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349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这样回答的时候他没有任何的做作,勉强和虚假,也许在他的心灵深处,他就是这样想,江可蕊长得漂亮,又高贵不凡,气质典雅,明艳动人,才华横溢,让华子建很是仰慕,更重要的一点是,华子建在她面前,找到了更多朦胧的缠绵,想到她,华子建都有一种久违的情感,一种难以割舍的心疼的元素夹杂在这一感情里。
  江可蕊有点被他的话和他的眼神感动,这是怎么的一个人啊,乌黑有形的头发,英俊的外貌,那眼睛却可以魅惑住所有的女人,鼻子不用去说,挺拔,笔直,嘴唇也不用再讲,性感诱人,而最让人受不了的是那放荡不羁的眼神,显的飘逸,显的多情,有是那样的难以把握,飘忽不定,她喜欢这样的感觉,就象自己一样,有时候是淑女,有时候会渴望疯狂。

  她越来越喜欢两人相处的时光,也不再畏怯或间避他的小动作,如牵手或拍肩等, 她甚至想马上亲吻一下华子建,这对江可蕊来说,也是少有的一种冲动,她受到的教育和天生的骄傲,矜持,让她除了在工作时候,一般总显的对人比较冷淡,她也不乏一些大款,官二代,副二代的追求,但想要激起她心中的热情,却又很难,很难。
  华子建似乎看出了她的动情,他就用诙谐的话语说:“你是不是想吻我一下,我可以满足你这个小小的愿望。”
  江可蕊一下就绯红了脸,狠狠的瞪了他两眼,用刚才还很温柔的小手,在他手背上使劲的掐了起来。
  华子建一面求饶,一面呲着牙躲闪开去。
  他们又谈了很久,后来两人还是要离开,江可蕊就把华子建送到了驻省办门口,华子建看着她的美丽,听着她轻轻的呼吸,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芬芳,他也有点醉了。
  华子建很想吻一下她,但到底没有敢于冒犯。
  两人依依不舍的分手了......。
  华子建回去以后,其他人都已经休息了,华子建有些兴奋和幸福,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到后来华子建就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和江可蕊在一个一片草地上嬉戏,江可蕊在前面跑,他在后面追,江可蕊跑的很快,自己本来也可以跑快一点,但老是有障碍出现在自己前面,后来自己总算追上了她,自己紧紧的拥抱住了她,和她接吻,和她温柔,在到后来......后来华子建就醒了,他发现自己紧紧的抱着个枕头,枕头的一个角已经让自己咬湿了一片,而自己的下面那根神棍,也直接的扫射了一大片的裤头,那一片棍须,都被子丨弹丨打的七零八落,东倒西歪了,华子建不得不起来冲洗一下。

  天亮以后,华子建就记起了找电视台的事情,昨天他一直都没说,华子建洗漱一下,蒋局长和孟部长都过来请他去吃早餐了,吃完早餐,华子建刚上楼,就接到江可蕊的电话。
  江可蕊在电话里说:“华子建,我刚才找了一下我们电视台的节目主任,最近他们刚好要准备拍一部省内旅游的纪录片。”
  华子建一阵兴奋的说:“江小姐,你感觉我们县找他有可能来拍吗?”
  江可蕊带点嘲弄的口气说:“第一以后不要叫我江小姐,那样很难听,叫可蕊就可以了,嘻嘻,第二,你们找他们,人家当然不会去拍。”
  这话就让华子建不明白了,你知道不会来,还告诉我,他嘿嘿一笑说:“你胆子不小,敢耍我啊。”
  江可蕊笑声不断,说:“你们去当然不会来,有我帮忙,你们再送点红包,那就可以来了。”
  华子建一听,那是喜出望外,就算是花些钱也是很合算的,以后在全省播出,影响和宣传力度多大,比你花大价钱做那广告要合算,也要有用得多。
  他就对江可蕊老实的说:“红包肯定要给的,不然人家哪不可以拍,还跑我们这破地方,关键是你一定要好好的帮这个忙。”

  江可蕊就笑这说:“我来告诉你,就是想帮你这个忙的,人我已经帮你们约好了,晚上下班我陪着一起过去,放心吧,我在台里好歹也算个人物呢,面子他们还是会给的。”
  因为江可蕊很清楚自己所在的这个文艺界,这些都是很难说话的主,而且胃口也不是一般的大,所以自己今天也说的很扎实,这就可以让华子建少破费一点。
  华子建就说了好几个谢谢,才挂上电话。
  华子建赶忙叫过来孟部长和蒋局长,让他们安排晚上的宴请,早点定了个桌子,孟部长和蒋局长一起就把红包也装好了,不知道晚上人家来多少人,所以就多装了几个,以防万一。
  到了晚上,华子建他们几个人是早早的就到了酒店的包间,等到快七点了,就见江可蕊带着那个电视台的主任朋友来了,她们还带着两男一女走了进来,江可蕊就对他们做了一个介绍,华子建看到这主任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人长的不错,性感,线条和弧度都有,就是脸上多了一份傲慢。
  主任姓宁,她其实在台里是个很霸道的女人,这个女人嫁了个**,仰仗着公公的关系,便在单位飞扬跋扈起来,她是自私与自恋的混合体,血液里流淌着高人一等的霸气和一无是处的自卑。
  她特别喜欢别人都把她当神仙一样捧着,谁都要臣服在她脚下,别人都很卑微,只有自己一人高傲,她的嫉妒心理是非常强的,她天生就喜欢当王,她喜欢凌驾于所有人之上,只要有人比她强,她就恨之入骨。
  但她对男人却是异常的好。她非常注重自己在异性心目中的形象,因为她的爱人比她还要强势,比她脾气还要大,所以她在家是非常郁闷的,她的男人从来不爱搭理她,架都懒得跟她吵,直接找别的女人去。
  所以,她对女人是恨之入骨,而她对自己的儿子和别的男人是爱之真切的。
  她也就简单的介绍了两句和她同来的那两男一女,对她来说,这些人都是自己的随从,有他们不多,无他们不少,他们是做不了什么主的。

  对眼前这个小地方的男人,她是有点喜欢的,他穿了一身质地不俗的天蓝色西装,只是用了一个小小的纯银领夹,和一条黑色的真丝领带,就恰到好处的彰显出一种华贵的气质,他的皮肤当然是白晰的,但是他的脸部棱角却分明得犹若刀削斧刻,两条又粗又重,斜斜上挑带出一种如剑锋锐的眉毛下面,是一双略略下陷的眶。
  如琥珀般明亮的双眸中,明明带着一种天真的透彻,可是却又矛盾的飘起几缕顿悟世事,笑看红尘的苍桑。
  却让每看到他的人都不由自心的在内心涌起一种自惭形秽。
  对这样一个男子,她是愿意接近和亲热的,所以她就开始展现了自己柔美的一面,把那平时的骄傲和霸道悄悄的藏了起来。
  桌上的人都进入了快乐和和谐的氛围里,客气有很亲热。
  华子建端起了一杯酒说:“今天可以请到主任和几位来,我是很高兴的,不管以后我们会不会合作,但我认识你们就很荣幸,来,主任我敬你一杯。”
  宁主任一下就握住了华子建得给他敬酒的手说:“你可不要叫我什么破主任,以后就叫我宁姐,今天酒不要喝多了,好好聊聊。”

  华子建当然不可能提出异议,今天人家是老大,人家说了算,他就说:“今天就是陪宁姐你的,你说做什么都可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