑法……

  我忍不住笑了,说我艹,你也真有脸说,茅山的入门剑法都是烂大街的玩意,根本不保密好不好,我上次去你们茅山旅游的时候,山下的地摊那里卖的十五块钱一本,二十块钱全套,这算个毛线啊?
  日期:2016-05-03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