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56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因为平时没有考虑到,也没有任何关于这件事情的消息,楚天齐才更感觉到这件事情的突兀,才有了六神无主的感觉。想给宁俊琦打电话,想想还是算了,她即使知道也于事无补,只会多一个人担心,还不如让她过一个消停的周末呢。
  想到宁俊琦,楚天齐又想到了一个现实问题,那就是两人要分开了。其实,这个问题很现实,而且宁俊琦也曾经提示过,只不过他一直不愿去想,渐渐的也就抛开了这件事情。
  近一阶段,随着党校毕业的临近,楚天齐心里想的较多的就是尽快回到乡里,能和宁俊琦在一起,帮她分担一些事务,共同管理青牛峪乡。现在乍一听到赵中直要调走,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太天真了,青牛峪乡又不是夫妻店,自己现在只保留着一个空位置,可能冥冥之中已经注定要离开了。
  想到和宁俊琦要分开,楚天齐的心里空落落的。自己得到党校学习机会那天,正是冯俊飞荣任乡长,王晓英进级乡丨党丨委副书记的时候,本来他就有给别人腾地方、被人礼送出境的感觉。只是想到党校指标来之不易,并且赵中直和宁俊琦又寄予厚望,以及自己对这个神圣地方的向往,楚天齐才把那份失落埋在了心底。

  从进入党校学习那天,楚天齐就孜孜不倦、锐意求索,每天过得都很充实,他意识到了来党校学习的重要与机会难得,所以心中那小小的失落被他彻底甩到一边。随着时间一天天流逝,楚天齐既留恋这难得的学习生活,又期盼着早日回到乡里和心爱的人并肩战斗,更没有时间来失落,而且他也没有了失落。
  只是现在,党校生活马上就要结束,而和女朋友共同奋斗的愿景却将化做泡影,那久违的失落感再次回到了楚天齐的身上,整个心里空荡荡的。
  星期一,从餐厅吃完晚饭出来,正想着要不要给宁俊琦打一个电话,手机却已经响了起来。楚天齐拿出手机,一看号码,正是宁俊琦。他已经猜到了电话内容,赶忙稳了稳情绪,按下了接听键。
  “天齐,吃饭了吗?现在在哪?”宁俊琦的声音传了过来。

  楚天齐如实回答:“刚吃完饭,准备到操场上,给你打电话。”
  “哼,说的好听,从星期六开始,你已经三天没给我打电话了。”宁俊琦声音满是撒娇的味道。
  “嘿嘿,我这不是正准备给你打吗?”楚天齐忙赔着笑脸,尽管对方看不到。
  宁俊琦停了一下,声音忽然低沉下来:“天齐,马上就毕业了。”
  “是呀,今天是五号,九号就毕业了,真留恋党校学习生活呀。”说到这里,楚天齐语气一变,“当然我更想早点回去,回去见我可爱的俊琦,我可是天天都在想你,我觉得这几天过的太慢了。俊琦,你想我吗?”
  宁俊琦没有顺着楚天齐的思路,而是换了话题:“你不要这么柔情似水,好不好?好男儿志在四方,咱俩不可能总在一个地方工作,说不准哪天就会各奔东西了。”
  “我当然知道了,不过那一天不是还没到来吗?等真正到来的时候再说,我现在满脑子想的就是你,就想早点见到你,和你一起工作。”楚天齐的话半真半假。
  “哎,简直就像一个长不大的大男孩儿。”宁俊琦叹了口气,“你也不能总是窝在青牛峪吧,应该到更广阔的天地去历练历练。”
  “你还说我长不大,据我所知,你也没多大吧?”楚天齐嬉笑道。
  宁俊琦娇嗔道:“胡说,我比你大,是你姐姐。”
  “别蒙我了,你在你们大学同班同学里面最小,以前跳过好几次班,和我同岁。”楚天齐肯定的说,“既然你和我同岁,那么你应该就比我小了,我可是正月的生日。”
  “你……听谁说的?是田馨吗?一定是田馨。”宁俊琦的声音很急。
  楚天齐不紧不慢的说:“俊琦,那么着急干什么?间谍也有泄密的时候,何况还有双面间谍呢。”
  “胡说,田馨不是那样的人。一定是被你小子钻了空子,套出了她的话。”宁俊琦肯定的说,“她那么善良,你又很狡猾,她上你的当也是很正常的。”

  “果然是姐妹情深,怪不得她为了你不遗余力呢。”楚天齐哈哈大笑,“不过,俊琦,以后就别充岁数大了,你应该叫我天齐哥,我也应该叫你俊琦妹妹了。”
  “不,就不,你个无赖。”宁俊琦哼道,然后语气一缓,“天齐,要没事的话,我就挂了。”
  “是你打电话给我,怎么反问我有没有事?你难道没事吗?”楚天齐问道。
  宁俊琦声音很低:“没事。”
  “不对吧,你前面又是拿话点我,要我‘男儿志在四方’,又说什么‘不能总窝在青牛峪乡’,似乎话里有话呀。”楚天齐满是疑惑的口吻。
  宁俊琦反问道:“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你是说赵书记调走的事吧?赵书记昨天早上就跟我打电话了,说是今天正式宣布。”楚天齐的回答轻描淡写。
  “昨天你就知道了,那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宁俊琦追问道。
  楚天齐的话还是很轻松:“人家本来就是交流干部,早晚都得回去,现在回到晋北省也很正常。没必要大惊小怪,今天你不是也知道了吗?”
  “你……赵书记就没和你说点别的,比如关于你的岗位。”宁俊琦声音透着浓浓的关心。
  “说了,他问我‘党校就要毕业了,有什么打算’,还说他已经和郑县长说过,如果要调整我的话,让郑县长关注一下。”楚天齐的回答依然很平静,“不过,他说的只是如果,也不一定就肯定调整吧。”
  “你怎么这么单纯,领导能随便说话吗?他说的‘如果’,其实就是肯定,至少应该已经有人提过这个议题了。”说到这里,宁俊琦声音突然很是沙哑,“不对,楚天齐,你不可能不明白赵书记的意思,你是故意这么说的,包括你不给我打电话,也是故意的。因为你的心里不好受,你怕和我说时,让我也伤心,对不对?”
  “对。”楚天齐说完这个字,停顿了一下,“可现在我又能做什么呢?只能‘静观其变’了。”
  “静观其变?好。现在以不变应万变最好,不管你心里想通没想通,都要这么想——静观其变。”宁俊琦的声音马上又变得异常坚定,“怪不得冯俊飞前天晚上会给我打电话,问你的工作安排,看来他是已经知道了内情呀。”
  “那天他也给我打电话了,当时不明白他的意思,昨天一接到赵书记的电话,我就明白了。”楚天齐回答。
  既然已经都知道了赵书记要走的消息,两人还是又继续探讨了很长时间这个问题,通过探讨,楚天齐也坚定了“静观其变”这个策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