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355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江可蕊不知去了哪里,华子建的声音空落落地回应这凄清的景色,却恍然有说不出的美好与熟悉,仿佛在哪里,有个什么人,听自己诉说所有的事情,相干不相干,也许不过是幻觉,或者在梦里,更可能超越他现世的生命,但他的确曾经身历或者相遇过——那是什么呢?华子建努力集中思绪想抓住这倏忽一瞬,但那狡猾细微的念头却如海市蜃楼或者天际云霞,定睛看去,其实什么也没有。

  其实华子建也不十分理解这句诗的寓意,却无端生出如许情愫——怕是这景色太过唯美凄楚,却不失和谐动人,所以让人既不忍心打扰触碰,又情不自禁想要沉溺——华子建摇摇头,怪道圣人说:“五色令人盲,五音令人聋”,家尊师长一律将课业以外的东西斥为“闲书”,并轻易不准我辈接触这些声色犬马,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一旦心飞了出去,等闲如何收得回来?
  正细细寻思,江可蕊细嫩的声音却从瓦屋里传了出来:“别光傻站着啊,快点进来!”
  因为屋外的光线太强烈,初到屋内眼睛半晌适应不过来,只管不停揉眼睛,嘴里尚自问道:“这里有什么呢?巴巴儿跑进来,怪阴森的。”
  江可蕊对华子建做“嘘”的手势,华子建也只得将满肚子的狐疑压将下来,待到目可辨物的时候方才大吃一惊——原来这里真是别有乾坤:四周的侧墙分上下两部分,上半部为斜墙,用敲铜件装饰,下半部为汉白玉雕刻,各个罗汉金刚菩萨都表情生动且栩栩如生,最难得是保存完好,正中相依相对红漆石柱,上书一幅楹联十分别致,只道是:要过去麽过去便能通碧落休下来了下来难免入红尘。

  江可蕊得意道:“我没有唬你吧,这可是古迹,据说是哪一代主持想出的办法,预防劫难来时抄损毁佚,才把外表做得粗蠢朴陋,不为外人知晓——我小的时候常来这里。”
  江可蕊若有所思地说,即使在阴暗的屋子里,也能见她乌亮的黑发、晶莹的皮肤和闪亮的眼睛所映照出的流辉。华子建伫立在原处,许是竹叶太繁盛遮住天光的缘故,那上山时的阴冷感又自踵至顶地重新升上来,然风穿竹林,竹因风动,婆婆娑娑的叶影透过木窗投射在诸天神佛的面上身上,无端让人打个冷战。远远的,隔院里传来和尚的诵经声:“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
  华子建看到进门处的香案,下方铺着个破旧肮脏的蒲团,一位灰衣僧人斜盘在那里打盹。他身量消瘦、须发斑白,竹叶缝里露出的光线将他的睫毛尖漂成极淡的淡灰色,淡成空气里一缕微尘。
  他们刚才说话也没有惊扰到他,他还在继续自己那似有若无的清梦——灰色的外罩、灰色的胡须、灰色的面色,几乎和这恍惚的环境形成了极好的保护色,而他自己也和脚下那只斜放的小木鱼一样,是这间陋厦里的一件摆设。
  他们两人吐吐舌头,刚要离开,突地看见了香案上的签筒,江可蕊就孩童一般地笑了起来,“子建,子建,我们来掷掷看,看能掷出什么来?” 华子建拗不过她,只得勉强道:“你先来,我跟着做一遍就是。”
  “先来就先来!”江可蕊有意卖弄身手,玩筛子一样将签筒左摇右摆上下翻举,舞出一条龙的架势,她向华子建调皮地眨眨眼睛,这时候从筒中掉出一根签来。江可蕊忙忙捡起来,翻来覆去看了半天,又噘嘴掷给华子建说:“这是什么嘛?好奇怪的签子——人家别处的都有‘上平’、‘中吉’、‘下下’之类的写法,为什么这个上面就简简单单一句话,根本看不出所以然来!”
  华子建接过竹签,对着暧昧的微光看过去,只见上面用蝇头小楷工整地写着两行诗,有道是:“易求无价宝,喜得有情郎”。
  江可蕊其实应该是明白这讲的是什么,因为当华子建在看到她的时候,她的脸上已经桃红一片了。
  华子建这个时候才知道,今天江可蕊巴巴的把自己一早带到山上来,为的是什么,她想要验证一下自己的感觉,想要肯定一次爱情的合理。
  华子建就故意很认真的问江可蕊:“你刚才求的是什么?”江可蕊脸上飞红更浓了,好久才要说不说地喃喃道:“是爱情——”
  华子建“扑哧”一声笑出来,江可蕊第一次在华子建的面前偶了忸怩女儿的神态,或者她已经肯定,华子建正式他要寻找的爱人。

  回去的时候他们走了偏门,这一带颇为古旧,也没经过好好的修缮,僧俗杂处、田市不分,草畦陇头,竟还开着几间小店,卖些藤具、神器、茶叶和小食之类,有间铁皮搭就的书报亭,立在当中,不伦不类。
  走到半山腰的时候听见钟声遥响,两人不由回首望去——那苍绿的山林中掩映着高高的红色院墙,被天幕五色的云霞蒸蔚渲染,倒又有几分气势了。此时,华子建的感觉非常好,这次到省城来收获不小,几个问题都有了眉目,自己和江可蕊的感情也有了一个大的跨越,现在看看路上的情侣也好,路人也罢,一切都好似与他无关,他享受着这个时光给他带来的那份没有世俗羁绊的超然,那份喧闹中的宁静。

  他突然领悟到了深处闹市而无车马喧的意境,他不想别人来打扰自己,他要的就是这种心灵清静明澄的感觉。一切尘世间的俗事都与他无关。他只在乎现在这份心灵的澄明和灵魂的清静,他想,如果可能的话,他愿意把自己的心、自己的灵魂,扔在风清月明的荒郊野外,感受一下难得的孤凄。
  华子建一直呆呆的看着江可蕊,看着她的这种美艳,看着她胸前那饱满和诱人,而红润的双颊,嫩的要滴出水来,迷濛的眼神此刻显的异常妩媚动人。
  江可蕊转过头来,在华子建痴呆的目光中中说:“没见过美女吗?”
  华子建憨憨的笑笑:“见过,但你不是美女,是仙女!”

  羞涩很快就印上了江可蕊的脸庞,她的那一双善睐的明眸就好像一弯新月,用难以用言语表达的媚态撩拨着华子建,就好像有人在用一根羽毛在轻轻的搔着你的脚心,而你的手却被绑住无法够到,心痒啊。
  日期:2015-12-12 08:2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