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694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听得差点没笑出来,为防给他看出心理变化,强行忍住不笑,反而做出愁闷的样子来,心中暗想,这个胖和尚好能说啊,如果让他穿上马褂去跟郭德纲一起说相声,还不知道谁捧哏谁逗哏呢,要是再听他说下去,自己岂不成了黑道大哥之流?忙插口道:“等……”
  他刚说出这一个字来,法愚已经又放出一串惊人之语来:“施主命犯桃花,女人缘很旺,但是那些女人全都不能助你,只会害你。”
  李睿听到这一句,心中惊诧莫名,这法愚是胡说八道蒙对了的,还是真的算出来的?如果说他前一句赞美自己仁义的话是套话空话,那么现在这一句可是太准了,自己确实是女人缘旺,可要说起来,那些女人谁都没有害过自己啊,而且好几个对自己都大有助力呢,这又怎么说的?
  法愚也不看他一眼,嘴巴嘟噜噜的往下说:“可惜婚姻坎坷,受苦多年,侥幸觅得良人,初孕却有小产之祸。天幸施主血脉深厚,日后子嗣颇多。工作方面,如鲤游河中,前期平淡,然一跃龙门便化身为龙,从此飞黄腾达,再无俗人之忧。但须提防一点,血脉族亲皆靠不住……”
  李睿听到这,心头已是震颤无比,差点没从胸腔里面跳出来,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这位大和尚,心中对他的印象已经彻底改观,如果说他之前说的自己女人缘旺的话,是因为看自己高大俊朗,蒙着说的,那眼下这几句,可就是句句珠玑了,靠,真的假的,怎么好像老天爷一样洞察的如此清晰呢?他是真正算出来的,还是打探了自己的底细后来骗自己的?
  好容易等法愚停下话头,李睿从他手里要过那签来看,却是个上中签,只看得心头一动,看着这支签子半响说不出话来。法愚单手合十,念了句阿弥陀佛。

  李睿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这法愚所言,除了前面一句是类似拍马屁的话,其余后面的几句几乎全与自己经历相合,只是有两点到现在还没发生,一是他说自己那些红粉知己会害自己,二是他说青曼会小产,可越是这样,越是让人害怕,让人恐慌,让人恨不得现在就回到家里去看着青曼……
  他忽然脑中一闪,冷笑着冲法愚叫道:“你这不是胡扯?我孩子可都已经上小学了,我老婆又没打算怀孕要二胎,你怎么说我老婆会小产?”
  他这当然是诈法愚一下,要看他如何应对,来判断他是否全部扯谎胡诌。
  法愚脸色古怪的瞧着他,眼神带有同情之色,仿佛在说,施主,你何必要撒谎自欺欺人呢,你这样诈得了我,却诈不了你老婆小产的命运啊。

  李睿硬着头皮叫道:“你说啊,给我个解释啊。”法愚摇摇头,叹息一声。李睿心底发虚的叫道:“你叹什么气啊?”法愚摇头道:“我刚说的都是签子上解出来的,对还是不对,施主自己心里应该有数,恕贫僧无法解释。你要硬说算得不准,我也没办法,你现在可以走了,阿弥陀佛,我佛慈悲!”
  这下李睿可是没脾气了,不知道该信他的还是该置若罔闻,半响喃喃的道:“我这签也不是太差吧?最差的不是下下签吗?我这是上中签,仅次于上上签,应该是挺好的了吧?”
  法愚正色道:“是挺好的,比绝大多数人都强!虽然运程里面也有一些小坎坷,却难掩你一飞冲天的势头。若非你命如此之好,贫僧也不敢冒昧相邀是不是?”李睿依旧不死心,问道:“你是不是早就打听清楚了我的底细,然后假作与我偶遇,好骗我的钱呢?”
  其实他这话问出来,他自己也不信,因为这个法愚就算可以打听清楚他的婚姻与官途历程,却绝对打听不到他的红颜情史与家族情况。何况,这大和尚真要是布局那么深远的话,他要骗多少钱才能抵过之前的付出呢?而只是算卦他又能骗到几个钱?
  法愚听了他的质问,脸色不变,摇头道:“实不相瞒啊施主,我今天是来到贵市第一天,施主你也是我不由自主想为你算命的第一人,我没时间也没闲心去打听什么。再说,我算都能算得出来,又何必费力气去打听?你不要小看我哦。”
  李睿不敢不信了,老老实实地道:“大师,我刚才诈你了,我老婆确实刚怀孕,一个月多点了,可她养得挺好的,平时上班也不累,身体素质也不差,好好的怎么可能会小产呢?另外签子上还能预示出小产这种小细节来吗?”法愚叹道:“卦语上当然没写,但解卦时会解出来。解曰:好花芳菲,一夕结籽,西风吹落,翌年结双。这话很好理解,你能听懂,我就不解释了。”
  李睿紧皱眉头,打心里不愿意相信他这番话的真实性,可又忍不住的疑神疑鬼,忽的心念一动,他算出来的会不会是董婕妤为自己流产的那个孩子啊?毕竟婕妤也算是自己的老婆呢。不过,听他之前话里的意思,小产的那个女人是自己正式的老婆,那除去青曼外也没别人了,而且婕妤是流产,并非小产,还是要着落在青曼头上,嘶……不会吧?想到此处倒吸一口凉气,整个人都傻掉了。

  法愚见他痴痴不语,手伸到宽大的僧袍里,再拿出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个古香古色的线装簿子。
  法愚洪钟一般的声音随后响起:“既然算得还准,施主,随缘一下吧!”
  李睿傻呆呆的将簿子翻开,发现前面六七页已经写满了,定睛一看数目,便知大事不妙。上面每个人的卦资,不是三千,就是五千,几万几万的都是小意思,想从里面找个三位数的,连翻了几篇都看不到一个,靠啊,这是真的假的啊,是法愚做的假账糊弄人的,还是真有这么多冤大头随缘了这么多?
  李睿抬眼看向法愚,法愚表情风轻云淡的望着路上行人,似乎完全不关心他随缘多少。李睿想了想,摸出钱包,打开一看,里面百元票子没有几张了,在里面数了数,还剩八张,剩下都是零钱,零钱当然不能用在这里,想了想,咬咬牙,拿起笔来,在簿子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后面写了八零零三个阿拉伯数字,心想,这大和尚虽然算得乱七八糟的,不过还是很准的,这八百块就当是赠他的一个缘法吧。

  李睿刚填写完数字,还没来得及放下笔,法愚的声音再次响起:“施主,你这等身份,这点钱如何拿得出手?”李睿憨厚的笑着说:“我就是一平头百姓,有什么身份?这点钱已经是我小半个月的工资了。”法愚淡淡一笑,道:“平头百姓,有渣打银行的白金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