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295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红尘事未了,见了又如何?”中年道士摇了摇头,说道:“众信,我今日会离京隐修,此次一别,怕是后会无期了……”
  “还望真人能再回白云观,好让弟子塌前伺候……”
  众信方丈眼中闪过一丝悲伤,他从儿时就认识了面前的正林真人,那时正林就是这么一副模样,一晃眼八十多年过去了,他已经是垂垂老矣,而正林道长却是容颜未改,当真是神仙中人。
  “你还有五年阳寿,羽化之时,我会来给你念诵往生咒的……”说起人世间的生死离合,正林真人眼中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
  “多谢真人……”听到正林的这句话,众信差点又跪拜了下去。

  “帮我订一张去青城山的机票,回头直接发到我的手机上……”
  正林真人忽然话风一转,而且此时的他站起身脱下道袍,居然穿上了一身极为休闲的服装,和众信话别之后,就这么施施然的走出了房间,进入到了道观之中。
  说来也奇怪,观中有不少人都看到了正林真人,也看清楚了正林那古拙的相貌,但是当正林真人消失在他们视野中后,正林真人的相貌在他们的脑海中,却是逐渐的淡化直至完全记不清楚模样了。
  “没空?也好,那就自己逛逛吧……”
  方逸挂断了打给柏初夏的电话,一脸无奈的看着面前似乎永远是熙熙攘攘的街道,他从来到京城之后,就没发现个素净一点的地方。
  今儿大家似乎都有自己的事情,胖子带着司元杰去了十里河,方逸来到道协莫名其妙的得道了一方法印,而柏初夏也要去新的实习单位报个道,要是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她在毕业后象征性的参加下公务员考试,应该就能进入到现在的这个单位。
  “当年建造京城的人,肯定是个风水大师……”
  方逸拐到了长安街上,沿着街道慢慢走着,虽然身周全都是些高楼大厦,但是方逸能看出来,京城建造的布局,是经过高人点拨过的,虽然历经了近千年,仍然是一方风水宝地。

  “嗯?胖子这会找我干嘛?”方逸正沉浸在对风水观望之中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方逸,你在哪了?事情办完没有?”刚一接通电话,胖子的大嗓门就嚷嚷了起来,“快点打车来十里河,中午咱们一起吃饭……”
  “不是说今儿都各自解决吗?”方逸有点儿不想去,一个人走在喧哗的街道上,颇有点身处闹市而心安宁的感觉,方逸还想多体会一会儿呢。
  “让你来你就来呗,有大新闻啊……”胖子话中透着一股子兴奋。
  “什么新闻?电话里不能说吗?”方逸懒洋洋的回了一句。
  “电话里说多不过瘾啊,你快点来,抓紧时间,咱们一边喝酒一边说……”
  没等方逸回答,胖子就挂断了电话,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方逸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想了一下之后,方逸还是伸手打了个出租车,往十里河赶去。
  “方哥,你来啦……”
  刚一进王松的古玩店,坐在门口不远的司元杰就迎了上来,笑着说道:“方哥,我那玳瑁如意刚才让王哥帮我鉴定了下,你知道值多少钱吗?”

  今儿过来的时候,胖子非让司元杰把他的那个玳瑁如意给带上,说是让人给掌掌眼,虽然司元杰不打算卖,但是听到他这家传的宝贝这么值钱,也是有些兴奋。
  “这个我哪说得准?”
  方逸开口说道:“正常的价格在二十万左右,如果遇到喜欢的四五十万也有可能,还有就是,你要能考证出它是皇帝把玩过的,那一准能在拍卖会上拍到百万以上……”
  方逸说出这么多个价格,倒不是在推诿,古玩确实是这样子的,首先要断定真假,其次要分类别,然后根据类别才能估价。
  而在估价这个环节上,能影响古玩价格的因素实在是太多了,像是物件的品相完好度等等,不过司元杰家传的这件玳瑁如意,的确是宫廷造办处所出的精品,所以方逸给出的最低价都是二十万起的。
  “六十万!”
  司元杰也没让方逸猜,直接报出了一个价格,说道:“王哥找人查了,这个玳瑁如意,应该是乾隆中期粤省造办处制造的玳瑁器中的一件,现在这东西很是稀少……”
  “不是稀少,而是现在不让买卖这东西了……”
  看到方逸进门,原本和胖子喝着茶的王松也起身迎了过来,听到司元杰的话后,不由笑着说道:“玳瑁现在是国家二级野生动物,严禁捕杀的,所以喜欢玩玳瑁的人只能私下里交易,所以价格一直上不去的……”
  “怪不得元杰手上的那个如意这么值钱呢……”
  方逸闻言笑了起来,按理说王松讲的是玳瑁的价格上不去,但方逸却是听懂王松话中的意思了,古玩这一类的东西,如果不能上拍卖会的话,就无法炒作其价格,就像是出土的青铜器在国内价格很低的缘故。
  不过一旦这些东西能合法的进入到拍卖会之中,那情况就恰恰相反了。
  这样的东西不管是拍卖还是私下里的交易,价格都会变得极高,像是传世的青铜器和司元杰的玳瑁如意都是如此,因为它们是在古玩界定中传承有序的物件,这样的物件往往是物以稀为贵的。
  “值钱也没办法,这小子又不卖……”
  王松看了一眼司元杰,说道:“我说兄弟,要不这样,你这个玳瑁如意交给我来处理,我找人安排上秋拍,底价最少一百万,要是不够这个数,我补给你怎么样?”
  还别说,王松还真是看中了司元杰的这个玳瑁如意,这东西要材质有材质,要年份有年份,更重要的是还有文化,只要能上拍卖,绝对是属于那种压轴的拍品。
  “王哥,这东西是家传的,以后准备留给我儿子呢……”司元杰笑着直摇头,他昨儿是近乎山穷水尽了才打算卖掉这个如意的,现在有吃有喝的,司元杰是决计不会再当败家子的。
  “你才多大个小屁孩,就想着儿子的事情了?”王松闻言笑骂了一句,不过也没再追着讨要,他和吴天宝做生意不一样,虽然也会忽悠,但绝对不会干坑蒙拐骗外加强抢的事情。
  “胖子,你火急火燎的把我叫过来,到底什么事啊?”

  方逸和王松聊了几句,来到茶几旁的胖子身边,没好气的在他脑袋上拍了一记,说道:“你小子就不能多活动活动,也不知道孟双双怎么看上你的?”
  “哥们这肚子里装的都是学问,胖点怎么啦?”胖子用手拍了拍肚皮,一脸的恬不知耻。
  “一肚子学问?我看是一肚子草包,快点说,什么事儿叫我过来的……”方逸闻言撇了撇嘴,这小子的脸皮是越来越厚了,和肚皮怕是都有的一拼。
  “走,这点儿差不多该吃饭了,咱们边吃边聊……”胖子站起身说道:“这事儿王哥最清楚,回头听王哥给你讲讲……”

  “离这不远的地方有家水煮鱼不错,我订了房间,咱们过去说……”王松给店里的伙计交代了一声,带着方逸等人去了饭店。
  日期:2016-05-02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