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350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些可都是搞文艺的,什么叫文艺,那就是引导新潮流,你不敢说的,他敢说,你不敢做的,他敢做,所以这桌子上就自然是很活跃很乱了,一会这个一个流氓话冒了出来,一会那个开玩笑把手放到了人家妹妹的胸口上,真是热闹。
  江可蕊有点皱眉,但自己也不好表现出来,今天是请人家,所以只能忍着,她更怕华子建把她也看成这样的人了,所以她一直很沉默,不过也许是她惯常就有的威严,让她几个同行都不敢和她随便的开玩笑。
  华子建就感慨颇多的说:“你们看着真是快乐,不像我们这样的工作,单调,乏味,还经常要受气,有了气还没处发。”
  宁姐就笑着说:“谁都有不高兴的时候啊,我们也就是个穷欢喜,经常也受气不少。”
  华子建点点头很有同感的说:“是啊,做什么工作恐怕都不容易,不知道宁姐受了气怎么调节的,你也教教我。”

  宁姐就咯咯咯咯的笑了起来说:“我这方法你可能不适应,你也学不了。”
  华子建和桌上其他人都很不解,这有什么学不了的,宁姐看他们这样就说:“我有气了一般就上超市去。”
  这一说华子建就明白了,女人吗,有气了就是狂买东西,狂吃,乱花钱,她们的仇人就是钱,他就接口说:“宁姐一定是在超市把银行卡刷爆吧。”
  宁姐就轻蔑的说:“那是笨女人的方法,我去就做两件事,一个是使劲捏碎超市的方便面,还有一个就是拿针扎破超市的避丨孕丨套。你学的了吗?”
  大家一听就全部的哑口无言了五秒,然后是狂笑。
  笑了一会就该华子建给他们敬酒了,华子建也拿上杯子,敬一杯再陪着喝一杯,今天有孟部长和蒋局长在,华子建也不虚他们,老孟酒量好着呢,对方到底是搞文艺的,那里会是他们的对手,所以见他来敬,不喝也不好,不喝人家是主人,面子那也是要给的,就一个个很难受的喝,到他给宁姐敬酒的时候,那宁姐就要为难他了,哪有那样容易就喝下去的,宁姐看他老是一本正经的样子,就提了个苛刻的条件说:“华书记,你要我喝也可以,但有个条件,你要给我们讲个笑话,不然我就不喝,大家说对不对啊。”

  这个提议太有煽动性了,不要说电视台的人立即相应鼓起掌来,就是本县的人员,包括江可蕊也从来没听他说过笑话啊,今天看是个难得的机会,那也是跟上就起哄。
  这就一下把华子建一下凉在了那里,人家的要求又不过分,自己光听人家说,光笑便宜也不是个事啊,他就想了想,为适应今天来的这些人就想到了一个笑话:“我没笑话,就讲一个真实的事情吧。”华子建很严肃的给他们说。大家见他要讲,且不管是笑话还是故事,都是很热切的等着。
  江可蕊也是两个眼睛咕噜噜转着,想听听他到底说个什么笑话来。
  华子建见大家都点头同意就说:“一次啊,我们到舞厅跳舞,就见来了几个人,那老板对一个小姐介绍说:这是我们省电视台的台长,你要陪好啊。那个小姐一听就很激动的站起来拉着台长的手说:领导啊,你可来啦,我坐了这么多年的台,今天终于找到组织了。”
  他这笑话一出,那电视台的先是笑成了一团,把个宁姐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最后就告诉自己手下的人说:“以后出去找小姐,你们可不要说是电视台的。”
  高高兴兴的吃完了饭,红包也都给他们发了,江可蕊是不要的,但经不住华子建死皮赖脸的硬塞,最后只好也收下了。
  宁主任就说:“华书记,我就把话说道明处,要是其他人来,不要说吃顿饭,给个红包,就是在多几倍,也未必会轮得到他们,这次我是看了可蕊的面子,以后你对可蕊一定要好一点,不然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华子建脸红红的说:“我和她......。”

  他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说关系一般吧,那会不会让江可蕊寒心,而宁主任她们会怎么想,帮一个关系平常的人,似乎说不过去。
  但要是深沉一点,自己和江可蕊的关系还没发展到哪一步,他就嗫嚅这不会说了。
  江可蕊一看他那傻样,就暗暗好笑,自己说:“宁姐你放心,他要敢对我不好,我们以后做节目的时候,专找那些流氓啊,小偷什么的用他的名字。”
  这一说大家都笑了起来。
  走出了酒店,华子建和江可蕊都看人多,两个人也不好单独活动,只有四目深情的看看,和大家一起说了再见,都分手回去了。

  第二天华子建和孟部长一起,又专门的,很正式的去了一趟电视台,华子建还是第一次来省电视台,一切给他的感觉都很新奇,宁姐也很耐烦的给他详细的讲了很多电视台里面那些设备的功用,他也听的很认真,因为他本来就是个爱学习的人,最后他们正式的拿出了到洋河县的邀请书,邀请省电视台能够参加他们的樱桃茶叶节,宁姐也就签上字转到了下面。
  华子建就试探着问,什么时候可以过去,宁姐就笑笑的回答:“我会尽量安排过去的,争取在你们樱桃节前一两天吧,只是去了可不要见不到你。”
  华子建也就嘿嘿一笑说:“你去了我天天陪你们。”
  宁姐笑笑说:“那现在就没事了,你们先回,去的时候我联系你。”

  华子建本来还想看看江可蕊在不在,看看她是怎么上班的,宁姐就告诉他:“今天江可蕊好像没在,她一般晚上加班多,白天有时候可以不来的。”
  华子建也不好多问了,就告别了宁姐。
  江可蕊从上次洋河县回来以后,一直在关注着华子建和洋河县,她也说不上自己怎么会有这样一种奇怪的感觉,是不是这就是人们说的一见钟情,她无法确定,但很多次她都想给华子建打电话的,她在离开的时候,已经问安子若要了华子建的电话,不过就这样犹豫着,一直没有打过去。
  在闲暇的时候也经常想起华子建,想起他的潇洒,他的英俊,他的忧郁,还有他带点坏水的微笑,她多年来保持的骄傲和淡定现在已经消失,过去是没有谁可以这样让她牵挂,她自己也明显感觉到自己心理的变化,但她喜欢这样的感觉,也喜欢这样的牵挂。

  于是,在牵挂中那绮丽的时间,留给江可蕊许多永恒的记忆,无数次在静静的月夜演绎着一幕幕回忆,涌现思绪中的身影,声音,凝眸,心语,让她柔柔的心痛着,甜着,等着,幸福着。
  江可蕊感觉自己内心的情愫如一杯烈性酒,看着清澈,闻着诱人,品到嘴里却是又辣又涩,完全变了味。想象着自己如骚人墨客在花前月下松竹林间独酌一壶酒,温诗情,观风景,赏风流,其实那不过是骨子里寂寞得难以下卧而已。
  这些年,风也潇潇,雨也凄凄,饮酒要饮到烂醉方休,独处一隅回望过去,却觉得自己的人生是苍白而遗憾的。
  而现在自己有了这份牵挂,这事多么美丽的一种感受啊。

  家里最近为她的婚事也没少和她说,她妈现在似乎在外面广泛的放出了消息,大量的收集帅哥照片,江可蕊一见她妈就头大,好像自己到成了个残次品一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