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56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前面的身影没有停顿,而是继续“咯噔咯噔”的踩着节奏,向上走着,显然是奔五楼女学员住宿楼层去了。
  回到三一五房间,楚天齐一看时间,还不晚,刚刚九点半,便给宁俊琦拨通了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就通了,传来宁俊琦的声音:“这么晚了,打电话干什么?”
  “不晚呀,才九点半。”楚天齐随口说道。

  “是吗?从六点吃到现在也才三个多小时,不晚不晚!”宁俊琦的话里透着一股酸味。
  她近一段时间怎么了?好像打破醋坛子似的。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楚天齐嘴上却换了说辞:“嘿嘿,回来有半个多小时了,我在操场上走了一会儿。”说完,又补充道,“就我自己,周仝直接回宿舍了。”
  “不打自招,我又没问你。”宁俊琦说完,又问道:“吃的什么呀?在哪吃的?人多吗?”
  楚天齐麻利的给出了答案:“吃的海鲜,在水族轩,就我们俩。”
  “你们俩,水族轩。”宁俊琦念叨着,忽然高声道,“你们没去广场的哪片树丛吗?”
  楚天齐就是一楞:“你知道水族轩?”接着又说道,“你可不能瞎想啊,我们就是吃饭,吃完就回来了。”
  “咯咯咯……逗你呢。”宁俊琦笑着道,“在你们吃饭前,周仝就给我打电话了,就了你们吃饭的地方。”
  楚天齐就是一惊:“啊?你们……你们也联系着呢?你的间谍网扎的也太密了。”
  “怎么,不服?”宁俊琦的声音透着霸气,然后忽然低声道,“不说了,固定电话响了,我要去接了。”

  她的话音刚落,楚天齐手机里就传出“嘟嘟”挂断的声音。
  宁俊琦说了一声“再见”,把电话听筒放到了固定电话机上。
  这个电话是冯俊飞打的,是在她和楚天齐通话的时候打来的,因此,她挂断手机,结束了和楚天齐的通话,而接听了固定电话。
  这个时间点接到冯俊飞的电话并不奇怪,因为他经常向宁俊琦请示、讨教。奇怪的是冯俊飞的通话内容,他在电话里表示“楚副乡长就要学成归来,如何安排他的工作,请书记做指示”。
  平时冯俊飞倒也不时向宁俊琦请示、汇报一些重大工作事项,包括个别人的工作安排或调整。每逢冯俊飞问到人事安排的时候,宁俊琦的回答都很谨慎,她要看看这件事自己插手合适不合适,同时也要看看冯俊飞是否有越权的嫌疑。不过每次冯俊飞询问所涉及的都是乡里最基层人员,连股级的都没有,更别说副科的了。但今天他竟然询问一个副科级人员安排,尤其楚天齐更是他俩平时避谈的人名,因为彼此都清楚与楚天齐之间的关系,避免引起不快和尴尬。

  今天冯俊飞在询问关于楚天齐的安排时,理由倒也冠冕堂皇,因为“楚副乡长的分管工作已经交出去了”。确实是,如果要给他安排工作,就需要从其他副乡长那里把一部分工作拿过来。
  刚才,面对冯俊飞的请示,宁俊琦没有任何指示,而是反问道:“冯乡长,你有什么打算?”
  而冯俊飞在停顿一下后,给予了答复:“我还没有考虑成熟,想先请书记明示一二。”
  “你先考虑清楚,再说吧。”宁俊琦说完这句话后,两人结束了通话。
  冯俊飞刚才的请示,看似在情理之中,但宁俊琦总感觉怪怪的。对方为什么要在这个时间点请示?因为这并不是很紧急的事,完全可以在上班期间,比如下周一白天进行研究。但既然冯俊飞这个点请教了,那就说明他现在着急,在抢时间。他究竟因为什么事要这么急?他究竟要干什么?
  这两个问题一出来,一个念头快速闪过:难道楚天齐的位置有变?没听说呀,看来星期一上班时,得找人打听一下了。
  早上,楚天齐起的很晚。主要是由于昨天睡的晚,虽然当时已经基本想通了事情,但躺在床*上还是不由得要想问题,一时难以入睡。
  星期六一整天,楚天齐都是在宿舍度过的,他没有出去,也没人邀请他,他没有往出打电话,也没有人给他打电话。
  星期日早上,楚天齐是被电话铃声惊醒的。此时他正在梦中,乍一听铃声,还是迷迷糊糊的,以为是在做梦呢。只到铃声顽强的响个不停,他才意识到是自己的手机来电话了。他一伸手,从床头柜上拿过了手机,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感觉有些陌生,最起码手机上没存这个号码,但却似乎又感觉见过这个号码。他略一沉吟,按下了接听键,说了声“您好”。

  手机里传来一个和蔼的声音:“是楚天齐吗?”
  声音这么耳熟,但又一时想不起来。会是谁呢?带着这个狐疑,他应了一声:“我是楚天齐。”
  “我是赵中直。小楚,还没起床吧?怎么感觉你还迷糊呢?”紧接着,传来赵中直爽朗的笑声。
  赵中……是赵书记。怪不得觉得号码见过呢,县里印发的领导电话本上就有这个号码,只不过平时都是和秘书联系,手机上没有存而已。赵书记找我?他找我有什么事?尽管他心里狐疑,但还是马上从被窝里坐了起来,欣喜的说道:“赵书记,是您呀,我确实没起呢,昨天晚上睡晚了。”
  “理解,周末嘛!年青人觉也多。”赵中直说到这里,话题一转,“小楚,党校学习快结束了吧?有什么打算?”

  听到赵中直的话,楚天齐就是一楞。听赵书记语气,难道要对自己进行调整,在听自己的意见?会把自己调整到哪?是平调还是升半格?想到这个问题,他忽然莫名的激动起来。声音似乎也有点变调:“再有一周就毕业了,毕业就回去。”
  楚天齐刚才的回答比较圆滑,既回答了对方的问题,但也说的很模糊,给自己留下了回旋余地。
  自是听出了楚天齐话中的模棱两可,赵中直又问道:“我是说毕业了,对自己的工作岗位有没有什么想法?”
  “没有想法,服从组织安排。”楚天齐的话言不由衷,要说一点没有想法是不可能的。谁不想往高处走?

  “那就好,我就放心了。”赵中直的话很平静,“我要走了,你要有个心里准备。”
  听到赵中直的话,楚天齐一下子有点懵了,赵书记要走?去哪?他要我有个心里准备,准备什么?难道真要调整我的职务?恐怕这个调查未必是好事吧?刚才的小激动一下子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忐忑:“赵书记您要调走?到哪里高就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