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52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长生到了另外一个房间,杨铭正在监视器前看监控,见丁长生进来,站了起来,说道:“丁主任,要不然用点手段,这家伙嘴还挺硬的”。
  “不用,看着他,有什么情况马上给我打电话,我去休息一下”。丁长生看着监视器里垂头丧气的刘成安说道。
  站在这座不起眼的宾馆的顶楼,看着因为天气而热浪升腾的远方,丁长生拿出手机打给了秦墨,此时她还在京城,既然从朱明水那里知道了秦振邦的事情,不问一下不合适,但是当他面对秦墨时,心情又很复杂。

  “喂,是我”。
  “听出来了,有事吗?”秦墨的声音也很淡,说道  。
  “嗯,你爸爸怎么样了?”丁长生问道。
  “很好,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了,转到普通病房了,谢谢”。
  “我……”
  丁长生话没说完,就听见电话里传来一声虚弱的声音:“是谁啊?”
  “一个朋友”。秦墨说道。
  丁长生听得出来,那是秦振邦的声音,于是忍住了没再说话,但是秦振邦好像并不愿错过这个机会,说道:“是丁长生吧,把电话给我,我要和他说几句话”。
  秦墨犹豫了一下,终是将手机放到了秦振邦的耳边。
  “长生,你个小兔崽子,忘了我说的话了?咳咳咳咳咳……”秦振邦一开口就骂上了,但是丁长生却没有感觉到是在挨骂,反而是感到很亲切。

  “秦伯伯,这里一切都好,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秦墨的”。丁长生不知道该说什么,开口居然是这句话,这话说的一点都没过脑子,这是他的第一反应吧。
  “我放心,小子,你要记得对我的承诺,我这个人从来都是不求人的,但是关于我女儿,我不得不拉下脸”。
  “秦伯伯,你错了,是我求你”。丁长生能体会到一个将死之人的忧心,所以不管什么承诺都只能是应下了。
  丁长生和秦振邦的对话没持续多久就被秦墨给打断了,“好了,不要说了,等你病好了再说好不好?”
  “秦墨,别急着挂,我还有事求你”。丁长生说道。
  “找我?你这么厉害能有什么事求我?”秦墨讽刺道。
  “秦墨,我真的有事求你办,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到时候去找你”。
  “很急吗?”
  “嗯,不过还是等秦伯伯的病稳定了再说吧,我不急”  。丁长生说道。

  “好吧,我回去后找你”,秦墨说着走出了病房,是因为有些事不想让秦振邦知道,“px项目耽误的太久了,我父亲这一病,很多人觉得秦家根本做不了这件事了,所以准备急着换人了,长生,这个项目对我们秦家来说很重要,我担心他们等不及,到时候对我父亲将是一个致命的打击,你一定要帮我”。
  “我知道,我现在也有个问题,你在京城,正好可以帮我问问你父亲,他应该知道的比我们多,查一查汉唐置业的背景,还有,汉唐置业和罗明江有没有关系?”
  “好,我知道了,我待会问问吧”。秦墨答应道。
  丁长生挂了电话,慢慢走下顶楼,又回到了监视器前,监视器里的刘成安虽然焦躁不安,但是却始终没有任何的表示。
  刘成安听到门响,但却没有睁开眼,他也想明白了,自己到了这里就认命吧,如果汉唐置业的人发现了,那么只要自己还有用处,就会想方设法救自己出去,但是如果发现不了,那么自己只能算倒霉到家了。
  “刚才我忘了告诉你,你刚刚说如果你说了对汉唐置业不利的话,可能会被杀,还有你的家人也可能倒霉,我认为这有可能,不过,我忘了告诉你的是,你儿子走运了,现在正在医院里配合治疗,相信很快你就能见到他了”。丁长生的话简直是云山雾罩,可是毕竟事关自己的儿子,刘成安一下子就睁开了眼,死死盯着丁长生。
  “我儿子怎么了?怎么会在医院里,他到底怎么了?”刘成安双手握拳,恨不得将丁长生逮过来吃掉,奈何手铐将自己拷的死死的,根本不可能挣脱,直到此时,你才能体会到那种欲哭无泪的感觉,那种深深的无力感会让人疯掉,明知道自己该去,但是却走不掉。

  “因为他吸过毒,身体条件不是很好,所以需要配合治疗,不过他涉毒不深,相信很快就会符合条件的”。丁长生微笑着说道,那种微笑让刘成安不寒而栗,因为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你什么意思?”刘成安颤声问道。
  “老刘,你是不是认为,你儿子关在监狱里比在外面还多了,至少不会三天两头的给你惹祸了,这样你也可以安心的过你的小日子了?还有你那个谁都不知道的小老婆,我听说快要给你生了,恭喜你,你终有又可以当爹了”。丁长生没理会刘成安,继续说道,虽然这些事都是刚刚打听到的,但是总比一味的大道理强得多。
  要说讲大道理,任何人都讲不过他们,因为他们做过领导,大道理就像是嘴边的唾沫一样,张口就来,所以对付这些烂透了的人,决不能再和他们讲党性之类的东西,因为他们压根就没有这东西。
  “你别和我扯那些没用的,我就问你,我儿子到底怎么了?”刘成安挥动着拳头,恨不得将丁长生拉过来给他几拳,但是因为拷在椅子上,所以动弹不得。

  “没事,他很好,不过我讲个故事给你听吧,说的是北方人和南方人的不同,北方人到集市上买一条鱼,一般都是一买一整条,提着就回家了,或蒸或炖,那就看自己的喜好了,但是这样卖鱼的话,鱼贩子却赚不到更多的钱,但是南方人却不这么干,他们一般是把鱼分开了卖,鱼头,鱼尾,鱼中间那段,卖的价格都不一样,所以,这么一分割,卖的钱就比北方的鱼贩子赚的多,你说要是卖一个人,即便是卖到国外做奴隶,也不过几万块钱,但要是把人像分割鱼一样,分割开来,肾卖多少钱,肝卖多少钱,肠子,眼角膜,这些东西都是那些有钱人才能买的起,你说他们会吝惜那点钱吗?我觉得不会,他们最要紧的是命……”丁长生的声音虽然不高,但是娓娓道来,却是将刘成安的精神都要击垮了  

  虽然自己没在监狱里呆过,但是却有所耳闻,死囚器官买卖的事情在坊间流传的很多,所以当丁长生说卖鱼的时候,他就明白了丁长生在说什么了,想到自己的儿子终于是长大了,但是却有可能会面临被分割卖了的命运,刘成安的精神一点点被击垮了。
  “不要说了,丁长生,我们做个交易吧”。
  “交易?现在是我主动,你和我做交易,你觉得你配吗?”丁长生明显的觉察到了刘成安的思想变化,但是他还在幻想着和自己做交易,看得出来,他的意识里还存在着一丝的幻想。
  “丁长生,有道是死人不管活人的事,我要是死了,你什么也得不到,那我管我儿子干什么,做了这么多年的领导,要不是为了那点特权,为了钱,谁愿意做那个官?整天想着怎么讨好领导,怎么往上爬,怎么能钻法律的空子,你不觉得累吗?”刘成安面色惨白,但是依旧是紧咬牙关,看得出,他的思想斗争很剧烈。
  “你想说什么?”丁长生微笑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