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61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着她这媚态,说道:“好好好,什么时候开始呢。”
  黑明珠说道:“明晚。”
  我说:“好好好。那,我也算是你手下的一员?”
  黑明珠说:“可是可不是。”

  我问:“什么叫可是可不是?”
  黑明珠说道:“你在彩姐那边是怎么样的位置,在我这边就是什么位置。你可以调动陈逊他们。你也有一份工资。”
  我说:“这么好啊。然后呢。”
  黑明珠说道:“让你该做的事,你不可以拒绝。”
  我问:“什么事呢。”

  黑明珠说道:“放心,打打杀杀的事,轮不到你。”
  我问:“那会是什么。”
  黑明珠说:“到时候遇到什么事,看吧。”
  我说:“比如?上刀山下火海,进女厕跳粪坑?冲进女澡堂偷拍?”

  黑明珠说:“别问那么多,你可以拒绝,我也可以开除你。”
  我说:“好吧,那看你让我做什么再说吧,如果是跳粪坑,那我拒绝。”
  黑明珠说:“你跳粪坑对我没好处,我不会让你这么做。”
  我问道:“还有个问题,你想如何带着陈逊他们,发家致富啊。”

  黑明珠说:“说说你的高见。”
  我说:“沙镇那边,不是有一边,归陈逊他们管嘛。这点,不要浪费了资源啊。”
  黑明珠说道:“这不是你所考虑的事情了。这是我的事情。”
  我黑着脸道:“你又让我说我的高见,难道我不能说吗。”
  黑明珠说道:“以后这种事情,不是你该说的。”
  我说:“我只是建议。”
  黑明珠说道:“好,现在最关键的一个问题,你们如何处理你们和彩姐那边的关系。你给我一个建议。”
  我和陈逊都沉默了。

  黑明珠笑笑,说道:“就这么点事,都解决不了。那还是别来跟我了。”
  我看着陈逊,陈逊看着我。
  黑明珠说道:“你先说。”
  她让陈逊先说:“你。”
  陈逊想了想,说道:“我们之前,是忠心耿耿死心塌地的跟着彩姐,可自从她优柔寡断放了霸王龙,被霸王龙占了老巢和地盘后,就一蹶不振,跑去了其他的地方,我们自己在这里开疆拓土,她坐收其成,这我们没什么好说的,可让我们这些手下,感受到更多的是她已经没有向上和努力积极的心态,就是一种有就做没有就算的心态。这一次,我们在这边已经搞到没有立锥之地,可是她还是不肯接纳我们过去。我们感到的是,我们被她放弃了,不是我们想离开,而是她先抛弃了我们。我们实在没有了出路,这样下去,队伍只能散了,我们,为了生存下去,这也很无奈。于情于理,我们都没有对不起彩姐的地方,我们自己努力拼来的,都是给她打工的,我们毫无怨言,但现在我们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既然不理不顾,那我们只能寻找更好的靠山。而就是到了明珠姐你这边后,你和我们之前定的那合同,分的钱,该给彩姐的,我们照样会给她,我们拿少的。”

  黑明珠说道:“很好的部下。你们对得起了你们的主子。”
  我呵呵对陈逊举大拇指,虽然说着不是很流畅,但至少表达到位了。
  黑明珠问我:“你呢,你是彩姐手下的得力干将,是她的智囊,你率队逃了,你怎么想。”
  我说道:“三纲五常中说,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但三纲五常却还有一句话,君为臣纲,君不正,臣投他国;国为民纲,国不正,民起攻之;父为子纲,父不慈,子奔他乡;子为父望,子不正,大义灭亲;夫为妻纲,夫不正,妻可改嫁。我觉得,陈逊他们,已经尽忠了,而现在走到这要离散了这一步,只能说,再坚持下去,他们不吃土,也是要溃散了,所以,他们选择新的大树,无可厚非。鱼儿在这片不愿意容纳它的鱼塘,已经无法生存下去,只能寻找新的鱼塘,但对之前的鱼塘,还是回馈着,他们没错。我也没错。错只是于,我们没和彩姐提前说而已。”

  黑明珠问:“好了,可以了。”
  她给陈逊倒茶,陈逊说谢谢明珠姐。
  黑明珠对陈逊说道:“明早带所有的手下,到楼下集合。六点半。迟到的,开除。一秒都不行。”
  陈逊道:“是,明珠姐。”
  黑明珠对我说道:“你明晚八点,到这里来找我。”
  我说:“好呀。”
  她说完挥挥手,示意我们走了。
  我们站起来,对她道别后,离开了。
  出了明珠酒店后,陈逊有些激动:“我们又有希望了。”
  我说道:“别太高兴,三个月的特训,有得让你们惨的。”
  陈逊说道:“看到了未来的一片光明。”
  我说:“好吧,大概是的。”
  陈逊说:“走吧,喝几杯,我请客。”
  我说:“走就走。”
  陈逊问:“想在哪喝。”
  我说:“大排档吧,我有些饿。”
  陈逊带着我直接去大排档。

  海鲜大排档。
  点了一桌吃的。
  明知道吃不完,但就是点。
  上了菜后,两人却不怎么吃,就只喝酒了。
  陈逊发着信息。
  说告诉了兄弟们,兄弟们都很高兴。
  然后,他还叫了他的两个得力手下过来一起喝酒。
  正开心的喝着聊着的时候,陈逊的两个手下过来了。
  不过,他们却是一脸严肃。
  陈逊看着他们,说道:“怎么了,不高兴?”
  他们站着,也不坐下,看了看后面。
  身后有谁来了?
  我们看往他们身后。
  一辆白色越野轿车上,下来了一位女士。

  不是彩姐又是谁。
  我和陈逊面面相觑,然后陈逊压低声音问他们两:“怎么了!你们带来的?”
  彩姐已经走到了我们面前:“是我让他们带着来的。”
  彩姐过来后,坐在了我和陈逊的中间那位置。
  我点了一支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们之前都已经商量过,要告诉彩姐的,不过,羞于启齿啊,到底如何开口是好。

  我抽着烟,看着陈逊。
  彩姐说道:“怎么了,不欢迎。”
  陈逊说道:“彩姐想吃些什么。”
  彩姐说:“我还有心情吃吗。”

  我拿了菜单,僵住,然后放着菜单在她面前:“彩姐,你看看,这里东西,还是不错的。我都经常来。”
  她应该还没知道吧,或者说,这两个家伙已经告诉了她了?
  彩姐说道:“你们两个好样的。”
  陈逊给彩姐倒酒:“彩姐,我们喝一杯吧。”
  彩姐看着酒杯,说:“喝什么呢,庆祝你们找了新东家吗。”
  原来,她真的已经知道了。

  我看着那两个站着的家伙。
  彩姐说道:“别看着他们,你们的这些人,都是我手下,他们没道理不告诉我,没你们两个那么不要脸,缺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