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697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了还不到半小时,他就接到了徐达打来的电话,徐达问他在哪,他说在醉仙楼,徐达让他去酒楼外面路边等着。
  李睿一边下楼,一边暗暗吃惊,心说军用飞机就是快啊,这才多一会儿啊,徐达就赶到青阳了,自己要是也有他那样的身份就好了,可以随时借调任何交通工具。
  他走到外面路边的人行道上,站在一颗龙爪槐下等起来,等的过程中给爱妻青曼拨去电话,告诉她晚上要跟徐达一起喝酒,可能要晚点回去。吕青曼也很奇怪徐达怎么又跑到青阳来了,李睿少不得解释两句。
  又等了一刻钟差不多,李睿眼看着一辆军绿色的猛士越野车,横冲直闯的驶了过来,发动机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如同一辆坦克开了过来,惹得很多路人都望过去。
  李睿寻思这不会就是徐达来了吧,瞪眼望向车窗里面,哪知道前挡玻璃贴了膜,根本看不进去,只能模糊看到正副驾驶位上都坐着人。
  他正疑惑不定,那辆猛士吱的一声停在他身边,随后副驾驶位车窗降下,里面现出徐达那张疲惫外加郁郁寡欢的脸。
  李睿看到他又惊又喜,叫道:“老弟!”
  徐达对他点点头,转头对驾驶位上那个年轻的士官道:“行了,你回去吧,谢了。”那士官转身对他敬礼道:“首长不用客气,有需要随时给我打电话。”说完推开车门下去,走到马路对面,拦下辆出租车上去走了。

  李睿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如同看西洋景似的。
  徐达转头对他一笑,道:“哥,你们青阳地面我不熟,你上来开车吧。”
  李睿傻乎乎的哦了一声,完全听从他的安排,绕过车头,钻进车里坐好,看看车内仪表盘与档把,不自然就有些血液燃烧的感觉,仿佛自己也变成了一名士兵,随时准备开到前线打仗,讪笑道:“这车……我能开吗?”说着话,又往后面望了望,却发现后排座上放了两箱精装青岛啤酒,旁边放了一大袋子花生米,只看得喉头一阵蠕动,艰难的咽下口唾沫,心说这么多酒,就自己跟他俩人,能喝得了吗?

  徐达道:“能啊,怎么不能开?随便开,尽管开,撞了车算我的。”
  李睿朝天翻了个白眼,这位老弟说话能再晦气点吗?自己只是略微表示下谦虚而已,难道还真不会开这种越野吉普车了?还撞了车算你的,我李睿这辈子开车就还从来没撞过好不好?脚下忽动,右手操纵档杆,熟练的起步上路,汇入了车流之中。
  徐达又道:“挑你们青阳最僻静的地方去,要野外,还要风景好。”
  李睿想了想,道:“那就去东岗古塔吧。”徐达嗯了一声,也没多问什么。

  东岗古塔位于青阳市区东郊,建在桑白河旁的一座土岗之上,建于金朝,距今已经有九百多年的历史,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早年间桑白河有水的时候,站在岗上往西望去,可见波光灿烂,古塔伴立,落霞与孤雁齐飞,风景蔚为秀美,是青阳古城的十大景致之一,名曰“玉带青塔”。虽然现在桑白河道已经干涸,但孤立于土岗之上的古塔还是一个风景优美的好去处。至少,用来和好友喝酒畅聊是绝佳之选。

  一路之上,徐达也不说话,李睿也没问。人家不说话,自然是不想说话,问也没什么意思,等他想说话了,你不问他自然也会说。
  车程半个多钟头,驶出市区,又穿过架在桑白河上的一架石桥,最终来到了古塔所在的土岗之顶。土岗不大,方圆两百多米而已,一条土道以三十度左右的仰角直通岗顶,岗顶距地有几十米高,东岗古塔就矗立在岗顶正中。
  东岗古塔作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场景有点凄凉,塔下只有一圈用砖石围起来的围墙,正门处一扇双开门的大铁门,门上上了一把锁而已,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保护性设施。哪怕白日里,也没有一个文物保护工作者出现在这里。说句不太好听的,就跟一座“野生”的古塔没什么区别。
  此时夜色迷离,古塔深重瘦长的影子耸立在黑夜中,如同一把见不得光的重剑。四周松柏林立,风过处呼呼作响,不时响起夜鸟的叫声,虽然视野范围内看不到什么景致,但独特的环境还是令人心情为之开阔爽朗。

  徐达跳下车,走到院门处打量起来。李睿凑过去,道:“院门锁着,进不去,咱们就在……”
  他话音未落,徐达忽然飞起一脚,正踹在门锁扣上。但听“啪楞”一声脆响,白铁所做的薄皮大门被他这一脚踹开了去。当然,并不是铁锁被他这一脚踹坏了,而是门锁扣--焊在门上的那个小铁环,被他踹得从铁门上脱落开去,这才将大门踹开。
  李睿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半响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徐达道:“把车开进去!”
  李睿还真听话,点点头,回到车里,发动车子,缓缓驶入院里,心中暗想,这位老弟心情果然很不好,今晚可不能说让他不高兴的话,否则挨踹的就要是自己了,自己功夫虽然也不错,但跟他比起来可还差得远。

  院里面积并不大,除去最中央的古塔外,四周剩余面积也就是方圆三四十米。李睿把车开到塔前五六米远处,熄火下车,给徐达介绍这座古塔的来历与构造。
  这座塔通高三十六米,为十三层密檐楼阁式砖塔,塔平面呈八角形,须弥座式基座,下面有八角形砖砌台基,台基高有三米,之上是向上向外延伸的莲花飞檐座,再之上则是塔身第一层,开有素面壶门,进入后是木质旋转楼梯,直通塔顶,站在最高一层,透过小门,可以将整个青阳城区收于眼底。也因此,有文物专家考证,这是一座金朝时期的军事用塔,用来瞭望敌情与警戒所用。
  李睿上小学的时候,假期里没少跟同学来这里玩,也曾跟同学们一起尝试着往上爬。九百多年的风吹日晒,台基各角砖面已有磨损,露出了很多可供下脚的地方,因此爬到台基上还是不太困难的,但想爬上台基之上的莲花飞檐座就难了。因为飞檐座是向上向外伸展的(可参考观世音坐着的那个莲花座),正常情况下人可以爬上向内倾斜的高处,如金字塔,却很难爬上向外倾斜的高处,如攀岩时遇到的外凸山岩,所以这座飞檐座挡住了很多人。只有那些臂力超强、胆子超大、身体平衡性极高的人,才能爬上去。

  李睿当时刚上小学,身材很矮,力量也不够,因此无论如何也爬不上去,等后来可以爬上去了,又一心扑在学业上,没时间过来玩了。一晃十几年过去,再来古塔下面的时候,竟然已经步入而立之年了,想一想不由得感叹时间流逝之快。比时间流逝更快的就是桑白河的河水了,早在**年前已经干涸,徒留空旷枯竭的河道,回忆往昔宽阔的河面、激流的河水,心中更是哀叹不已。童年与河水已经消失了,再也不复回。

  日期:2016-08-30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