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037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达明毕竟是和贾厚德很有矛盾,现在有人出面对付贾厚德,对他来说,自然是求之不得。
  张达明那儿摆平后,周静就给秦书凯打了电话,说,秦主任,按照你的要求张达明局长那儿已经摆平了,现在你在那儿,很需要你的签字啊。
  秦书凯就说,在外面,回去以后再说吧。
  周静很是着急的说,秦主任,你不知道这个贾厚德已经派人和我酒店的人打了起来,现在两个方面都有人受伤进了医院,下面事情如何发展那是和你很有关系的,要想不被动,只能求你了。
  秦书凯知道了问题的关键,现在周静是想以静制动,看来以前真的小看了这个周静,想到以前冯燕曾经提醒过自己,对周静这个人要当心,真的不假,是个有心计的人,如果自己签字了,那么考试中心那边同意盖章,那么就可以利用媒体来操着了,那么贾厚德肯定会很被动。
  秦书凯就说,周处长,竟然有人敢在你的了头上动土,那真是胆子很大啊,好吧,我现在外面有点事情,你过来吧。

  秦书凯告诉了周静地点。
  周静当天就到了秦书凯那儿,两个人谈的很是和谐的时候,这个钟副书记的电话打来。
  挂了电话后,秦书凯说,周处长,你看,这个官不大,小事就是多,好吧,继续我们下面的话题。
  周静就说,现在只要你把协议签字了,那么就是考试中心,管理部门,主管部门的领导都同意这么做的,那么自己就是合法的建设,贾厚德那边自己会要个说法的。
  秦书凯笑着说,周处长,这件事本来你这边没有道理的事情,经过这么一操着,似乎很有道理啊,而且,贾厚德不仅要道歉,估计还是要赔偿你一大笔钱的。
  周静笑着说,秦主任,钱本来就是小事,大家都不容易,和谐为主,可是这个贾厚德不想和谐,我也没有办法,我的工人现在住在医院,那都是要我自己掏钱,可是贾厚德那边的人,住院都是公费,所以我的心里是真的很生气啊。
  秦书凯说,其实,我签个字没有问题,不过我看了你的协议,内容一定要补充好,那就是建设只是你自己主张的事情,服从考试中心的管理,如果遇到什么事情,需要拆迁,不会向考试中心要什么补偿,这样的协议看起来很是真实,如果不写这些,那么外人一看就是假的。
  秦书凯看了协议,这个周静到了这个时候还想着自己的利益,那就是以后拆迁要有补偿,自己作为考试中心的领导会同意这样的事情,不管是谁看到,都知道那是站不住脚的。
  周静就说,当时没有考虑这么多,那现在如何?
  秦书凯说,周处长,很多时候要想假的变为真的,那么就要现在内容上做文章,让外人看到你的协议对你没有一点好处,仅仅就是为了扩大一点面积,如果达不到这一点,那么就是我签了,别人也会从协议上做文章,是不是我和张达明傻瓜,是不是我和张达明拿了什么好处,如果有这个瑕疵,那么这个协议到了法庭上,那就很难被人认可。

  周静当时拟定协议的时候,还想到以后可以名正言顺的得到好处,现在看来当时没有考虑这一点,于是就说,秦主任,如果修改,时间问题?
  秦书凯说,周处长,事情已经发生了,迟一天早一天又能如何,只要你不出面,那么酒店还是那么解释,老板出差,回来再说,贾厚德采取什么措施,那么损失的话,贾厚德是要赔偿的。
  周静听到这儿,觉的秦书凯的话也有道理,于是点头说,好吧。
  钟副书记在秦书凯那里碰了个软钉子,心里倒也并没有灰心,心想,只要自己以后对秦书凯多加关心,那么秦书凯很快就会为自己服务的,毕竟自己是领导,秦书凯是下级。

  只是他担心时间上不允许自己一直等着秦书凯那根线,因此抓紧时间带上为自己服务的市委副秘书长、研究室主任去了省里。
  钟副书记以前在团省委呆过,正好省委副书记萧安邦是团中央下来的领导,大家都是干过团委工作的,见面聊起来比其他干部有更多的共同语言,钟副书记因此拉上了萧安邦这条线,最近两年一直保持着密切的往来,现在总算是到了用得着这一层关系的时候了。
  对于钟副书记的来访,萧安邦副书记一如既往的表示了热情欢迎,他对钟副书记说,钟天河啊,你可是有一段时间没到省城来转转了,是不是怕我请你喝酒啊?
  萧安邦说这话是有所指的,钟天河的酒量不是很好,每每有机会一块喝酒的时候,多喝了几杯就会当场丑态百出,上一次钟天河陪着萧安邦副书记喝酒还是两个月前,那一次,钟天河又有些喝多了,临走的时候,生生的拉住酒店漂亮的女招待不放,硬说人家是他老婆,要人家跟他上车一块回家。
  萧安邦等人直笑的前俯后仰,好不容易把钟天河的手从女招待的衣服上扯下来,因此一见面,萧安邦总会开玩笑说请他喝酒,其实就是笑话他,嘲讽他一喝醉酒就会出洋相的意思。
  钟天河被萧安邦说的有些不好意思,辩解说,箫副书记,你可不能凭着一次的酒场表现就把我这个人给定性了,我这个人可是定性很好的,大部分场合下,我的酒品还是不错的。

  萧安邦哈哈大笑说,拉倒吧,你钟天河的酒品要是算得上不错,那我可就是当之无愧的五星级了。
  钟天河这次是来找萧安邦帮忙的,自然什么话都顺着萧安邦些,他见萧安邦自吹自擂,便笑着附和说,是啊,箫副书记的酒品原本就绝佳,真要评级别,至少也是个五星级的。
  萧安邦见钟天河一见面就顾着给自己拍马屁,心里不由多想了几分,眉眼里带着笑意对钟天河说,钟副书记,今天的嘴巴说话听着怎么这么顺耳呢?看样子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
  钟天河觉的自己一见面就跟萧安邦提及帮忙的事情,感觉事先没有任何铺垫似乎有些张不开嘴,于是汇报工作样的口气说,箫副书记,其实我今天过来,主要是想要向您汇报一下咱们普安市最近机构改革的进展情况。
  萧安邦饶有兴趣的说,好啊,最近省里最这项工作也比较重视,你来了,正好把底下最真实的一线情况说给我听听。
  钟天河简单的把普安市最近的机构改革工作汇报了一边后,萧安邦微笑着点头说,普安这两年发展的速度还可以,但是毛病的确也不少,说句实话,你们普安市的发展跟相邻的几个市比较起来,可就明显有些差距了,作为普安市的领导干部,如果不改变工作思路和工作方法,一味的只知道守摊子,保位子肯定是不行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